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卡洛夫19日在演說時遭到22歲的土耳其警察射殺,他開槍前高喊:Don't forget Aleppo! Don't forget Syria!(勿忘阿勒坡,勿忘敘利亞)。根據警方推測,俄羅斯長年來協助敘利亞政府攻打(敘利亞北方城市)阿勒坡,造成大批平民傷亡,兇手疑似想報復。

從《石油與美元》一書可得知,普丁的計畫是瓦解油元體系,以減少美國對國際事務的影響力,他樂見中東的動蕩局面,仗打越久,就賣出越多武器,蓋更多輸氣管,俄羅斯才能從中獲利。美俄兩方在敘利亞內戰上都如履薄冰,美國賭在敘利亞政府的敵手身上,資助叛變份子,中情局坐鎮土耳其協助盟友,普丁則押寶敘利亞政府。

我們為什麼要關切敘利亞這個小國?為什麼美國要跳進來站在其中一邊?為什麼西方世界准許土耳其與敘利亞軍隊在邊境起衝突?敘利亞處在中心地點,一邊是盛產能源的中亞與中東,一邊是亟需能源的歐洲市場。在《石油與美元》中,作者從戰略和能源的角度剖析這場大博弈。

美國關切的原因是敘利亞幾乎直接或間接涉及中東的所有衝突。在敘利亞見得到中東的各種紛爭:遜尼派與什葉派之爭、阿拉伯人與以色列人之爭、波斯人與以色列人之爭、波斯人與阿拉伯人之爭,甚至連基督徒也來加入,與阿拉威派結盟。中東各方勢力在敘利亞都有代表、盟友,以及仇敵,敘利亞牽一髮動全身,足以影響各國局勢,包括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以及各波斯灣產油國等。

中東的關鍵影響力—石油、戰爭,以及大博弈

放眼全球,石油驅動機械;放眼中東,石油也驅動歷史,從二十世紀初期就是如此。不只伊拉克、伊朗與沙烏地阿拉伯這三大產油國備受影響,所有中東國家的命運都被左右,就連非產油國家也不例外。

中東是個動蕩喧囂的地區。你也許是外人,但是從一個關鍵點來看,其實中東會陷入混亂並不令人意外:在中東,民族國家是例外。埃及人約九成是相同人種(阿拉伯人),屬於相同教派(伊斯蘭教遜尼派),具備相同歷史記憶(依賴尼羅河),組成中東地區唯一多數國民相差無幾的國家。伊朗有自己的語言(波斯語)與宗教(93%的人口信奉伊斯蘭教什葉派),也堪稱民族國家,但是主要種族(波斯人)占總人口的65%,其餘民族都無法取得政權。

敘利亞主要為阿拉伯人,如上所述,敘利亞也有為數眾多的庫德族人,至於主流教派是遜尼派,但是政府長年由什葉派的分支「阿拉威派」把持。敘利亞還有不少基督徒,外加眾多古老教派,他們在政治上都與阿拉威派結盟。

土耳其全為遜尼派,前身是滅亡已久的帝國,伊斯蘭文化與歐洲文化在此衝突,境內的庫德族人生育率高,也許一或兩個世代以後會躍居多數人口。

普丁的計畫是瓦解油元體系,以減少美國對國際事務的影響力,而要達成目標有賴中東的能源資源。由於他樂見中東的動蕩局面,我們大有必要妥善檢視中東地區三大產油國(產量共占全球20%)與鄰國的近代歷史。

宗教讓不同國家的人民為心頭大業團結起來攻擊同胞。一個國家裡的遜尼派與什葉派起衝突,很容易引起其他國家的這兩派信徒摩擦對立,簡直無可避免,原因在於雙方不像某些浸信會教派只是對服裝鈕扣數目等細節稍有歧見,而是在根本見解上天差地別,連大原則都南轅北轍,毫無和解空間,誰想調解都會遭到打壓。

敘利亞:牽動美、俄、歐各方布局

遜尼派占敘利亞總人口的72%,屬於什葉派分支的阿拉威派僅占11%,但是敘利亞政府是把持在阿拉威派手中,至於什葉派其他分支占7%,基督教派占10%。遜尼派包括250萬名庫德族人,根據法律,這些人不具公民身分,不得就讀公立學校,也不得工作。全國人口則為2千2百萬。

從敘利亞巴斯黨(沙丘中更嚴酷的法西斯黨)在1963年憑政變取得政權開始算起,總統小阿薩德家族已統治敘利亞達五十年。其他少數派民眾覺得與其由占多數的遜尼派統治,還不如給阿拉威派統治,可是遜尼派民眾則長年累積了不少怨氣。其它遜尼派政權深表同情,期望看到阿拉威派失去政權,沙烏地阿拉伯尤其這樣希望,至於伊拉克與伊朗這兩個什葉派國家則希望阿拉威派繼續執政,伊朗的盟友俄羅斯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