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一位研究所的日本同學來台北參加公事上的會議。我們決定在那天晚上下班之後碰個面,畢竟已經超過一年沒有見面了。

我同學年紀大約35歲,約一年前剛生第一個小孩。在拿到MBA學位之後,她一開始先是在麥肯錫的東京辦公室當顧問,然後在一間非常大且非常保守的日本企業東京總部找到工作。在過去幾年,她升遷速度很快,最近成為整個事業單位中最年輕的負責經理之一。

在學校的時候,相比於其他比較害羞或矜持的日本女性同學,她是比較直接、有自信,而且很關心職場上日本女性領導者的未來。在晚餐快結束,我問她最近安倍首相非常公開鼓吹日本女性在企業和職場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而不只是當家庭主婦和媽媽之後,事情有什麼改變嗎?

我的同學回應:「好消息是,沒錯,表面上,雖然數字上提升速度很慢,但真的有改進。從2012年開始,有100萬的女性進入到日本的職場上。去年,一個非常有指標性的法律通過,任何超過300人的企業,一定要回報他們有多少女性員工和主管,並且要設定目標去升遷她們。目標是要強迫企業做的更好,並且放更多心思在女性員工上。」

放這麼多心思在女性加入職場,特別在21世紀以來這幾年,對於聽到的外國人來說往往是很奇怪的。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有什麼奇怪或特殊的地方?

但傳統上甚至到今天,相較於其他已開發國家,日本傳統社會依然非常以男性為中心,女性有其他非母親或家庭主婦的角色,或甚至把其他事情的優先順序高於家庭或小孩,依然是非常難被接受的概念。

我同學說,當女性告訴她們比較年長的朋友或是家族成員,即便她們已經有一個小孩或決定未來還會繼續生小孩,但她們沒有打算改變生涯規劃或是辭職的話,最常見的反應是她們的丈夫很可憐或是她們很不在意家庭。直到最近幾年,一般大眾的意見才慢慢開始支持她們,有超過一半的民眾認為,新手媽媽在生完小孩之後繼續工作是可以被接受的。

是的,直到最近,才有超過一半的人認為這樣是對的。

基本上安倍政府來自日本政治上比較保守的一方,傳統上比較對抗女性主義,所以他對於在職場上提升女性地位的努力會引來複雜的反應並不令人意外。很多日本女性覺得現在的政府真正的焦點不是真的要支持女性或提升女性職場地位,而僅僅是要注入更多勞力進入到一個人口日漸減少的國家。

但為什麼這個女性加入職場的話題對我們來說這麼重要呢?

以日本為例,如果有一半的女性人口因為過時的思維、性別歧視或職場規則,導致一旦她們結婚或生小孩之後,就永遠不再回歸職場的話,這代表著有上百萬受過高等教育在各個領域的女性每天都待在家中。她們的天賦、技能和特殊的觀點都被浪費了,甚至還不說有多少教育和教養的資源花在她們身上,而除了她們自己的家庭之外,她們無法貢獻更多給社會。她們本來可以對於整個社會和國家有更多正面影響的。

在日本,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因為日本女性比其他已開發國家的女性來說更健康、更長壽,甚至教育水準也更高。

因為傳統沙文主義或是不公平的性別政策而失去這一切,對於任何國家來說都是一種恥辱。

我記得當我們自己的新媒體公司關鍵評論網要開始的時候,我們研究過非常多世界上許多最新的高品質媒體新創公司。他們許多都有很高比例的女性讀者,即便許多內容並非特別為了要滿足女性讀者而打造。

有一次,我有機會問了我們其中一位高級顧問這件事情。他笑著說:他們已經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媒體公司上看到類似的情況,尤其是成熟已開發的國家裡面。所有這些已開發經濟體都有類似的特點:

「他們最近都達到一個情況,平均職場上女性現在都比平均男性有更好的教育水準,也有更高的消費能力。許多這些國家現在女大學生比男性更多,有些甚至女碩士或博士也比男性多。

未來市場,特別是在高品質產品或服務上,絕對不能忽視女性人口的需求。今後,越來越多高學歷和有能力的女性會在市場、企業、國家或整體決策上扮演更重要的的角色。任何忽略或試著要阻擋這一點的企業、組織或國家,只會怪他們自己因為歧視而沒有善於利用這巨大資源。」

就像日本一樣,在台灣或亞洲社會許多地方,依然有偏見或關於女性應該怎麼做、他們應該怎麼想或表現的傳統思維,我們一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這就是為什麼男女同工同酬很重要。這也是為什麼年輕母親合理的福利和保障他們工作,值得我們去爭取。

這也是為什麼當老一輩親戚或是甚至陌生人在工作面試時問:「你剛結婚?你什麼時候要生孩子?你為什麼不結婚呢?難道你不想要孩子?」是非常不禮貌,有時候甚至是性別歧視和騷擾的原因。

要讓我們每天生活的社會更公正,我們還有更多事情要做。

在一個鼓勵新點子、創意和多樣性去啟發刺激和交流的全球化社會,如果任何組織或國家,透過歧視或是壞的、過時的政策,直接或間接封殺超過一半的人口,不讓他們的多樣化技能、教育或背景有更多參與的話,又能有什麼好的結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