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為什麼哥哥可以在那邊滑手機、看小說,都不用做功課?」小月問媽媽。

「拜託,誰叫我是天賦異稟呢?我功課三兩下就寫完,哪像你資質平庸。所以平時要多加努力、多加練習,別只在那邊愛告狀!」哥哥說得有些酸、有些傲,讓一旁寫作業的妹妹聽了很不是滋味。

「聰明又有什麼了不起?」妹妹不甘示弱地反駁著。

「喔,不對喲。小月,這我可要糾正你了,我這叫資賦優異,而且是經過鑑定通過的。可不只是一般人所謂的聰明而已,懂嗎?」

妹妹雙手緊握著筆,如果再稍加用力,那鉛筆可能就輕易地被折斷了。

「你們兩個在吵什麼?小月,數學評量寫完了沒?別忘了明天班上有考試。」

「考試、考試、考試,你就只會管我明天要不要考試,為什麼你就不管哥哥?」

「嗯,小月,什麼管不管哥哥?小星的功課都可以輕而易舉地自己應付,這一點又不需要媽媽操心。倒是你……」

「我又怎樣?好啦!我就是笨、就是平庸、成績爛,沒有像哥哥那樣是資優生啦!」小月情緒激動地回著。

「有自知之明就好。」小星邊滑手機,嘴巴邊碎念著。

媽媽轉身向小星使個眼神,要他閉嘴,別再刺激妹妹了,但哥哥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媽媽,我有說錯嗎?每個人不就都應該覺察自我的能耐?如果資質魯鈍,那就應該多靠平時的努力來補強,不是嗎?小月,你真的應該認命啦!別只是羨慕我回到家可以盡情地滑手機、看小說。我可是有本錢的好不好?別忘了,我們班就只有我一個人去上資優資源班耶!」

「小星,你就別再……」媽媽很想制止哥哥再說風涼話,但自己也感到詞窮,因為,哥哥似乎也沒說錯。

面對班上的國、英、數、社、自這幾科,小星平時真的不需要什麼刻意的準備,在班上,成績就牢牢地定在第一名。他甚至還不時嚷嚷著磨刀霍霍,期待趕快升高中,好去讀集中式資優班以一展身手。

然而,兄妹之間總是為了「比較」、「偏心」、「資優不資優」而爭執起口角,讓媽媽好苦惱。說真的,自己卡在中間,常常不知該如何是好。

媽媽常心想:「如果哥哥能夠謙虛一點、體諒妹妹一些,或許這對兄妹倆的相處就能更和諧了。」

小星和小月兩個人,一個在沙發上,一個在書桌前。看在媽媽的眼裡,像是很近的距離,其實彼此的內心卻很遙遠。

資優生教養的「心」解答

聆聽「公平」這回事

當家裡不只有一個小孩時,「公平」這兩個字,總會在孩子嘴上提起。

「不公平!」

或許爸媽覺得在客觀上,自己已經維持了一定程度的公平性,但開口這麼說的孩子,心裡的感受很真實。

請不要忽略孩子的聲音。

我時常提醒父母一件事:面對孩子所感受到的偏心、不公平,請當真,請正視。孩子願意表達出來,還是好事一樁。就怕孩子把不滿、怨懟與委屈壓抑在心裡,而讓自己的想法扭曲、變形,認為爸媽不愛自己。

你可以仔細聆聽,孩子如何申訴自己感覺到的不公平。

故事裡的妹妹小月直覺地不滿:「為何哥哥可以享受娛樂,而我卻得辛苦做功課?」

孩子拋出了疑問,但或許你認為,兄妹倆彼此在能力上就不同,完成功課的速度與表現也就不一樣。這到底該如何「公平」?

