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韓國國會通過彈核總統朴槿惠的同時,12月份香港《信報月刊》,也刊出獨家訪問前三星主管、《三星殞落》作者沈正澤的內容。他爆料指出,在這次朴槿惠調查案中,查出三星被爆向總統閨蜜崔順實提供數十億韓圜,其實只是眾多利益輸送之一,有傳聞,三星集團甚至早已設立高達45億「賄賂基金」,用以買通行政、立法及司法界高層。

報導中引述,南韓媒體都設有「三星線」,報喜不報憂,因為若說三星壞話,很容易面臨起訴或「經濟制裁」(威脅撤銷廣告),「因為三星是一間只愛聽好話的公司」。早年,前三星秘書室高級顧問金勇澈出書踢爆三星黑金政治,懲罰就是「誅九族」。「他是全羅道人,三星感到被背叛,再也不請全羅道人。」

依據沈正澤判斷,外界都認為,Note 7倉促上市,是因為「Note 7想趕於iPhone 7前推出,其實兩者只不過差兩個月...最大原因還是Note 7由李在鎔親自監督。」沈正澤解釋,太子首次上陣,萬眾期待,上級施加壓力後,下級只會加速進行,即使再無辦法、再無時間,也只能似軍人般服從。其父李健熙1995年試過在2000名員工面前將15萬支手機銷毀,歷史正重演。

他還透露了一段小插曲。「2014年,三星內部稱為IM(IT&Mobile)的宣傳部及生產線起了爭執。結果,會長幫生產線,宣傳部被打入冷宮。」Note 7出事後,管理層藉口開脫:由於宣傳部不斷催促,導致生產部不夠時間研發。宣傳部白白揹黑鍋,從這件事可看出「李在鎔跟生產線較親近。」

報導中更提到,三星與青瓦台的關係更是盤根錯節,已經超出正常理解範圍。最近,三星被爆向總統閨蜜崔順實提供數十億韓圜,只是眾多利益輸送之一。主要因為三星電子最大股東是南韓國民年金(National Pension Service),「國民年金足以左右繼承,由崔姓議員管理,而他屬於朴槿惠陣營。」有傳聞集團甚至早已設立高達45億美元「賄賂基金」,用以買通行政、立法及司法界高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