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的教育現場有一種職位,叫「鐘點教師」。

鐘點老師上一節課就領一節課的錢,(小學一節課260元,如果一週24節課,一個月領不到兩萬五)沒有任何其他的津貼或福利,沒有三節獎金也沒有年終獎金,放颱風假對鐘點老師來說就是少上了幾節課,少了幾節課的錢......

這樣的制度最後傷害的會是誰呢?除了被剝削的鐘點教師,最糟糕的還有這個制度服務的對象––學生。因為制度不合理,本來就無法要求老師用額外的時間備課、改作業,更別談什麼補救教學或額外的教學研習會議...

即使如此,盡心盡力的鐘點老師還是非常多,畢竟很多人確實熱愛教育的工作,錢少是一回事,有機會在教育場域實現夢想,很多還在流浪的老師不會計較。

可是,很多認真看待工作的老師,不代表這樣的制度應該被認可,更不應該覺得,反正當初已經白紙黑字簽下了合約,就什麼都不用再多說....

我想說的是,12月是很多代課老師急於要爭取代課的月份,因為如果可以在12月有代課紀錄,代表仍在職,就可以領曾經代課比例的年終獎金,但是,這件事卻凸顯了鐘點老師的更弱勢,就算鐘點老師還是在教育的崗位上,但因為鐘點老師的契約完全沒有年終獎金,如果前半年曾經是代理教師,本來還有機會領到不到半個月的年終,但一般而言,鐘點老師已經被排滿了課,通常已經無法再去代理公假。

鐘點教師要領年終到底有多難—

1.鐘點教師是完全沒有年終獎金的,我說有年終的前提,是鐘點教師前半年(104學年度下學期)可能是代理教師,或曾代理過產假婚嫁之類的代理教師。(編按:代課,代一節算一節,只算鐘點,代理是包含這個老師所有的職務,不只課務。所以科任被認為上完課就完成,就只能算代課,導師要照顧學生所有的時間,才能算代理。 )

2.如果鐘點教師想領年終,就必須能在12月代理到一天的公假,這個公假還必須是導師,不能是科任老師(課再多都不行!),還不能是低年級或星期三的假,因為下午沒學生,正式老師要備課、研習、改作業、整理教室....,可是代理老師不被認為要幫忙處理這些...。

3.如果服務的學校不體諒,鐘點教師就必須找其他學校的機會,如果順利找到,還必須自己付費請別人來代自己的課務,才有辦法去其他學校代理。

這個制度行之有年,很多老師忍氣吞聲,上的課比正式教師多,領的錢卻少很多,之前還聽說過要求鐘點老師要出期中期末考試題。對一位還在流浪的年輕教師來說,現在吃苦,可以建立學校的信任與人脈,之後也許有機會,因此什麼話也不敢說,擔心得罪了主任校長,可能在教育圈被封殺...如果有機會可以考上正式老師就一切太平了!

如果看過目前教師甄試的考卷就會知道,這個制度是設計給適合讀書的老師,所以,很多代理教師埋頭苦讀,但像是班級經營、備課、教師研習、教案設計或教師社群的教學對話....這些無助於教師甄試,但是教育現場非常重要的工作,卻無法從教師甄試中被看見,埋沒了許多優秀的流浪教師。

如果服務的學校夠貼心,能把自己12月的校內公假代課機會留給自己學校的鐘點老師,這樣也能讓他在相對熟悉的環境代理老師職務,順利領到不無小補的年終獎金,對老師對學生都好。可是,卻不是每個學校都會這般通情達理。

熟悉法令的會說,任用代課老師本來就是學校行政的權責,請假來代課,這樣不合理,很奇怪。還有人會說,如果這樣做是不是有圖利之嫌?!

這個體制還真是會見機行事啊,設計制度的時候吃人夠夠,連這種派遣教師制度都設計得出來,都不會說不合理很奇怪什麼的,後面執行法令倒是剛正不阿得可以。

制度讓我們無力,但屈辱來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