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知名經濟學家明斯基(Hyman Minsky)曾經創造一個精準預測金融風暴的模型。

他認為,每次的經濟風暴,都跟金融機構脫不了干係,通常都有三階段的成形過程:一、避險信貸階段,投資人擔保品雖不足,但償還本金與利息均無問題。二、投機信貸階段,投資人開始擴大融資規模,只能負擔利息支出。三、龐氏騙局階段,投資人手頭的現金已經不足以支付利息和本金,必須不斷借新債或出售資產才能維繫流動性。

 到了第三階段,離風暴前夕也就不遠了,一般稱為明斯基時刻(Minsky Moment)

12月15日,中國債市的明斯基時刻,似乎出現了!

當天,中國國海證券在早盤臨時發布停牌公告,終於承認市場謠傳已久的醜聞,聲明中指稱,公司債券團隊負責人張楊、郭亮偽造「國海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印章,盜賣客戶持有的國債(台灣稱政府公債),所涉及的債券規模200多億元人民幣,總共牽涉22間證券公司。 

當天,國債期貨各品種歷史性全部跌停,深交所隔夜國債附買回利率飆升800個基點至10%。被中國財新網稱為,中國債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雖然中國政府緊急注資,但仍挽救不了空頭氣燄,之後中國債市仍持續下跌,殖利率不斷飆高,連帶短期拆借市場也受嚴重影響,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款利率(Shibor)連續第 5 天全線上漲。其中 7 天 Shibor 報 2.5250%,上漲 0.60 個基點;3 個月 Shibor 報 3.1898%,走高 1.24 個基點。市場流動性吃緊,人行再次挹注資金,淨投放人民幣 650 億元。此一事件,被中國媒體稱為「錢荒2.0」。

儘管國海證券指稱偽造私章純屬個人行為,不過中國媒體引述業內人士稱,,兩名涉事員工沒有私刻公章的動機,所有協議都是代公司簽署,如果有巨額收益也是在公司賬面,換句話說,兩位員工一直就在公司指令下,從事不法的行為。

雖然最後中國政府還是出手砸錢,救了燃眉之急,但多名業內人士表示,「假章門」事件發生後,金融機構和非銀行金融機構之間都擔心對方的章或人是假的,「這對本身流動性就不好的債券市場來說,是致命的打擊。」如果事實真如此,2017年對於中國債市來說,很難樂觀得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