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看一則幼兒園小孩因為不吃飯,在寒風中的戶外罰跪的新聞。新聞中看到不少家長提到:「我不反對處罰,但不能夠太過火…」。

換言之,大部分的家長都覺得「處罰」是可以被接受的,甚至是無法避免的。所以只要「不過分」,處罰可以接受。

因此,我有台灣朋友在臉書上問我,那什麼是「過分」的處罰?什麼是「不過分」的處罰?界限到底在那裡?小孩寫錯字罰寫十遍是「合理」的處罰,而罰寫一千遍就變成「過分的體罰」了嗎?

我聽到這個問題後,先跟我的朋友說了一個幾年前發生在我家小瑪同班同學身上的故事:小瑪班上有個同學,在課堂上打瞌睡,班導請他去洗個臉,或是喝點水。小孩照作之後還是很睏,問班導他能不能站一下。班導覺得無妨,就讓他站,但因為他會擋到其他小孩,站在兩旁又看不清楚,就一路退到教室正中央後方。

就在這位同學站在教室後方繼續上課之時,班上另一個同學的母親剛好幫小孩送東西到教室,一看到站在教室後方的同學就變臉。當天放學,校長就約談了班導,想瞭解她是不是有「不當管教」的問題。

這件事一傳十,十傳百,愈傳故事愈難聽,明明是個好好的老師,卻得在每次接新班級時的家長會被新家長質問,得一而再,再而三的重新說明當天的狀況,吃力的從家長身上取得信任感與敬重。

換言之,以色列的家長不認定為了維持教室秩序而體罰孩子是可以被接受的,處罰小孩也不是可以接受的手段。在以色列,沒有「只要不是過分的處罰就可以接受」這件事。

為什麼?翻開字典,我們可以看到處罰(punishment)的定義是:在斯金納等行為主學的心理學中,懲罰是指對個體的行為,施予痛苦或剝奪利益,以使其不再從事該行為的方法。處罰本身並沒有正向的教育意義,而只是消極的防堵,只有在教師與大人瞭解自己沒有能力透過教育方式改善小孩的行為時,才該有處罰小孩的方式。

因此,班導作為一個專業的教育人員,不能因為小孩沒寫作業而處罰小孩、不能因為小孩遲到而處罰小孩、不能因為小孩沒穿制服而處罰小孩、不能因為小孩考不好而處罰小孩…。一般而言,如果小孩有學習或生活適應上的問題,老師的做法都不是處罰小孩,而是找來家長與諮商輔導老師(甚至是小孩本身),一起找出解決的辦法。

如果小孩有學習上的問題,像是不寫作業,上課不參與討論…也沒有罰寫或罰站的問題。因為孩子的平常上課表現會呈現在學業成績上,小孩如果不做這些事,平時成績就會低一點-這不是處罰,而是老師給予小孩表現的適當評分。(當然,如果老師用與學習無關的事情扣小孩的分數,那就是處罰了。例如小孩上學晚到,所以扣數學成績兩分)

那以色列的學校有處罰小孩的方式嗎?什麼狀況下會處罰小孩?

有!

每間學校都會禁止暴力、故意搗亂、蓄意破壞…的行為。小孩如果不聽勸,第一次會先請小孩去和校長「談話」,以及導師與家長會談。一般小孩都會覺得去和校長談話是件很丟臉的事情,是很大的「處罰」,因為從校長室走出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之前一定是做了什麼大人覺得不好的事情。

如果小孩的行為沒有改變,第二次與第三次則由校長,導師,諮商輔導老師,家長與小孩一起「會談」。當所有的努力都做了,還是看不到小孩行為改變的可能性之時,校長會要求小孩轉學。

要求小孩轉學,是完全杜絕這個小孩行為在學校再次出現。

去年朋友的小孩被診斷是過動兒。在導師,諮商輔導老師,助教的協力支持下仍無法克服小孩在教室中干擾其他孩子的問題。在多次與父母會談,父母堅持不肯用藥,而學校系統無法支持起小孩的狀況之下,校長只能在說明校方能力不足的狀況下,希望父母將小孩轉至「民主學校」(democratic school),那裡更適合此對父母的教育理念,並可以提供小孩更彈性的學習空間。

這種狀況下很難說是「處罰」了這個小孩。但,是的。每個學校有自己的教學原則。一般公立學校認定學校是大家一起生活,一起學習的園地,小孩必須要能夠遵守某些團體規定,而讓系統可以運作,學習可以進行。

而不屬於這個原則下的小孩學習或行為狀況不好,代表的是小孩需要幫助與協助,而非處罰。 回到我在文章一開始提出的新聞。園方提到他們處罰小孩是因為小孩不吃飯,而家長覺得小孩一定要吃。小孩沒吃飯就變成是園方的「教學不力」,所以園方就罰跪。

罰跪就可以讓小孩吃飯嗎?或是說,小孩不吃飯時,要怎麼罰才能讓小孩馬上把飯吃完?是罰到小孩害怕嗎?作為一個媽媽的我,實在很難瞭解「處罰」與「吃飯」之間的關係。

我會覺得該先去瞭解小孩為什麼不吃飯這件事:是不是小孩之前吃了太多東西不餓?是不是小孩身體不舒服?是不是小孩不喜歡今天的菜色?是不是媽媽昨天做便當時不小心在菜裡放了太多鹽?…總是要找到原因,才有「對症下藥」的可能性。

所以,與其花時間去想什麼樣的處罰是可以接受的,「處罰」與「體罰」的界限在那裡,倒不如把這個時間拿去思考小孩的壞行為是從哪裡來?他在想什麼?為什麼他要做這樣的事?把小孩請來好好談話,瞭解小孩的思路與邏輯,這樣一定可以找到比處罰更一勞永逸的解決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