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公司要推出一個新功能,有兩位合適的同仁可以接手負責,勢均力敵,難以做決定。老闆便先諮詢有7年資歷的同事,哪裡知道這位同事露出害怕的神色,搖著雙手說:「我沒做過,我不會做。」

老闆不作聲,轉身問有2年資歷的同事,得到的反應完全不一樣,「我沒做過,我願意一試,請問是不是會有人支援我?」

接著,老闆再轉回來對著第一位同事,面帶嚴肅的說:

「誰沒有第一次?你以為你只是拒絕了這個第一次,其實你是拒絕了未來的加薪與升遷。」

女神也是人,緊張到全身起紅疹

這個場面,讓我想起8年前的一場演講。

我是主辦單位,她是主講人,兩人在後台碰面,她對著鏡子喬著假睫毛,一根一根的喬著,手有些顫抖,經紀人靜靜站在一旁不發一語。看著她喬了半天,我便從鏡子去看,想看看可以幫上什麼忙,可是每一根睫毛都到位,完全沒有問題,不懂還在喬什麼。這時候,經紀人看了我一眼,用一種「你懂得的」表情對我輕輕一笑。

這一場是在交通大學,台下坐的幾乎是男生。她才站上台,手機全部亮出來,對著女神猛拍,咔擦咔擦響個不停,10多分鐘後開始演講,第一句話是—

「這是我的第一次演講…」

我回到第一排座位,離她有2公尺遠,眼見她從耳際、頸部到肩膀,小紅點一粒一粒冒出,布滿開來,再漫延到胸部紅成一大片,除了有化妝的部位之外,看得到的肌膚全部突起小紅點…

她,是隋棠!

那時候隋棠已在演藝圈奮戰6年,從模特兒起家,再到小螢幕,有了女神的封號,至於真正大紅是在2年後演出「犀利人妻」謝安真一角。直到今天,拍廣告、拍電影、結婚生子,擁有廣大的粉絲群,我都快記不得當年隋棠緊張羞澀的一面。

第一次,不遜才有鬼!

事實上,那一系列校園演講,除了隋棠外,我們也邀請到其他當紅的明星藝人來講他們的奮鬥歷程,有幾位也都是生平第一次演講,包括清大場的蔡依林、成大場的方文山,兩人都緊張到不行。

難以想像吧,蔡依林吔,演唱會賣票秒殺,在舞台上又唱又跳,大玩音樂風格與視覺形象,卻對演講感到極端害怕,後來經過雙方討論的結果,改用採訪的方式,由一位她熟悉的記者在講台上和她一問一答,即使如此,現場仍然有一兩次接不上話。

到了成大,方文山在台上,我坐在他的左前側,看著他的汗珠一顆一顆斗大的掉到地上成一片水灘,映著天花板的日光燈,還會反光呢!他可能沒有想到會冒大汗,隨身未帶手帕,我忙不迭地送上面紙,他竟然緊張到連面紙都不敢去碰一下。

誰沒有第一次?

誰的第一次不是遜呆了?

拒絕第一次,就是拒絕未來

第一次,總是令人緊張害怕。第一次一個人到國外出差、第一次打電話給客戶的總經理、第一次上台做簡報、第一次面對嚴重客訴、第一次爭取逾百萬元的大案子…太多太多的第一次,每一件事都是打從出娘胎就沒碰到過,而大家都睜大眼睛看著你是搞砸還是搞出名堂,可以想見內心的恐懼與焦慮,這時候很多人都會乾脆雙手一伸,往外一推說:

「我沒做過,我不會做,所以我不要做!」

看似只是拒絕「第一次」,卻是拒絕了整個未來,拒絕第一次後面的「無限多次」機會。所有的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都是從第一次開始,不想為了「第一次」而緊張害怕,就等於選擇沒有未來的職涯,必須為將來「沒有其他更多次的機會」而緊張害怕。

從7-11轉換跑道到全聯社的徐重仁,幾乎是台灣連鎖超商超市的經營之神,即使如此,徐重仁仍然不諱言,剛掌7-11時,每天都會碰上一些平生的第一次,也會沒有自信、緊張害怕,可是他告訴自己,這不過是沒有經驗,缺少練習罷了,唯一的辦法就是—

「不斷練習,直到焦慮解除。」

很神嗎?不過是熟能生巧罷了!

你練習什麼,就會得到什麼。我看過一部短片,主講人說了一個故事,極具啟發性—

在鄉鎮的廣場裡,有一位神射手表演射箭,正中靶心,百發百中,圍觀群眾無不拍手叫好,唯獨有一人不以為然,還說:

「這只是熟能生巧罷了!」

神射手氣極了,要對方也來試試看,可是此人沒有迎戰去射箭,反倒是搬出一個大油桶、一只細瓶子,接著掄起大油桶舉高高,再將油倒入細瓶子裡,卻一滴油也沒溢出來,神射手看得下巴都要掉下來,雙手一拱說:「佩服!佩服!」對方也回禮並謙遜的說:

「我是一個賣油郎,只是熟能生巧罷了!」

是啊,凡事都有第一次,而大家都一樣遜!練習什麼就會得到什麼,各行各業的行家達人不過都是練習再練習,熟能生巧罷了!他們都是從第一次開始起步的,越過害怕恐懼的心情,不斷在內心對自己做信心喊話,告訴自己:

「如果我現在氣喘噓噓,是因為我在爬上坡。」

「如果我現在緊張害怕,是因為我正在進步。」

「如果我現在焦慮不安,是因為我還可以再練習。」

下次老闆再交給你新的差事,不怕!不怕!只要練習再練習,就可以蓋過缺點,解除不安。成功,只是熟能生巧罷了;現在還未成功,也只是還不熟而已。

本文經「Yahoo奇摩新聞專欄」同意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