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程先生你好:

在大學的時候,有些老師、專家、教育作者,一再告訴我們創意很重要、要去質疑權威、要有批判性思考。當我抱著這樣的信念進入職場,我卻不斷地遭遇挫折,我發現職場需要的只是服從和馴化。我是被騙了嗎?告訴我要振翅高飛,但卻不告訴我職場只是個籠子!過度理想化的教育,是否也是一種誤導呢?吳小貓上

吳小貓你好:

你的來信寫得簡單,我不知道你究竟如何實踐「創意」、「質疑權威」、「批判性思考」。如果你真的把這幾個概念,用簡單粗糙的方式理解與實作,可能會變成這樣:

當主管給我一個任務,我就先質疑這個任務是否合理,是否必要,在指出任務的不合理之後,我給他一個全新的,主管想都到有想過的創意方案。

這樣做,顯然是在找死。

但是你一味地當應聲蟲,恐怕也沒好結果。你無法突顯自己的價值,而且如果主管給的明明是不恰當、有瑕疵的指示,最後做了半天沒成效,最後挨罵的,也還是你。

怎麼辦?我的一個小小經驗,也許可供參考。

批判,不批判?真困擾!

幾年前我參與過一個計畫,主導者是一個資深教授,我的角色類似專案經理,做規劃、聯繫溝通、資源與進度管理。

在最初寫計畫時,教授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口述他想達成的目標,要做哪些事,以及用什麼方法。我一邊抄筆記,一邊覺得不對勁––好幾個目標之間有互相矛盾,而且執行方案與目標有點對不上,而且很可能遠超出資源能支應的範圍。

這時,我要出聲反駁嗎?我轉念想到,這個教授的脾氣並不好,並不是很能聽得下別人的意見,於是我有點孬地默聲。回到座位,我心裡知道,照他的方式做,計畫過不了,我白做了工,浪費了時間,最後倒楣的還是我。該怎麼辦?

最後我是這樣做的:我先把教授所指示的完整寫出來,做版本A。然後,我另寫了一個版本B,以版本A為基礎,調整了矛盾之處,讓它更貼合目標,然後縮減了現有資源明顯做不到的那些措施––我在改掉的地方,都標註說明我做調整的原因。

我把兩個版本都交給了教授。過了幾小時,他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慣常嚴肅的臉上帶著微笑,要我採用版本B。我打開檔案,教授幾乎沒做大修改。後來,教授還頗喜歡和我合作,和我互動時也相當尊重客氣。

這個看似不太戲劇性的小事件,好像沒有運用到「創意」、「質疑權威」、「批判性思考」,但其實不然。

批判,化在無形之中

在這個過程中,我沒有任何具體的言論和行動表現出「質疑權威」,我沒有告訴他自相矛盾、漫天畫餅。但我心中確實是抱持著「質疑權威」的態度,我不會因為他資深,他是教授,就認為他說的一定對。因此,我看出他的想法中,確實有不夠完整正確的地方。

而「批判性思考」,不只要用在批判別人(包括長官)提出的方案,也要用於批評自己想出來的方案。例如,我有想要當場反駁教授,但是這個方式,在我內心的「批判性思考」中被否決了。我也有想,教授怎麼說,我就閉眼照著做就好,大腦也在「批判性思考」之後否決了。在調整方案的過程中,我可能想了許多的辦法,都被自己批判然後否決了。最後才能呈出一個在許多次批判思考後,我所能想到最可靠的版本。

對自我的檢視,也就是思辨自己的直覺、構想…是否真的合理,是「批判性思考」最該運用的地方。

而創意,並不只是單純「搞怪」,做些「之前沒見過」、「別人沒做過的東西」而己,你想到的新方案,是要能解決問題、要相關人士都滿意才算數。

要將「創意」、「質疑權威」、「批判性思考」用在職場上,並不是解數學題目那樣簡單清爽;我們確實還要考量人情世故,借用一下心理學甚至辦公室政治學。

但即使各方面考量都做到了,還是有可能惹禍上身。這是真的。

職場,天差地別

因為,「職場」是個太多元,太紛歧不一的集合名詞,每一間企業、部門、主管下的小團隊,都可能有截然不同的風氣。

在某一些職場,像我那樣修改主管的構思,兩個版本並呈,還是可能會被責罵。有時純粹是因為主管頑固,但有時是因為產業特質不允許它有「創造」的文化。例如,如果你在生產蘋果手機的流水線上工作,你最好不要常常發揮「創造力」。

這種不需要創造、批判思考的工作,其實也適合某一種員工。但若你不想在工作上一成不變,想要有變化和創新,那你就要花點力氣找到適合發揮的職場。而這從企業的招聘過程,就可以看出端倪。

如果一個企業,找人的時候就用學經歷背景做機械性的篩選,或筆試員工是如能短時間內快速答出有正確答案的測驗卷,這樣的企業可能並不重視創造力和批判精神。

原則、方法、地方都要對

但我也知道一些公司刻意地測試員工是否能「跳出盒子」思考問題。例如有個主管和我說過,他會問應徵者這樣的問題:「美國首都是哪裡?請不要回答華盛頓特區 (D.C.)。」許多受試者啞口無言,不知所措。

但也有人會回答出令人耳目一新的答案:「波士頓是學術首都、矽谷灣區是軟體首都、洛杉磯是影劇首都、芝加哥是運輸首都、費城是歷史首都、休斯頓是航太首都、紐奧良是爵士樂首都、紐約是時尚與金融首都…。」然後,他們可能再深談:在這麼多首都之中,究竟哪個是最貨真價實的首都?什麼是對國家、對未來、對世界影響最大的?甚至重要性勝過政治首都華盛頓特區?

這個主管說:「能夠在這個問題上創意思考、又能有條有理分析論證的人,是他們公司想找的人才。」

所以,如果你在職場想要實踐「創意」、「質疑權威」、「批判性思考」,碰一鼻子灰,這真的可能會發生。但先別急著否定這個原則與方向,可能是你的方法還要調整,或是你找錯了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