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10年後,一開同學會,往往會發現,很多在學校成績不突出、混得不怎麼樣的同學,出社會竟然功成名就,不得不令人大嘆「士別三日、刮目相看」。說到這句話的由來,就要從三國時代的呂蒙說起。

呂蒙小時候家裡窮,沒有好好受栽培,後來從軍累積戰功,受到孫策的賞識,孫策死後,孫權開始重用他,但因為呂蒙從小沒怎麼念書,孫權勸他有空就讀讀書,呂蒙覺得自己既然是個武將,讀書做什麼?於是推託說:「軍事繁忙,沒時間讀書。」但孫權對他說:「漢光武帝軍務繁忙時,仍然手不釋卷;曹操也期許自己老而好學,他們都做得到,你又為什麼做不到?」這話給呂蒙很大的刺激,於是開始博覽群書,累積學識。

魯肅原本覺得呂蒙有勇無謀,後來偶然和呂蒙交談,對他的談吐見識大為吃驚,一改自己輕視的態度,拍著呂蒙的背稱讚說:「原本我以為你只會打仗,沒想到你原來學識出眾,已非昔日吳下阿蒙了。」呂蒙回答「士別三日,本來就該刮目相看!」,這也是成語吳下阿蒙、士別三日的由來。

呂蒙也並非說說而已,魯肅病故後,他奉命屯兵陸口,面對關羽相拒的威脅,先是對關羽殷勤有加,以友好互動鬆懈他的戒心;待關羽攻打樊城的曹仁之時,呂蒙則假裝病危,以陸遜取代自己,讓關羽輕率地撤除後防,全力攻打樊城;之後呂蒙看時機成熟,下令將士身穿白衣,喬裝成商人渡江偷襲,使戰神關羽因而「大意失荊州」,不得已退守麥城,而後遭到斬殺。這些謀略,與他之前戰役的奇計相比,更多攻心為上的環環相扣,其運籌帷幄之機變深沉,確實是令人刮目相看。

這個故事也讓人從此津津樂道,成為一個人勤奮努力,短時間就有驚人進步的代表。然而,你以為呂蒙只是傻愣愣的苦讀而已嗎?有許多線索證明,他的竄起,有許多我們忽略掉的小心機。

掌握方向,在別人背後偷偷努力

呂蒙16歲時,跟著姐夫鄧當混飯吃,當時鄧當是孫策的部將,呂蒙總是趁著姐夫不注意時,偷偷跟在他的身後打仗。後來鄧當發現了,大聲斥責,把這件事情告訴呂母,呂母很生氣,想處罰呂蒙,但呂蒙回答她說:「娘,當前貧賤的生活實在無以為繼,不如讓我及早從軍,還有機會取得富貴,更何況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番話令呂母大為驚奇,便沒有處罰他。從這裡看來,呂蒙很早就有自己的想法,也懂得找方法向自己的目標邁進。

沒錯,不是因為菜就得一切聽從人的指示,誰說在既定的程序之外,不能用自己的方式來應對?公司的流程是死的,人的作法是活的,公司交辦下來的任務,你固然得完成,但沒有規定公司沒交辦的任務,你不能去接觸,而這樣的努力不用多,只要每天偷學一點,積多了,就是自己日後嶄露頭角的本錢。

如何讓人刮目相看?打敗戰神關羽...從吳下阿蒙翻身,大將呂蒙給職場菜鳥的三堂課
清朝《三國演義》中呂蒙的畫像

適時體察局勢,自出機杼

孫策死後,孫權接掌江東大權,他想把年輕將領加以整併,篩選出一批真正有才華的將領,呂蒙明白,這一整併,自己脫穎而出的機會就更少了,所以他預先為自己的出線構思了一個方法,就是為部下製作新的軍服,並且加緊操練。後來孫權閱兵時,一眼就發現這支與眾不同的軍隊,對呂蒙的治軍有方留下深刻印象,後來果然因此重用呂蒙。

你以為呂蒙只是出奇制勝爭取曝光而已嗎?有一件事情,可以看出他謀定而後動。赤壁之戰後,曹軍北歸,當時益州將領襲肅率軍投誠,周瑜請孫權把襲肅的部隊撥給呂蒙管轄,此時呂蒙上奏說:「襲肅有膽識謀略,遠道而來投誠,如果還剝奪他的軍權,反而會引起不安。」孫權覺得呂蒙說得有理,便讓襲肅的部隊歸建。

這代表,呂蒙在爭取機會時,會作全盤考量,並非單只是標新立異炫人耳目,孫權初掌大權時的整併,呂蒙判定年輕的君主想要有所作為,嚴整而精良的軍容正是他所要的,所以他為部下訂製軍服;襲肅率軍來歸時,如果部隊到他手上,肯定是一大利多,但他衡量情況,提出自己的意見,不惜推翻上司周瑜的意見,顧全大局。這意味著,爭取曝光不是輕率為之,而是適時提出想法並實踐,所以掌握這「適時」二字,正是職場菜鳥脫穎而出的重要關鍵。

投其所好,顯露出反差

如果呂蒙這麼有「小心機」,那為什麼會需要孫權來提醒他讀書的重要呢?首先要釐清的是,呂蒙並非我們所想像的是目不識丁,他只是沒把讀書當一回事而已,孫權也明白,所以他是這麼對呂蒙說的:「我哪是想要你們成為博士?我只是要你們多涉獵一些歷史而已。」後來還說:「我至統事以來,省三史、諸家兵書,自以為大有所益,如卿二人,意性朗悟,學必得之。」這話顯露出兩個意義,一是孫權肯定呂蒙夠聰明機敏,可以一點就通;二是希望呂蒙能從歷史多得點智慧,說的簡單點,就是經驗分享。呂蒙意識到孫權對讀書這件事的重視,才會投其所好,加倍努力顯露出反差。

能聽老闆的話求進步,老闆怎麼會不用?是旁人不明白其中原由,才會對你的脫穎而訝異。投主管所好,努力表現出反差,是讓自己在同儕中出類拔萃的前提。

即使是現代社會,苦幹實幹依舊是受重用的不二良方,只是在苦幹實幹之餘,如果還能施展一點「小心機」,讓自己的努力更容易被看見,何嘗不是一個縮短進程、被賦予重任的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