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碩士班時,有一門課有四個學生選修,其中三個同學(包括我),因為下課後有事須先離開,於是印製講義的工作,常常就落在同學A的頭上。一開始,大家還有心輪流幫忙,可是A是個很好說話的女孩兒,講話細聲細氣的,其他人也不是故意要擺爛,只是真的都「剛好」有事要忙,只好把印講義的事情交給A,心想:「反正不過是印個講義,舉手之勞嘛。」於是就順理成章地享受A的服務,到後來,連老師都習慣在下課時直接叫A到研究室拿下週講義,從期初累積到期中,A爆氣了。

後來我擔任一門課的助教,這是一門大課,共有七位助教,一開始的時候,我很主動地負擔跟課、出考題的工作,接下來很神奇的,回收分類一百多份小考卷、租借影片、印製上課教材、管理網頁...也很順理成章地落在我的頭上。剛開始,「順便」幫忙出考題,沒什麼,順便嘛!「順便」習慣了,遇到沒有人主動要承擔的任務時,大家就預期我應該要主動承擔。

於是,要製作成績記錄表的時候沒有人說話,我主動應了,反正不過是網路報表,沒什麼嘛!要管理網頁的時候沒有人說話,我主動應了,反正不過是點點滑鼠的事,沒什麼嘛!於是,老師網頁有不會使用的地方,就順口託你幫忙,計算成績的電子表單有設計不良的地方,其他助教就寄信提醒你順便修改一下。明明是有七個助教的課,我變成一個不能遲到、不能請假的人。

也因為我時常得站在第一線跟老師與學生溝通,負責的事較多,更增加了犯錯與跟別人起衝突的機會。到後來,對於那些「順便」的任務變得難以開口拒絕,也因為一開始太過積極地承擔任務,導致後面如果要開口要求其他助教幫忙,便顯得自己「弱」,只好硬著頭皮做下去。

我不得不去收拾自己捅出的爛攤子。於是,當期末,老師隨口一句讓我去算進步獎名單,我卻得下載學生成績名單使用EXCEL表單進行計算時,我不小心把學生的成績算錯,然後老師就爆氣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類似的經驗?在團體裡,總有那麼一兩個比較善於照顧別人,比較「不計較」的人,吃飯時他主動幫忙訂便當,餐桌上他主動幫忙倒飲料,看到別人有事要忙,他們總是心軟地,幫忙處理「雜事」,這些雜事雖然都是一些「舉手之勞」,但累積起來,卻也相當可觀。久而久之,這些「雜事」好像就很順理成章地落到他們的頭上,而享受服務的我們,有時也感到對他有點不好意思,但因為這不過是些「小事」,而那個人通常又很「熱心」,那就心安理得地,繼續剝削他的勞動力吧!結果團體裡最熱心助人的,常常把自己搞得跟里長或工友一樣,卻沒有多少人珍惜他的那些勞動力,因為,大家都覺得那些不過是「小事」、「順便」而已,就算要我自己做也可以,沒有什麼好值得感謝的。

以上兩個經驗,第一個,我是那個搭便車的人,第二個,我是那個「苦主」,不論在在哪個經驗裡,我跟團隊裡的人,都沒有處理好相關的分工問題。

在第一個經驗裡,我應該更勇於任事,一開始就該把印製讀本「當一回事」,並邀請所有同學共同解決,而不是因為自己有事要忙就不加以理會。在第二個經驗裡,我則該勇於「拒絕」。當我感覺到分工不均的問題後,就應該勇敢地提出來,而不是怕衝突而憋在心裡,因為你不說,沒有人會知道你的委屈,大家還以為你做得很開心。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現,常常做「小事」,會很容易變成小人。這可以分成兩個面向來說。

其一,在公司或團隊裡,這些「雜事」通常是公司裡最資淺的員工做的,如果,你常常主動幫別人做這些雜事,久而久之,你很可能落入權力關係中比較弱勢的一方而沒有自覺——你正在扮演打雜小妹/小弟的角色,把自己塑造成無足輕重的人。但是這類工作總是要有人做,所以比較好的作法應該是,將雜事也當作正事來看待,進行正式的分工,或者輪流做。

其二,正因為雜事又雜又瑣碎又煩人,做越多雜事的人,就冒著更多出錯的風險,或者更容易跟其他人起衝突。本來是熱心助人,卻好心辦壞事,或者,為了處理繁雜的事項,做瑣碎而不討喜的工作,例如收款、或整合工作,而必須進行催討或者在第一線進行溝通。本來是主動承擔,最後卻公親變事主,這樣的事情也不在少見。

其實,我們總是面對著數不盡的雜事。「有做加分不多,不做也沒有關係」,「花不了多少時間,但累積起來很可觀」的事,像是在家裡幫花盆澆水的人,在公司幫忙訂下午茶的人,而偏偏,這些雜事,不是做了能增加生活質量,就是雖然很討厭但總得有人做。就算不想吃下午茶,至少一定得訂便當吧?就算不幫花盆澆水,家裡還是要有人買菜吧?我們的生活,其實總跟雜事纏繞在一起,區分不開。除非我們能意識到團隊工作中,「雜事」的重量,尊重雜事,尊重做雜事的人,長期下來,小事會累積成大事,而等到它成為大事的時候,本來可以輕鬆解決,大家你幫我、我幫你,增進感情的分工,就不得不撕破臉,你分多少、我分多少地計較起來,而顯出人性的醜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