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有光譜,認同/不認同同志也是。

凝聚共識是假的,因為這事很難有真正的共識,至少現在是這樣。

我說的認同,表示Acknowledge同志在社會上的真實存在,是可以跟同志自在相處的人。當然,也包含心中仍有芥蒂,但努力學習接納而不歧視同志,或盡量不歧視同志的人。

而不認同, 主要從道德、法律、宗教等面向,認為同志應該是一件秘而不宣的事,或是泛指感覺同志「怪怪的」、「有點可怕」的一類人。

這裡主要從異性戀對於同志的看法出發,特別用「認同」、「不認同」取代媒體愛用的「挺同志/反同志」二分法。因為,就算不認同,不見得就反對,認同者,也不必然出手相挺。吃雞排都有大辣小辣了,別再標題殺人了。

換句或說,無論反同或認同,都有程度、喜好大小的差異,也就是非常不認同/有點不認同/不認同/沒意見/認同/有點認同/非常認同的差異,那怕是一份問卷,交給兩個認同的答,結果肯定不相同。

打個比方,如果你的政黨屬性是泛藍,不一定看得慣愛國同心會等類似團體全部的主張,你會覺得在有些車上,把國旗跟五星旗一起插著遊街實在荒謬;聽著活動中擴音喇叭聲嘶力竭地撥放著「梅花梅花滿天下」時,感到時空錯置。但偏偏號召深藍支持者與大腸花學運對著幹的、在宣傳車上高唱腫花皿鍋的,往往都是他們。因為你中間的、淺藍色的沒有人家那個能量與信仰去租車,去綁布條在頭上,去做那些沒頭沒臉的事。

所以,護家盟等等團體,不代表所有不認同與對同志婚姻這件事存疑的人,當然,也不是只有信泛基督教的人才能有聲音不認同。因為社會上很大一部分人站在不認同的立場,只是找不到有底氣的論述反駁,去論證一個應該是天經地義的價值,因為他們壓根不需要勞神舉辦「一夫一妻大遊行」,就像你不會辦「我要吃飯睡覺大遊行」一樣;當然更多是懶得管,覺得事不關己,非哲學系畢業的大眾,話到嘴邊又自知政治不正確,就進入沉默螺旋,沉得比鐵達尼還深。

眼看一拖拉庫的名人藝人站出來認同,比幫希拉蕊站台的還多,加上網路一面倒,這時候不認同們就更找不出什麼好詞兒來壓制「對方辯友」了。有人說,公投算了!一方面檢視不認同是否真的那麼少人,也讓大家在公投前好好討論一下,立意不賴,但是就算有了結果,輸的那方會服氣嗎?但是,現在談公投又是個假道學議題,因為根本過不了門檻,所以只能修法後再觀察,2018公投綁大選眼看又要來了,可不可以少砍點樹?

認同也好,不認同也好,沒有人可以跟摩天輪結婚,說到底,這都是人類自個兒的事。

我問自己,如果兒女是同志,會不會難過?嗯,我會,因為把他放在這個充滿成見的社會好殘忍;我有沒有同志朋友,有,太多了,而且多半感情都不錯。說真的,專法也好,修民法也罷,寄望於過半的執政黨國會很傻,因為那些政治人物絕大多數,只是看著你同志手上也有選票,投其所好罷了,國民黨也是,所以跟他們認真你就輸了。

同志婚姻的合法化之前,應該要有更多的討論,比年金改革有更多的討論。討論不是拖延時間,而是試圖讓不認同的人心中「怪怪的」感覺降低一些。因為,面對婚姻平權法案即將送出委員會之際,社會上許許多多的人根本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去面對「性別」的解構與再定義,想表態又不想得罪人,只能在家生悶氣,與電視機對罵。

這股力量,對同志一點好處也沒有,這真的是洗地板的網紅們樂見的嗎?同志鄉民們也別仗著網路聲量大就見獵心喜,我知道你一定會吵贏,但是你吵贏了又怎樣?對立的加深對處於相對弱勢的同志而言只有失分。因為你眼中再自然不過的日常,對於其他人而言,卻是改變整個價值觀的大事啊!行遠至穩,有些改變真的急不得;況且,現在社會已經一年比一年更接納同志了。我總認為,社會的接受度的實質增加才是真,否則就算給你修了民法,給你修了憲法好不好?倒頭來還是一樣被歧視,而且是站在大太陽底下被歧視,熱得要死。

最後我想談,社會上對同志的不認同,很大一部分來自媒體。以同志遊行為例,從媒體的守門中,我們會看到很多刻意裸露的人在報導中呈現,很容易讓人加深同志與性的連結。不認同的大眾對同志已經很擔心,甚至有些排斥了,還老是面對這些鏡頭,可以說成也媒體、敗也媒體。

大家一談到同志就想到性交如何如何、0號1號等等的話題,然後,很多讓同志難堪的話就出現了,歧視又更深。說到底,談同志是議題,而不是同志「問題」,可不可以,不要只在性這件事上打轉(認同者亦然)?用「同志」在谷歌搜圖,男男親嘴或摟摟抱抱的一堆,用「gay」去搜尋就更精采了。

你如果是同志,要不要思考一下在對外的形象傳達上是不是得體?給人「怪怪的」印象到底從何而來?爭取權益時的路線需不需要修正一些呢?我並不是要大家穿西裝遊街,只是氛圍是這樣,台灣的公民社會還沒有先進到那個程度,有些過於激進的同志朋友們請別刻意激化對立,那只會壞了大部分想安穩過日子同志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