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兩個朋友,A君在大公司工作十多年後單槍匹馬來到上海開創屬於個人的事業版圖,憑藉長時間累積的經驗和人脈,幾年內從數人小公司擴大成中型企業,站穩腳跟的他把老婆小孩接到上海,至此,事業家庭得以兼顧,為下半輩子幸福生活打下基礎。

工作關係,A君常跑我當時居住的北京,每次來總會打個電話,和他碰面不容易,白天忙生意,晚上又有各路廠商邀約,見到他的兩次,一次在餐廳,一次在KTV,都是眾人聚會的場合,曾經嘗試邀他到家裡吃飯聊聊,對他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他說他在自己家一年都吃不到幾頓飯,何況是別人家!

A君的言談內容有個基調,那就是「忙」,工作和生活讓他忙得天昏地暗,一天有48鐘頭都不夠用,而從事業成長速度來看,要不忙大概也很難,但每次聽他抱怨,我的直覺反應是何不放慢腳步?他的回答也很直覺:那怎麼可能?生意怎麼辦?員工怎麼辦?我說:怎麼辦?講難聽點,哪天身體撐不住倒下來,還不是該怎辦就怎辦,他說:真有那天再說吧!

T君同樣在大公司打滾多年並一直待到退休,他從小在鄉下長大,雖然後來長年生活在大城市,但對耕作農田和養殖禽魚的農村野趣終未曾忘懷,退休前幾年在城市近郊租下一塊菜園,種菜成了他週末假日的主要休閒活動,退休後一不做二不休,到南部買了塊農地,自建房舍,整地挖池,就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今年早些我去T君的農舍住了兩天,跟著他一起體驗農村生活,看他夫妻倆忙完菜圃忙花圃,忙完花圃忙魚池,忙完魚池忙雞鴨,時間一到還得放下手邊工作,抽空餵飽自己和三條狗。忙嗎?當然,忙得天昏地暗,一天有48鐘頭都不夠用,但卻從沒聽他倆有過任何一句抱怨。

在我生活四周,像A君這樣以事業為重的人是主流,其中有些確實因為生活壓力不得不然,但也有不少在邁入中年之際,明明擁有調整或改變的條件,卻因慣性使然,跳不出制式生活。事實是,他們多數根本不知道除了忙碌工作之外,生活還能有什麼其他選擇,如果非要停止為事業打拼,生活很可能就此失落無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