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暗示以台灣作為籌碼,和中國進行經貿談判,引起軒然大波,雖然北京嚴正表示「一中」是中美關係的基礎,絕無談判空間,但潘朵拉的盒子已被打開。

連歐巴馬都必須站出來,解釋「實體」(entity)和「自治」(autonomy)這些概念,並強調台灣不會宣布獨立。

在這個過程中,川普已得到更多資訊,那就是中國的底線,這也是一種優勢,他可以改變策略。對精明的商人來說,沒有什麼不能談的deal,everything has a price。

有一位大陸企業家告訴我一個故事,年輕時參加朋友聚會,他總能把到最漂亮的妹。其實沒有什麼訣竅,雖然他貌不驚人,但每次他會請美女跳一支舞,舞跳完美女也到手了。別人都不知道他是如何辦到的,他說他只是在美女耳邊講了一個令人無法拒絕的數字,僅此而已。

我也有類似的經歷。1994年一家獵人頭公司,挖角我擔任台灣某外商總經理,當時我有最大的團隊、最好的業績,我告訴對方我工作很愉快,絕對不會跳槽。這家公司負責人未反駁我,他完全同意我的看法,但問我「在什麼情況下」才有可能轉換跑道,我告訴他除非換一個市場,他馬上改變策略,當年年底我就轉到上海上班。

台灣的現狀,好像電視連續劇劇情,父母親吵架爭奪小孩撫養權,小孩究竟要跟父親還是母親?或一個人各陪幾天、雙方都可接受?小孩能否掌握自己的命運?他可不可以說:「你們都不要吵了,我誰都不跟,我要做我自己」,或者說:「條件是由我來訂,不是由你們訂。」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在新加坡演講,強調中國給他很多好處,他再也不要受美國人的氣。台灣能不能像菲律賓一樣周旋於大國之間、游刃有餘?我們需改變作法,過去是「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和「不統、不獨、不武」,未來應改成「要接觸、要溝通、要雙贏」,這就是deal-making,代表談判的藝術。

現實上台灣政府想做什麼事,都會有很大的限制,政黨政治已將台灣帶到死胡同裡了。有些事情明明有解決方案,卻不會成功,導致最糟的scenario。

但企業可以做一些事情,改變其未來的命運,台灣企業應怎麼做?孫正義最近和川普達成協議,投資美國500億美元,創造5萬個工作,我參考他的思維,設計了一個架構,作法如下:

請郭台銘董事長說服他的親密戰略夥伴孫正義,從新募集的1千億美元基金(主要資金來源包括沙烏地阿拉伯450億美元及鴻海70億美元)中撥300億美元,公開收購台積電20%股權。台積電目前市值1,500億美元,20%正好等於300億。這個deal可以創造五方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