在少子化衝擊之下,台灣的大學預估在8年內有60所要退場,恐怕有1萬2千位教師要失業,占高教師資的4分之1。因此,教育部高教司司長李彥儀表示,既然大學教師需求量大減,教育部已經著手在減少博士班招生名額,約數百名。

12月30日自由時報的頭版做了這條新聞,跨年夜收到粉絲敲我FB,說他計畫出國念博士,問我的意見,心裡不禁起疑惑:「博士都不看新聞的嗎?

不知道念博士能做什麼

直到30歲,這位粉絲才自國立大學人文社科研究所畢業,步入社會正式就業,起步已經晚,到了今年35歲,家境普通,還要懷抱一個博士夢,出國深造人類學、社工或社會學領域(他還沒想清楚念哪一個)。掐指一算,資質好的拿到學位至少40歲,而且我想不出來念完要做什麼,做研究的職缺微乎其微,教書也沒有位子,至於做社工,又何必念到博士學位?於是問他:

「10年後,你想變成什麼樣的人?」

結果,他回答會好好思考這個問題。我心裡再冒出一個OS:「難道你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嗎?」攻讀博士的時間長,美國約4~5年,台灣最長7年,都是在就業的黃金年華,機會成本高,回到台灣卻不易謀職,屬於高風險低報酬的決定,為什麼竟然不去思考未來人生方向?於是我心裡又嘀咕:「這樣的人,念了博士又怎樣?」

可是,這樣的荒謬,並不是我第一次碰到。這20年來,我周圍只要會念書的人多半都做過2件事,第1件是在前10年去念EMBA,第2件是在後10年動過念博士的念頭,有一陣子我真是懷疑,攻讀博士已經變成一項休閒活動,現在朋友見面,招呼語除了問對方最近報名哪一個超馬,就是問:

「博士念得怎樣了?」

念7年拿到學位,發現沒用!

這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是一個奇怪的現象吧!問題是,從35至50歲都有,念博士的理由不外乎是以下這些—

「現在到處是碩士,就多念一個博士吧!」

「公教人員可以請假讀書,還有教育部與學校的補助,有假有錢,為什麼不念?」

「我這麼會念書,只念到碩士太可惜,連功課差的同學都拿博士了…」

7年前終於聽到真心話,42歲的學弟告訴我,在被報社優退之後,到公務機關擔任雇員,可是他不習慣做那些瑣碎無聊的小事,主管也不滿意他的態度與表現,學弟一直有工作不保的危機感,因此想攻讀博士,到學校教書,有個教授頭銜也算是光宗耀祖吧!

我懂了,對於年逾35歲的人來說,念博士是用來解決生涯危機的,聽起來也是一個有遠大志向的抱負,全世界應該都會來幫你完成夢想吧!學弟帶職念7年,終於去年拿到博士學位,多麼不簡單啊,生涯危機應該解除了吧!

「現在滿街都是博士,念了也沒用!」

「不是在公務機關嗎,可以高升了吧?」

「還是雇員啊!連轉正職的機會都沒有…」

念完博士,生涯危機更加重

在這7年期間,學弟的太太帶著兩個孩子到另一個城市,一邊工作一邊照顧,為的是讓他安靜讀書,年老的父母兩地來回奔波看孫子,而他擔心壓力大會耽誤學業,只敢屈就公家機關的雇員一職,天天挑燈夜戰,睡不到4小時…一大家子6口人犧牲朝夕相處,冒著財務危機,最後竟然得到這個答案!於是,我再不死心的問:

「畢竟念到博士,你不考慮換一個博士可以做的工作嗎?」

「都50歲,還換什麼工作?這個工作不炒我魷魚就謝天謝地,我現在只求安穩。」

拿到博士學位,既不能換工作,也不能升官加薪,工作不保的心情依然困擾著學弟,生涯危機並未解除,反而加重,我心裡頭不禁在吶喊:「老弟,請問這個博士到底在念什麼意思的呢?」這時候,聽到他歎一口氣說:

「50歲終於拿到博士,人生困境不變,並沒有否極泰來。」

曾經,念博士是很多人的夢,以為拿到學位可以解決人生的各種困境,可是花5至7年的時間之後,在拿到學位的那一天,夢醒了,發現一場空,也耽誤在職場求發展的黃金年紀,且未打穩財務基礎。這些人,通常是在台灣念文史法商領域的私大博士。說真的,像這樣對生涯安排糊里糊塗的人,我還真怕他們去大學教書,把下一代也教糊塗了。

博士,就要做出博士的價值

但是,立場不同,發聲的內容也不同。

「他們都是國家長期培育的人才,一旦壯年失業,被迫去餐廳端盤子當服務生,不但是人才浪費,更是社會災難,政府有責任安置供過於求的高教人才。」

台灣高教產業工會秘書長陳政亮說,35至44歲的壯年教師的三明治困境,上有父母、下有幼兒,積蓄有限,還要扛房貸,奮鬥到這個年紀,一切要重來,所要面對的龐大壓力。這些我都能感同身受,但是仍然覺得不可思議,自什麼時候起,博士變成就業弱勢族群,居然要呼籲國家補助?不過它可能是真的,我就聽過一位企業主說:

「教授把他推薦給我,多給2萬元,可是產值還不如一名碩士,正在考慮請他走路。」

解除生涯危機,只有一帖藥方,就是加強競爭力!在台灣,對於文史法商領域的人,若是進不去大學教書或做研究,而是留在一般就業市場,念博士多半無法提高價值,甚至是貶低價值,奉勸回頭是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