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感受不到孕婦的疲累,頂著六個月大身孕的隋棠,滿臉笑容地來到攝影棚。雖然已能看出肚皮的隆起,但她四肢依舊纖細修長,小巧的鵝蛋臉也依舊精緻,更因為有孕在身,即使脂粉未施,肌膚透著獨特的光彩。最近她四年前拍的電視劇《長在麵包樹上的女人》總算在台灣正式播映,忙著為劇宣傳的她,絲毫沒因為懷第二胎打亂事業的腳步。「太久沒演戲真的讓我大動戲癮。我生完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演戲,其他我不管了。」隋棠笑著說。

戲劇帶給我能量

因懷孕暫時停擺演藝事業兩年多,她之前的作品《青田街一號》和《徵婚啟示》,就是讓她大過戲癮的作品。「其實我很喜歡跟台灣新導演合作,因為新導演沒有包袱,勇於嘗試和挑戰,李中和連奕琦又都是鬼才型的,有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跟他們合作很過癮。」

首度因為《青》嘗試動作片的她,猶記得拍攝過程的艱辛,當時的韓國武術指導團隊希望演員盡量別用替身,所以包含隋棠在內的所有演員,幾乎每次下戲都是全身掛彩。「所有武術動作都是真槍實彈,我們沒有底子,又是第一次拍動作戲,其實自己被傷到是其次,最怕傷到對手演員。我還記得那時候覺得孝全真的超可憐,因為我和萬茜跟他的對手戲都很多,他真的被我們打得很慘。」

隋棠給女孩的真心建議:當妳擁有麵包的時候,才能在關係裡得到真正的自由!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不管是動作片、劇情片或是愛情喜劇,對於隋棠而言,表演不只是熱情,更是一件最紓壓的事。「每個人的人生一定會有一些想逃避的時刻,有些事情沒辦法解決,或是你不想面對的,唯有在演戲的時候,可以完全不當自己,忘卻個人的煩惱,去當另外一個人,過另外一個人的人生,忘掉現實,我覺得這是表演最吸引人的地方。

把角色吃進去

在各式戲劇裡,觀眾對隋棠的了解,從一介外貌姣好的女人而逐漸立體化。她隨心所欲地在戲劇綻放情感,讓平面的角色充滿生命力地鮮活了起來。在《命運化妝師》以精湛演技驚鴻一瞥後,她一路紮實耕耘,更不用說在當時甚至蔚為社會現象的《犀利人妻》謝安真。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對隋棠而言,演戲最需要修行的一門學問,或許就是角色的抽離。

「拍戲的辛苦大多都可以用熱情去抵銷,但最辛苦的,還是要把真實情感放進去。雖然是演,但演員都是用真感情,你有沒有真的放感情,其實觀眾看得出來、感受得到,不過,人類又是感情的動物,很難說放就放、說收就收。比方說我今天的角色心路歷程和感受都比較沉重,不可能收工了就可以變回原本開心的我,很容易會陷在那個情緒裡面。除了演員辛苦,演員身邊的家人朋友,也都會辛苦,因為那一段時間可能我都不是我。」

隋棠給女孩的真心建議:當妳擁有麵包的時候,才能在關係裡得到真正的自由!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角色抽離是隋棠在表演上必修的課程,但有些時候,與她個性恰好相反的角色也是一種修練,正如同《長在麵包樹上的女人》的宋迪之。隋棠當初會接這個角色,就是因為她非常不同於以往的角色──愛情是她的空氣,是她活命的唯一泉源,她為愛而生,為了愛情可以犧牲一切。「這樣的女孩子非常吸引我。」隋棠這麼說。「我不是這樣的女生,因為要能做到這樣,要具備非常大的勇氣,甚至還要有一點天真。所以她跟我其實還蠻不像的。我是一個比較謹慎的人,決定進入一段關係前,我會非常理智,尤其感情上的觀察期會拉比較長,因為我不喜歡追求短暫的火花,喜歡追求穩定、細水長流的關係。」

這部探討麵包與愛情孰重孰輕的電視劇中,也讓她當時有了很深的感觸。「我覺得如果女孩子要在一段關係裡面很快樂,她要自己具備擁有麵包的能力,當你可以擁有麵包的時候,才能夠在關係裡得到真正的自由。

我們的愛情故事

除了在戲劇中的情感歸屬讓觀眾揪心,她私底下的戀情也一直是大眾焦點。與Tony交往九個月就決定結婚,隋棠坦言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覺得他是理想另一半。「如果從一到十分,他就得到了八分。因為他給我的感覺很透明,沒有什麼秘密和要隱瞞的事,就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大孩子。在我的行業裡,要遇到這樣的人很難,在我的生活圈裡,簡直是難得一見的奇葩,所以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就覺得這樣的男生很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