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夜裡,男孩不知為何從台北到台南找女孩,女孩竟然半夜離家去會面,她很天真地以為,只要一大早直接去上學就沒有差別了。殊不知女孩的媽媽一早起床找不到女兒非常的緊張,比女孩更早就衝到學校去。女孩一進學校,就被請進了輔導室,輔導室的老師們就座之後,跟女孩說的第一句話是「妳要不要考慮跟對方訂婚?」 女孩覺得荒謬至極,斷然拒絕。但接著一連串的問話還是圍繞著「他們兩個到底有沒有發生性關係?」的各種白話黑話…女孩心裡想著:「天啊,這究竟是什麼年代啊?!」

什麼年代?這是我高中時發生的事,我還清楚的記得坐在輔導室時那種屈辱感,走出輔導室,眼淚才忍不住掉下來。輔導室的這一遭,不斷地被暗示,在婚姻之外發生了性行為是不道德不貞潔的,而補救的方式就是先訂婚(畢竟結婚還太早),也許這樣是離婚姻靠近一些的方式。

半夜離家,究竟為了什麼?昨晚經歷了什麼?這孩子的心情如何?有沒有什麼要關心或分享的情節?男孩如何?兩個人的相處如何?這些都不重要,他們唯一關心的只有––妳是不是已經不貞潔了?!

那套適合許多老師需求的教材

而即使是現在,這樣的觀念竟然還是存在著,而且是系統化的在國小及國中實施。也就是「彩虹媽媽」帶入校園的「守貞教育」。

這份教材大約要進行10到14節課,其中包含媒體、明星偶像的影響,而這所有的鋪陳都要往最核心的部分,就是守貞教育!

我學校的同事很多都接受了這樣的入班計畫,而且他們對於課程覺得很滿意,甚至讚不絕口,我似乎可以理解這樣的心情。

依照我在校園裡的觀察,我覺得校園裡的氛圍普遍是對「性」感到焦慮的,而媒體上不時出現小女孩懷孕的新聞,更是雪上加霜。偏偏「性」又讓這些人感覺汙穢且罪惡,不願直接提及––常常用其他的名號或稱呼來取代,更不可能將自己在「性」這件事的經驗或體認來跟孩子們分享。於是有一個組織主張,他可以來進行性教育、以及性平教育,而這份教材看起來非常有系統、有結構,顯然是有備而來的一份完整教案,常常不知道要怎麼進行性教育或性平教育的老師們,便覺得鬆了一口氣;畢竟,有一個看起來認真的老師,加上教材準備很充分,進行的又是老師們感到心虛的課程內容,不管從什麼方向來看,這都很切合老師的需求。還有,那些內容看起來也沒什麼不對勁,反對婚前性行為錯了嗎?不然難道要鼓勵性解放?

而且,現在的孩子接受的資訊豐富,往往在小學的階段就接觸到A片或尺度很大的影片,況且孩子談戀愛的年齡越來越小,怎麼知道他們彼此之間會不會有甚麼越軌的行為呢?這套教材把性行為會產生的後果講得很清楚––性病或懷孕,都是我們不願見到的,透過這份青春啟航的性教育課程,他們企圖告訴孩子婚前性行為的可怕後果,希望孩子要能有所警惕而不要輕易嘗試。

「守貞教育」有什麼不對?

彩虹媽媽的課程在我任職的學校已經行之多年,原本我真的以為這只是幫老師在早自修時跟孩子們說說故事、照顧一下孩子,但後來我知道原來還有「青春無悔」、「青春啟航」等一系列的「性別平等」課程,而這正是入班最重要的任務!

佳佳是我的同事,也是個虔誠的基督徒,當我知道高年級的春青課程是由她引進校園裡時,我立刻去跟她進行了一番溝通––針對我最在意的,應該也是他們整個教材最在乎的目標,就是關於「婚前性行為」這件事。 我把我們其中一段對話整理如下:

佳佳:「我們推這樣的課程無非是希望能保護孩子,現在孩子面臨很多的誘惑,網路、媒體他們的價值觀一下子就偏頗了!」

我:「既然是希望能保護孩子,我們是不是要先了解孩子的想法?孩子的需求?這個課程裡只是一味的強調婚前守貞,強調真愛和婚姻的神聖,卻忽略了孩子的成長、孩子對性的好奇」

佳佳:「我們就是希望能保護孩子,告訴孩子要保護自己,不要輕易嘗試,真愛值得等待,而性也應該留在結婚後給對的人。」

我:「如果這樣,一直遇不到對的人,或不想結婚的,甚至結婚後離婚的人,都不能有任何性生活嗎?」

佳佳:「我們的課程是針對小孩、青少年,不是對三十歲、四十歲長大的人設計的。」

我:「但這些孩子會長大,你覺得她十幾歲時簽下的約定,會不會留在她心底影響她?假設一個40歲但不想結婚的女人,會不會因為十幾歲所簽下的約定而覺得有性生活是很罪惡的?」(她看起來還是很無感)

佳佳:「這已經是可以為自己行為負責的年紀了,我們擔心的是無法自己負責的孩子!」

我:「那如果是一個被性侵的孩子,這個約定是不是會讓他覺得自己毀約了?是不是會很有罪惡感,甚至覺得自己是不貞的?」(佳佳沉默了)我又再補了一句:「老實告訴你,我在婚前就有性行為了,但我現在依舊活得很好!」

也許是被我的坦誠感動,她說:「我懂了,我會跟他們討論把守貞卡的部分拿掉!」

雖然沒有勸退整份教材,但至少不用簽守貞卡了,後來我問了有上這份課程的班級導師,確實已經沒有守貞卡了。對我來說,這已經是不小的一步。至少,「青春」系列課程就只是很多教材的其中一份,有些我任課的班,我還同時引進了同志熱線的演講,除了認識同志,感覺這樣也可以平衡一下!

我認真覺得,「性」是校園裡重要的功課啊!不只是學生,老師也是!

回應那個高中女孩

回到文章開頭的小故事。我成長在一個勞工階級的家庭,爸媽雖然疼愛小孩,但一方面忙碌於工作,一方面在教養上的資訊也十分缺乏,我相信他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教小孩,於是,在半夜離家事件隔天回到家,爸媽並沒有嚴厲的教訓我,只是在洗澡的時候,我發現洗澡水上面浮著一些燒過符咒的灰我當時了然於心,乖乖地用媽媽精心準備的水洗過澡,然後這件事似乎就告一段落。

終究,我還是不知道我的爸媽對於這件事,以及在這事件中對自己女兒的評價如何?但我相信那份對性的焦慮和現在普遍的老師或家長是很類似的,我很慶幸我的父母選擇輕輕放下,現在還有點慶幸當時他們沒有這套教材,否則如果那時被教材裡那些「是不是真愛」的「討論」來質疑我的情感經驗,還要被「懷孕」的可怕後果不斷恐嚇,我可能會自我否定到想自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