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一講到我想換工作,就一定大吵。」雅嫻說到她和父母相處的死穴,「他們覺得我現在的職業,收入高,又體面。他們完全不理解我要換工作的心情。」

如果別理他們的想法,就我行我素地辭職換工作呢?「我也這麼想過。但是光是和他們意見不同,他們就拿『不孝』,『自以為是』,『不把我放在眼裡』往我身上丟。如果我真的不顧他們做下去,我們的關係一定更破裂,想到這樣,我就覺得再忍一下好了。」

雅嫻說:「但事實是:我這一年多都覺得在耗費人生,行屍走肉。」

父母不斷用親情勒索,展現控制、威權、不信任;父母卻認為,他們在保護、指導自己的兒女。有解嗎?

為何父母總不理解

雅嫻在外國航空公司擔任空姐已經四年多,薪水比她的同齡朋友們高出不少。一開始她也滿心歡喜,也確實見識到許多新事物。爸媽很喜歡她現在的工作,不但安定,而且很可能找到很好的結婚對象。

隨著時間過去,她漸漸感覺學不到新東西;繞著地球跑生活作息不固定,影響健康,在各城市之間漂泊讓她愈來愈難和朋友建立連結(包括婚姻對象)。再加上,因為她是外國僱員,沒有升遷機會,她在這間公司的空姐生涯,就註定在目前的職位上重覆。但這些因素,父母並不很理解。

雅嫻現在的苦惱是,如果她妥協,對不起的是自己的人生;如果我行我素不顧父母的辭職,親情關係會破裂;但只要正面和爸媽論理,勢必變成爭執,最後變成吵架,傷害已經脆弱而且緊張的關係。

如果她早幾年問我,我可能給她比較激進的答案。例如:妳就辭啊,不要理他們啊。

幾年前,我也會將父母試圖影響子女解讀為威權、控制欲、對兒女沒有信心。但這幾年自己愈來愈覺得,父母對兒女的牽掛,在沒有妥善表達、互相理解的情況下,變成了枷鎖,明明是在乎與愛護,卻變成尖爪獠牙互相撕咬傷害,也是人生一大遺憾。

我問雅嫻,她手邊是否有很好的工作機會在等著她?她又是否能再咬牙工作一段時間。她說,目前手邊沒有很讓她心動的機會,再做個一年空姐,應該也還撐得住。

好,那就用這一年,對爸媽實施「洗腦催眠」吧。

減少論辯,增加故事

其實,如同心理學家、行為科學家所指出,多數人的思維,認知什麼以及不認知什麼,並不全然出於純粹理智判斷的結果。年輕人不是,父母也不是。我們都是在生活中、書本上、電視裡…取得片斷破碎的知識,然後拼湊出想法,決定後來的選擇和態度。

雅嫻覺得空姐已經不適合自己,父母還覺得這個工作對她是好的,他們的想法落差其實來自資訊落差––父母接收社會上的主流態度,但雅嫻經歷到、感受到這個職務上真正的酸甜苦辣。如果雅嫻的父母,能得到更多真實資訊,也就是雅嫻知道的資訊、引發她覺得該換工作的資訊,她父母就很有可能轉向支持她。

「妳就多拿空姐工作的八卦,當作和爸媽聊天的話題––有個同事因為長期睡眠不規率,又生病了;哪個同事因為站太久傷了腳部關節;哪個同事和多年交往對象分手了;哪個同事被奧客欺負…。不必提出『所以我要換工作』的結論,就純粹分享生活、描述工作,結論讓他們自己去想。」

雅嫻點點說:「有啊,在我和他們提出要換工作的時候,我也有多多少少提到過,但他們就不聽。」

喔不,別在談到換工作的時候才講。當你提出一個和他們想法相反的行動主張,這時候他們想的就是說服你,辯倒你,這時候處於防衛心態。你講的,他們不容易聽進去,而且會找各種說法反駁你,又變成吵架了。所以,要在平常生活的時候,例如吃飯的時候,一起搭車的時候講,不要讓他們覺得你在和他們辯論。在講這些故事的時候,三不五時穿插自己的辛苦與難受之處,讓父母更了解你的困擾。

「但那不是太討拍了嗎?」雅嫻顯得有點為難。

能討拍時就討拍!

雅嫻平常在父母面前,是個逞強的女兒,辛苦和難過都往肚裡吞,也怪不得父母不了解她想換工作的急切感。

「你在各方面的積極和認真,早就證明你自己不是草莓了,不必在親子關係上證明。你現在的戰略目標,是把父母拉到同一陣線。要讓他們了解妳為什麼受不了這個工作,討拍是必要的––而且你是女兒,有優勢可以利用!」

除了讓父母理解現在的工作沒有他們想像得那麼好,也要讓他們漸漸明白,辭掉空姐的工作,後果沒有他們想像得那麼差。

「這也不要用辯論的方式說服,同樣要用小故事來說,例如,有沒有哪些你的空姐朋友離職後找到不錯的工作?和你背景相似的朋友是否在其他的行業有不錯的發展?你是否有看到不錯的工作機會,甚至你在創業的朋友們,有沒有人來邀請你去工作(暗示也算)?如果有,把這些故事多和爸媽提起。」

「但我爸媽超愛潑冷水。他們會說:哪行不是這樣?和他們說可能有別的機會,他們多半會回:想得美喲你!」雅嫻覺得有些困難。

大部分的父母都會像雅嫻說的那樣子回話。不過,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最後,關愛會勝利

「要記得,你沒有要讓爸媽當場就拜服你的論點。你在做的事情,是用你看到的故事、例證,一次又一次,涓滴細流地貫注到他們的思維中。每一次,他們都會澆你冷水、唱你反調,你就笑笑別答話,但他們都聽到了。漸漸地,他們心裡的天秤會位移。」

總之,和父母見解不同的時候,別反駁,別吵架,別和他們辯論,讓他們認為你站在對立面,只會啟動他們心理上的防衛機制。你不和他們吵,反而可能有時間靜下來想想你講的故事與經驗。

當父母聽到夠多的例證和資訊,他們會從不解與擔憂,變成理解和尊重,甚至支持。終究大部分父母對兒女的關愛,會勝過社會的主流見解和刻板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