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年11月,我在深圳開了一家影視傳媒公司,它叫萬物生長。

當時,我對中國影視公司地理分布極其不均衡深感痛心。為什麼幾乎全中國最牛逼的影視公司都在北京、上海?我要開一家中國南方最生猛的影視公司。

北有華誼兄弟。南有萬物生長。

我要向整個華南區鄭重道歉:對不起,我們來晚了!

我們一出場,格局就特別大,志向就特別高。我們要做全球最酷的公司。我們的企業文化、人事制度,都是參照全球一線公司去設計的。蘋果、Google、Facebook之類的。我們公司的寓意就是:重建秩序、萬象更新。

當然,辦公司也不能這麼浮躁。我向員工們承諾,咱們也不要發展太快,兩年之後上市就行了。結果,在我的英明領導下,還不到兩年呢。直到去年8月,才10個月。

我的公司,萬物生長……

就這麼……

倒閉了。

1. 不賺錢的企業,就是在犯罪。

我是一個有準備的人。剛開公司,我就研究了賈伯斯和馬克•祖克柏。只有他們這個量級的,才配當我的精神導師。畢竟我是即將成為全球一線企業家的牛人。他們開公司的終極目標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追求卓越,為了改變世界。太酷炫了。

我成天跟員工們強調這一點,I have a dream(我有一個夢想),我想做出最牛逼的影視作品,改變國產影視業。我開公司絕對不是為了賺錢,賺錢太低端了。

我的一個員工說:「老闆,我第一次聽你說這話的時候,我覺得吧,你不是個騙子,就是個傻逼。相處一段時間以後,我確定了,你就是個傻逼。」

我不服。

於是,我用將近一年的時間證明了,他是對的。

我真的說到做到,說不賺錢,就不賺錢。

到去年8月,公司投入的400萬(註:約台幣1900萬)全部虧完了。帳號上一分錢都沒有了。當月工資都發不出來了。

馬雲說過:「不賺錢的企業是不道德的。一個企業應該為自己不賺錢而感到羞恥。」

不管一個企業的價值觀是什麼,終極夢想是什麼,你首先要做的,是賺錢。所有創業狗都要記住,千萬別想著我先投入,以後再賺錢。我們從一開始就要賺錢。

你連團隊都養不活,有什麼資格談論要改變世界?你連當月工資都發不出來,有什麼資格談前景?

你連賺錢都不會,有什麼資格談夢想?賺不賺錢是檢驗你商業模式的唯一標準。請記住:好老闆跟員工談錢。壞老闆完全不談錢,只跟員工談情懷、談夢想。

2. 核心技術都沒有,談企業文化,扯淡!

前年11月,我們公司發布了一則招聘啟事。

被稱為史上最有趣的招聘廣告之一。

同時也是我們公司各種自找死路的證據之一。

看看這些話:「是的,我們公司工作餐都是大閘蟹水煮魚海底撈,但我們不是新東方烹飪學校,人家真的是影視公司啦。我們的主業是吃,抽空會做正事。」

這種公司不倒閉,簡直天理不容好嗎?

那時候,我忙著構建公司的企業文化:快樂、成長以及炫耀。我忙著一個人身兼數職,行銷、發行、拉廣告。我還花了很多時間,忙著給員工們做好吃的。幾個月之後,效果很顯著,員工們人均胖了5公斤。

一個連產品都沒做好、核心技術都沒確立的公司,根本就不配談什麼企業文化。我學會的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要再去學什麼賈伯斯。我不配。

你不可能成為天才,除非你本來就是。

人家賈伯斯不是製造了手機,而是重新發明了手機。

創業初期,我們唯一該做的,就是做好一款核心產品。

用盡全力,把核心技術做到比同行高10倍。

高度聚焦、單點突破。

公司才有立足之地。

我唯一擅長的就是內容。融資、發行、廣告、管理,我狗屁不通。所以,現在我除了做內容,什麼都不會涉及。我再也不會花任何一分鐘去幹別的。

如果我真的是個傻逼。

我至少要成為一個專注的傻逼,而不是複合型傻逼。

3. 別被自己感動,你慘,你活該。

創業狗很容易被自己感動,覺得媽呀我在追逐夢想、我在吃苦、我在偉大著哎。我也經歷了這個過程。為了節省時間,我每天都住在公司,睡沙發──這是運氣好的時候,運氣不好只能睡地板。從早上忙到半夜,沒有一分鐘在休息。

我覺得自己好努力啊。跟剛生孩子那段時間差不多,看自己的公司,怎麼看怎麼牛逼。我的戰略好牛啊,我的專案好棒啊。

完全是一種自high。

其實呢,創業狗一定要明白。

你努力,是應該的啊,有什麼好炫耀的。

你追求夢想,是你的選擇啊,關別人屁事?你要成功了以後,才配賣慘,才可以講你的苦逼奮鬥史。

沒成功的時候,你就該閉嘴。(為什麼我沒成功就賣慘呢?因為我是個口無遮攔的話癆啊。)

你苦、你慘,你活該。

更重要的是,很多時候,我們的努力是極其盲目的。我們看上去的勤奮,只不過是細節上的勤奮。我們每天疲於奔命,都來不及停下來思考,自己的方向是正確的嗎?

我們最該做的,是想清楚自己的戰略和方向。

方向錯了,你的努力只不過是在堅持一個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