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這戒指是我們兩個人的祕密

「俊鎬的媽!妳知道妳兒子今天買什麼送我嗎?」

「什麼?」

「他買了小黃瓜。小!黃!瓜!」

「小黃瓜?喔!媽,他真的很好笑耶。」

「不好意思的是,他說沒有買媽媽的份耶!妳一定很吃味!」

「呃!太過分了吧?」

某天,正值我在採訪和拍攝,感到疲累時,婆婆打了電話來,她的聲音如銀鈴般清脆,我猜想她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好事,結果不出所料--她得到了孫子的大禮,而且還是小黃瓜!到了夏天,婆婆總是做醃小黃瓜、黃瓜泡菜......每天都跟小黃瓜形影不離。或許是注意到奶奶這個樣子,聽說兒子回家時兩手各拿一條小黃瓜,樣子十分威風

事情是這樣的,那天幼兒園舉辦了市場遊戲之類的活動(類似義賣會的形式),要求學生從家裡準備一些東西,於是我們讓他帶了幾本書去,小黃瓜應該就是從那裡拿到的。

但是我內心有點不是滋味。一開始覺得他很可愛,明明手上是小黃瓜,卻像是拿了暗行御史的馬牌回家,所以我笑了。但是隨著時間過去,我開始覺得不高興。奇怪,這傢伙真過分,竟然說沒有媽媽的?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難道我比不上奶奶嗎?還有,婆婆用那種「妳活該」的語氣刺激人,也讓我覺得很討厭。這樣不行!我得採取行動!

下了班,我一臉喪氣地回家以後,輕輕撥開一邊叫「媽媽」,一邊跑來玄關的兒子,對他的招呼愛理不理,逕自走進房間。他帶著狐疑的眼神追了上來,但我裝作不知道。那天,我沒有唸書給他聽,也不跟他對看,聊一天是怎麼經過的。我要讓他徹底知道,害媽媽難過會受到什麼懲罰。

因為跟我講話,我都不理他,於是他就像一隻想大便的小狗,一直到睡前都不停在我身邊徘徊。那樣子既好笑又令人心疼,因此途中我也想過乾脆笑著讓這件事過去,但是既然已經開始演了,就不能隨便停手,於是我繼續忍耐著。

然而那天晚上,兒子梳洗完、刷好牙,換上睡衣進房後,遞給了我一個東西。

「媽媽,那個......」

「......」

「我幫媽媽買了禮物。」

「禮物?真的嗎?」

我的雙眼為之一亮!是寶石戒指—塑膠戒環上鑲著紅色珠子的美麗戒指!因為愧疚和感動,我差點就要哭了。等一下!那他為什麼不說,害得我誤會他?

「可是......這件事要對奶奶保密,因為我跟奶奶說沒有買媽媽的禮物。」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跟奶奶說?」

「買給奶奶小黃瓜,可是買給媽媽戒指,我怕她會生氣。」

「喔!天啊!我的兒子~謝謝你!啾~」

「所以,這戒指是媽媽跟我兩個人的祕密。知道嗎?」

這戒指是祕密,是你我之間的誓言。我和兒子勾勾手指頭,立下了約定。將戒指套到我的手上後,兒子靜靜地睡著,我則是盯著他看了好久好久。幸福如同嬰兒爽身粉的微香飄來,讓人久久沉浸在其中。然而,戴著戒指躺在床上的那晚,我心想:「因為這只戒指,看來我一輩子都要被你綁住,像婢女一樣奉獻自己了啊!」

果不其然,那直覺並未出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