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九把刀之前曾發表過一篇文章被網民瘋傳,大意是說他在電視訪談中提到「仇視權貴是我們這種賤民的小確幸」,被主持人質疑他早已晉升權貴階級,沒資格這麼說。九把刀因此反思世界有許多不公平,如有幸「成功」,就應該多負些社會責任,如沒有,還是可以在能力範圍內關心別人。

文章以自身成長為例,充滿「小人物出頭天」式的勵志情懷,確實很容易激起讀者共鳴,但我讀的時候卻覺得怪怪的,當時沒多想,隔天看電視評論節目,名嘴們一下酸這個名人,一下罵那個權貴,突然聯想起這篇文章,頓時明白怪在哪裡。

權貴是什麽?只要錢不是偷來搶來、權不是選舉買票得來,權貴有什麽錯?為什麽該被仇視?如果說該被仇視的是沒有道德,不守法令的權貴,那沒有道德,不守法令的小人物難道不該被仇視?況且有錢有權是一種相對概念,某些人在自己心目中是權貴,自己在某些其它人心目中也可能是權貴。

說穿了,權貴是被捧出來的,台灣社會崇尚官大學問大,對富人,名人等所謂成功人士尊崇有加,一旦進入民主時代,資訊透明發達,大家赫然發現所謂名人其實跟自己一樣,不但會吃喝,也會拉撒,而且還會犯錯,甚至連道德水準也沒比較高,於是由愛轉仇,把過去捧在天上的他們,如今踩在腳下。

這就是近年媒體充斥各種「你好大,我好怕」言論的社會背景,碰上任何事情,只要先將自己放在「賤民」,「小老百姓」這類弱勢地位,心理上立刻佔據道德高地,無論發什麽牢騷,罵什麽髒話,都理直氣壯。

這也是社會仇官仇商氛圍的起源,但事實是,有壞公務員壞商人,也有好公務員好商人,把所有公務員和商人全歸為壞蛋注定失去客觀立場。同樣道理,九把刀是作家,不管他另一個身分是賤民或名人,都不應該是讀者是否喜歡他作品的原因,更不應該是他是否有資格仇視他人的依據。

「你」其實不大(也不小),「我」也其實不小(也不大),如今社會,除非自己愛捧,否則已經沒有權貴的存在。如此的好處是在一個階級意識薄弱的社會中,人不一定非要「出頭天」,才能快樂生活;壞處則是,如果自己不夠努力或幸運,就少了推諉卸責和出氣發洩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