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忙得要命,不是好朋友邀約,我真的很想多做一些事,什麼是朋友間的義氣?就是Sam需要我的時候,一通電話,隨傳隨到。

S型大轉彎

Sam在大陸打拼多年,沿岸城市幾乎都跑過了,這十年從兩岸飛歐美的長距離出差就有67趟,我看到他的護照,嚇到連自己的台胞證都不敢拿出來,簡直小巫見大巫。

他在科技業這二十幾年,坐穩高階主管的位置,看盡產業起伏興衰,最終還是免不了殺價競爭與代工的宿命,去年返台屈就另個產業的中階職位。

我常勸他「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普通職位若能將其做大,一樣也有價值,只不過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市場規模過小,要養得起他,真的很難,這一年他總是鬱鬱寡歡,上個月又回到大陸繼續打拼。

台灣大陸,大陸台灣,最後又殺回大陸,我戲稱S型人生。

Sam:「50歲啦,最後一搏,沒成功我就回台灣種田。」

「不會這麼慘啦!」我勸他。

「憲哥,你太正面了。」

泉州的小麵店

Sam最近去泉州拜訪客戶,一個非常鄉下的地方,有間小麵店,門框剝落,鐵窗生鏽,外頭紅色招牌看得出歷史,外頭有台空調室外機,裡面不大,有八張小桌,卻門庭若市。

重點是麵錢要用微信支付,老闆娘不收現金,門口招牌下方就有QR code,請客人自己去掃。

Sam把這事跟我講,臉上不帶一絲笑容。他說在大陸用app叫車,搭配線上支付的經驗,彷彿劉姥姥進大觀園般,說了七、八次「大陸變了」,他只是一年沒去,大陸彷彿進步二十年。大陸的進步不只電商、交通建設……許多面向都有長足進步,當然仍存在許多問題。

Sam不是第一個跟我說這些事的人,其實大家都有感覺,只是不願意面對,如今台灣該何去何從?政治人物想的,跟台灣人民想的,跟海外工作者想的,好像永遠沒有共識與交集。

以前的我們是「不願西進,所以南進」,現在的我們是「不能西進,所以新南進」,台灣人在大陸的優勢漸漸失去,我們的下一步是什麼?我身邊越來越多外商朋友的老闆從歐美人,變成大陸人,你是否也有如此經驗?

不只老的,還有小的

最近5年,我跑了一些優質大學的演講場子,認識不少優秀年輕人,最近有七、八位年輕朋友不約而同都到了大陸工作,不是台灣找不到機會,而是薪資、視野、格局,台灣完全失去競爭力。

早一點過去的K哥,32歲,卡到一個基層主管的位置,只花了兩年的時間,年薪衝上兩百萬,28歲的阿宏與Peter,也都有年薪140萬上下之譜,他們三位是大學學長學弟,一起到大陸打拼。

但臉書上都不想讓人知道他們在大陸,我問:「為什麼?」

K哥:「同學們總覺得我們背離台灣。」

我:「年輕人哪可能跟錢、前途過不去呢?」

K哥最近離職,返台找我聊天,我問:「你的下一步呢?」

K哥:「從北方換到上海,繼續在大陸打拼。」

「不考慮返台找新工作嗎?」

「我不會跟錢過不去。」

這就是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