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家庭日,兩個孩子忽然提出來要玩麵粉,一個要揉麵糰,一個要做麵筋,我猶豫了一下,答應了。猶豫的原因在於我預期這後果很可能會有一大堆需要收拾的狼藉,但轉念一想,兩個孩子已經不是小嬰兒,要讓他們鍛煉一下少製造垃圾的能力,更何況,僅僅因為我嫌清理麻煩就剝奪孩子發揮創意的機會,似乎也非好媽媽的行為。所以我答應了,最終也果不其然的產生了一大堆待清理的垃圾。跟著我在清理的過程中發現老二又給我火上澆油,因為他開始玩水,我便大吼了一聲,吼得孩子嗚嗚直哭,他一哭,我倒更生氣,又多吼了一陣。

好吧!我承認在我還沒吼完的時候就意識到了,我生氣的原因並不僅僅是孩子引起的。其實我當時是急著做一點工作,而在答應孩子們玩麵粉之前,對於他們乾乾淨淨玩耍的能力有些期望過高,最終導致我在壓力下因不滿而爆發。但是,意識到了這一點,並沒能讓我馬上平復下來,我還是把本來想吼的給吼完了才算結束。

然則事後反省,我自是有些羞愧,因為我的生氣不僅僅是孩子引起的,也有我自己的原因,最終孩子卻成為我發洩的出口,好像我在霸凌他們一樣。

父母的憤怒是對孩子的霸凌

很不幸的,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憤怒的時代。雖説近幾十年來研究如何養育教導小孩子的書層出不窮,我們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讀過一些怎麽做一個更好的父母的建議,甚至在努力的實踐中,但是憤怒的父母並沒有減少,反而在增多。為什麽呢?我們可以找出很多原因來,比如現代社會競爭壓力大,父母所受到的社會壓力也變大,導致我們變得更愛發脾氣;又比如現在都是小家庭了,一對夫妻通常只有 1~3 個小孩,孩子越少,我們對每一個孩子的關注就越多,結果發現他們身上的問題也越多,然後我們就越容易爆發。類似這樣的原因我們可以一直列舉,可是這並不能改變一個基本事實,那就是我們把憤怒的出口導向自己的小孩,是對孩子的一種霸凌。

為什麽這麽説?爸媽們想想看,在工作環境中,當你的同事、客戶犯了錯,你會不假思索的爆發嗎?你不會,因為太多顧慮綁住你了。可是當你對面是自己的小孩時,你生氣的時候就沒多少顧慮了,這是因為我們下意識的覺得自己對小孩發脾氣只是在教育他,是我們作為父母的權利,我們同樣也下意識的明白,我們對孩子發脾氣,孩子是不能把我們怎麽樣的。這難道不是霸凌的一種嗎?

父母對孩子的憤怒會給小孩造成很大傷害

既然是霸凌,就會有傷害。相信很多爸媽其實都理解這個道理,只不過很多時候,我們沒有足夠的重視,以為事後多陪陪孩子、或者給他個新玩具就過去了,但其實早有研究指出,父母在憤怒過後的補償性行為,是沒有辦法抵消怒氣給孩子帶來的傷害的。這種傷害,會讓孩子認為父母不再愛自己、讓他容易焦慮、易怒,而如果爸媽在生氣的時候會使用一些不尊重孩子的字眼,這傷害就會更上一層樓,從根本上打擊孩子的自信與親子關係,而這些傷害,在孩子越小的時候,留下的印跡會越深。其實,爸媽要想體會我們對孩子發怒時孩子的感受,只需要設想一個龐然大物對著我們自己大吼的情形就可以了,更不要說,這個龐然大物還是我們全部的愛的來源。

親子之間的「哺育幽靈」

有時候,我們會覺得孩子特別容易讓我們暴跳如雷,外人似乎沒那麽容易,這是因為我們對孩子特別不設防嗎?其實在心理學上,這個現象是有解釋的,這被心理學家稱之為「哺育幽靈」,這幽靈普遍存在於父母和小孩之間,孩子會在不經意間挑起我們的童年記憶,在我們自己都還沒有意識到的時候,我們會把童年的情緒重演一遍,這就使得我們特別容易被孩子激怒。

打破憤怒的迴圈

當我們被孩子激怒的時候,通常會經歷如下幾個過程:氣孩子→氣自己→更氣孩子,因為他讓自己這麽生氣→為自己生氣而生氣。在這個過程裡,每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我們通常會更生氣一些,這樣一步步的憤怒升級,讓我們越來越難控制自己的情緒。那麽,當我們瞭解了這個迴圈的結構之後,爸媽就應該致力於打破這個輪迴,打破了才能防止自己的憤怒更升級。

那麽,怎麽打破?必須要承認,這並不容易,也沒有一定的規範,不過下面幾個方法是專家們經常會給出的建議,爸媽們不妨參考一下。

當你憤怒時,可以與孩子分享你的感受

爸媽可以告訴孩子,你為什麽生氣,孩子的行為也會傷害到你,這是把一種負面的憤怒情緒轉化成正面的親子交流。

當你生氣完以後,可以向孩子道歉

雖然補償性質的愛的行為並不能抵消你對孩子的傷害,但是道歉能彌合之前造成的裂縫。

也聽聽孩子怎麽説

有時候我們因為孩子的行為而憤怒,可能是因為我們誤解了他的動機,聽聽孩子怎麽説,你的憤怒很可能會一下子煙消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