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許多慘業倒閉或裁員,加上年關將近,竟然有愈來愈多讀者問我,要如何才能一夜致富或是賺快錢?

我苦笑之餘只能回他們: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更沒有泡開水速成的佛跳牆。真要一夜致富,搶銀行最快。

無奈的是,我才剛回完他們訊息,許多人不約而同都回我一堆某某大師或國際機構的點石成金投資講​​座,或是一夜致富的祕密課程等等貼文給我。他們問我,如果世上沒有速成的財富,為何這些課程和講座還有這麼多人參加?

我回他們,那是因為那些人腦子裡只有窮人的妄想程式,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幫那些大師或投資機構實現財務自由的夢想。

我有個朋友很聰明,他從高中開始就立志要成為有錢人,大學時打工存了點錢,就到處參加投資講座,甚至參加各種直銷和致富課程。然而,十幾年下來,他仍然是無產階級,沒車沒房沒存款,還欠親戚和銀行一堆錢。

因為,他每參加一個課程或投資專案,總是前面賺點小錢,然後沒多久就賠大錢,不但錢要不回來,連凶手長什麼樣子,他也不知道。

可憐的他,為了脫貧還債,只好繼續找那些保證可以讓他賺快錢賺大錢的大師和機構,儘管他很小心求證,畢竟人家是專業的包裝高手,他根本看不出破綻,到最後又是賠錢收場。

有一天,他很沮喪地問我,為何他拼了這麼多年,還是不能成為有錢人,他說自己快崩潰了,要我給他一個核心答案,不要長篇大論,為什麼他一直是個窮人?

我也不多說,只給了他兩個字:妄想

他聽了直說太抽象,要我再給他三個字,我就回他:鬼遮眼

他這次好像聽懂了,直怔怔地看著電視上,正在報導某某吸金大師詐騙學員被逮捕的新聞。

有時候,我真覺得窮人就像昆蟲一樣,是個很單純的族群。

他們的單純,來自大腦裡被嵌入一個很低階的韌體,而且無法升級和更新。我說他們單純,其實是一種憐憫說詞,嚴格來說,他們的單純其實是一種可悲且固執的愚蠢。因為,他們大腦裡的韌體會讓他們深信,要脫貧致富,要成為有錢人,一定要靠投機或特殊管道,才能一夜致富,才能有百倍千倍的獲利。

所以,他們不停地追逐老鼠會或吸金公司的誇大獲利模式,他們也不會懷疑,為什麼那些國際級的投資機構,總是在老舊骯髒短租辦公室裡開說明會?

他們更不會質疑,某些在五星級飯店開說明會的大師或機構,既然他們手上有那麼好的獲利工具,可以讓他們在幾天之中就獲利百倍千倍,為何自己不去大賺一筆,反而要花那麼多錢來五星級飯店開說明會?

幾十年來,我看了太多想賺快錢,想一夜致富的窮人。

他們之所以會一生窮忙,關鍵就在於他們腦子裡都有同樣的「妄想」。

因為有妄想,所以這些人即使不去參加投資講座,也會不擇手段地去賺黑錢快錢。

例如,許多從鄉下來都市的女孩,都妄想著可以靠著青春美貌,釣到富二代或小開,從此飛上枝頭變鳳凰,過著少奶奶的奢華生活。

例如,沒有富爸爸的年輕人,就妄想著要靠賭博或投機事業來翻轉人生。

然而,事實卻是,他們錢沒賺到,反倒欠了一堆債,頂多學會有錢人的走路吸煙消費方式和打扮,連口頭禪也學得很像,時不時在台灣國語中還要夾著幾句英文單字,但這些演技和打扮,並不能改變他們的窮人本質。

諷刺的是,在這殘酷的資本主義世界裡,真正的有錢人很低調的,相反的,滿街那些穿金帶銀和全身名牌的,反而是欠了銀行一堆錢的窮人。

幾十年來,我看過少數能夠從窮人位階,脫胎換骨成為有錢人的朋友,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當他們的愚蠢妄想,把他們逼到走投無路,萬念俱灰時,他們才會領悟到:原來,長久以來,他們都被鬼遮眼,一直在做傻事。

如果一夜致富這條路可以行得通,他們早就成為億萬富翁了。很顯然的,這條路不僅行不通,而且還是一條死路,他們當下再不用聖水把眼睛洗乾淨,這輩子就死在這個愚蠢妄想裡頭了。

當他們有了這個非常痛苦的領悟,他們整個人才會憣然醒悟,從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幾年後,他們的財務狀況才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再拼幾年後,終於還掉負債,開始累積財富。

這就是我常對許多窮人朋友說的:幻滅,才是脫貧的開始。

因為,真正會阻礙你脫貧翻身的,會讓你愈努力愈窮困的,不是景氣蕭條或八字不好,而是你大腦裡那個無法升級和更新的低階韌體,給你的固執妄想。

當你有一天真正窮怕了,苦夠了,你開始質疑,開始覺得不對勁,開始對那些一夜致富的鬼話感到幼稚可笑,開始對你腦中的豪宅名牌包和鈔票堆滿整張床的妄想完全破滅時,你才有可能升級和更新腦中的低階韌體,開始踏出脫貧致富的第一步。

相信我,沒有富爸爸的人,要脫貧致富,首先就是要讓自己幼稚的妄想徹底幻滅。不要再對那些大師或嚇死人的投資機構心存貪念和妄想。

接著,有二個方法可以讓你成為有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