以小月的故事來說,我想,爸媽可以試著讓妹妹說說看,在這個時候,她自己期待大家該怎麼做。例如當自己仍然在準備功課,是否哥哥可以先不要在一旁享受娛樂,特別是滑手機,多少會妨礙到她的思緒。

讓孩子提供對「公平」的看法與做法。對於非資優的兄弟姊妹來說,心裡比較會釋懷些。

尊重孩子的不同亮點

我們怎麼看待孩子,往往也就決定了孩子如何看待自己、看待別人。

若父母愈去強調、去關注、去談論、去重視資優生的能力與學業表現,這時,很容易讓非資優的手足感到被冷落、被忽視、被遺忘、被鄙視。

「反正我就是沒那麼聰明!」其他的兄弟姊妹可能會因而以偏概全地,全盤否定自己的其他特質與能力。

至於孩子的「其他」特質是否被看見,或者接納它是屬於自己相當「重要」的一部分,就要看父母在家中,是否也會尊重這些與資賦優異「不同」的亮點。

亮點的界定,沒有一定的標準,只要是這個家庭的成員彼此認可的就是。例如:貼心、懂事、善解人意,謙虛、尊重、溫和有禮、誠實、信任與自我負責等。讓孩子了解看一個人、看待自己,別只有一套標準。特別是在兄弟姊妹之間,請別只陷入成績、排名等課業表現的比較。

點亮資優生與手足之間,相互輝映、彼此欣賞的亮點,我想,手足的和諧也會多一點。

「資優生」三個字,請限量說出口

孩子的資賦優異是需要被認識、被了解的,除了爸媽之外,家中的兄弟姊妹當然也需要了解資優的手足。但是,「資優生」這三個字,卻不建議大家在家裡經常提起或引用。

在家中,若父母或資優的孩子本人過度地強調「資優生」這個身分,很容易造成兄弟姊妹間以二分法劃分「誰資優?誰不資優?」,手足之間往往因而容易擦槍走火,產生嫌隙。

就父母來說,要讓所有孩子們都知道,他們都是爸媽的寶。爸媽愛的是小星、小月,愛哥哥,也愛妹妹。這是一種沒有條件的關愛,並不會受到誰是資優、誰不是資優而影響。

就資優生而言,則要請他尊重、同理手足的感受。當他太過於強調自己資優,容易讓兄弟姊妹覺得能力被比下去了,尷尬又難受。就讓大家在內心裡,對資優身分心照不宣吧。

「同理」的能力,是需要一次、一次又一次,敞開心胸去細心體會的。可以透過日常生活、與人互動的關係認識到,也可從小說、電影的故事裡學習。

在周星馳的電影《美人魚》裡有一個橋段:人類使用破壞力強烈的深海聲納來驅趕海豚,這時,劇中的男主角劉軒也試著自己體驗聲納的影響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結果,當他感受到極度疼痛、難耐與不適之後,有了深刻體會,進而要求關閉青羅灣所有的聲納──「同理」,就在這一刻發酵了。

資優生、資優生、資優生…這三個字,有時就像魔音傳腦,而對於家中其他的孩子來說,更像是面對深海聲納一般地尖銳、惱人。

請你提醒自己,也教導孩子,發揮同理心,適度把它關閉吧!「資優生」三個字,請限量說出口。

書籍簡介__資優生教養頭痛的問題

 

書明:資優生教養的頭痛問題
作者:王意中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12月9日

「我的孩子是資優生!」
當我們忍不住驕傲,歡喜編織孩子邁向人生勝利組時,
也許,天賦潛能獨一無二的這個孩子,
真正令人頭痛的教養挑戰,現在才開始!

補習,能讓孩子變資優嗎?父母不資優,怎麼教資優的小孩?
資優生不是應該什麼都會嗎?怎麼考得那麼差?
資優生的時間永遠不夠用,怎麼辦?
資優生都那麼完美主義嗎?都這樣問個沒完嗎?
如何避免資優生自我傷害?……

面對天資過人的孩子,家長或老師往往有種迷思:頭腦好、能力強,所以什麼都考不倒,什麼都能很快學會。可是,這樣想的我們,是不是把資優與「績優」搞混了呢?是不是誤以為資優就是「十項全能」?卻在欣喜之餘忽略了,孩子身上這份「與眾不同」,可能引發獨有的壓力和苦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