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任何一家書店,架上都陳列著非常多主管手冊、主管法則,教主管該這樣做、該那樣做,似乎能為主管的煩惱帶來一些回應與共鳴。但是老實說,沒有人知道究竟什麼才是正確解答。

領導能力其實是非常曖昧的能力。就算成為了一個「能夠領導團隊前進的」、「親切溫和的」、「願意信賴部屬、把工作交給底下的人負責的」、「貼心為人著想的」、「發生問題時能適時給下屬幫助的」主管,也不能說就是百分之百完美。

在這裡,還有另一項調查結果。這是我在拜訪許多不同工作團隊的過程中,請團隊成員寫下讓他們「覺得令人困擾的主管類型」,所收集起來的結果:

■ 情緒化:情緒起伏變化相當大,而且在指導下屬時,都沒有一定的準則。

■ 老是在說教:如果沒有按照他講的去做,就會一直生氣。

■ 放任部屬:雖然很放任、不太管事,但是如果一犯錯就會大發脾氣。

■ 思慮不周、雜亂無章:說的話相當極端,因此誰都做不到。很容易就受到自我啟發、心靈勵志書等的影響。

■ 一直看部屬臉色:工作指示模糊不清,想要討好部屬、不希望被討厭。

■ 喜歡改變對方:希望部屬聽了自己的話,就可以改變人生觀。

■ 愛逞強:覺得身為一位主管,就應該表現出精力旺盛,但偏偏個性又不是活潑外向的人,所以看起來很尷尬。

■ 不對部屬敞開心房說實話:不對部屬說實話,也不敞開心胸,卻又希望能了解他們的心意。就算經常會抱怨:「那傢伙怎麼都不找我商量啊?」卻絕對不會開口說自己的內心話。

■ 過度認真:老是把大道理掛在嘴邊。在職場上,待人處事有時候含糊的在灰色地帶收場也是一種能力,但是這種主管卻老是想分清楚黑白。

■ 只想靠氣勢解決所有事:缺乏具體的工作戰略,經常說「這樣感覺不錯」、「就靠著這股還不賴的感覺,大家一起邁向成功吧!」,以為只要憑著氣勢、鬥志與精力,就能解決所有問題。

■ 覺得部屬都是笨蛋:會向上級報告:「那傢伙真是不會做事。」或當著部屬的面對他說:「你真的是腦袋不太好啊。」

■ 自吹自擂:責備對工作還不熟練的部屬,而且開始說起往事:「像我以前剛開始工作的時候啊……。」卻忘了自己曾經也很懵懂、對工作不熟悉。

■ 要求部屬能因循他的成長過程:要求部屬在工作上要做得像過去的自己一樣。如果沒做到的話,就會不高興。跟自吹自擂的主管是同樣類型。

■ 沉浸在自己情緒中:覺得自己是為了部屬好,才會提高音量、歇斯底里、越來越激動,最後甚至說:「我是為了你們好才哭的。」

■ 口頭禪是「加油吧」:以為會激勵部屬,就是一個好主管,因此經常把「加油啊」掛在嘴邊,但部屬真正遇到問題的時候,卻又幫不上什麼忙。

■ 嫉妒部屬:嫉妒工作能力很強的部屬。要是一直以來,主管都以自己的力量領導團隊前進,會很容易陷入這種類型。

■ 格局很小:對整個工作團隊的掌控慾很強,希望自己成為團隊裡的第一名。但是對整體團隊能夠達成什麼樣的實際目標卻不太關心,或沒有計畫。

看完了每個部屬列出的「覺得困擾的主管類型」後,你有什麼感覺?與其只觀察一些主管楷模,還不如看看這些令人討厭的主管,讓人覺得更具體、更能抓到改善的方向。

不過,看完這項調查也不要太沮喪。不可能有一個主管,能夠逃過這個負面的問卷調查,一項都沒命中的。以我自身為例,我曾經也是個逞強型的主管,以為只靠氣勢就能解決所有問題。但是經過了許多歷練後,我發現了一件事。

部屬希望的並不是能領導團隊前進的領袖,也不是親切溫和的上司,而是在平常就能主動觀察、仔細審視部屬的主管。

也就是說,不要使用各式各樣的主管理論去控制部屬,而是在管理團隊時,能夠給予他們適當的角色、指出正確的方向。多數人都認為,其實主管只要做到這些就足夠了。

重新細細檢視前面提出來的那份負面問卷調查會發現,唯一的共同點是,於自己的角色,主管都太過鬥志高昂了。

當主管終於發現:「原來我也不過就是團隊成員的一份子罷了!」你就能脫下一層老舊的皮,蛻變為能讓部屬敞開心扉的主管了。

部屬得罪客戶,你一定要看著他被客戶罵

部屬出包了!看樣子是把客戶給惹毛了,以致他非常嚴厲的大聲叫罵。身為他的上司,你馬上衝向前,擋在部屬前面,這麼說:「真是抱歉,是我的部屬不好才造成您的困擾。我是他的主管,會為這次的錯負全部的責任。是我沒教好,真的非常的抱歉。」

以培育人才的角度而言,這種應對會被大大的打上零分。

你發現是哪裡出錯了嗎?我不是否定「部屬的錯誤是上司的責任」這個概念。問題在於,你讓部屬錯失了被責備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