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職半年,根據各項民意調查,蔡英文總統和蔡政府的民調滿意度一路下滑,而且,尚無看到谷底的跡象,不論蔡英文的滿意度是四成還是三成,台灣民意基金會指出最重要的事實:半年內聲望下跌將近三成(28.5%),最神奇的是,套用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的說法:這是在「完全執政」,既無強有力反對黨杯葛(國民黨因為黨產被清算,瀕臨破產)、外無強敵入侵的狀態(北京顯然完全懶得理會蔡政府),遭遇「權威的危機」。

用白話文詮釋,蔡政府民意滑落,不是有人鬧場,而是自己搞砸了攤子。而且,其中大部份的責任得蔡英文自己扛起來。

沒人鬧場自己砸攤 民調下滑責任還得蔡自己扛

以台灣民意基金會分析「蔡政府逐漸站在民意對立面」的五大政策而言,其實,不全然真的站在民意對立面,而是蔡英文或蔡政府前恭後倨的「姿態」,讓自己落得左右開攻卻又攻守無力,進退兩難又找不出「轉進」(逃離現場)的法門,結果戰場一個一個開,沒有一個收拾得了,不論支持或反對方,沒有人滿意蔡政府處理的方法,或者,蔡政府根本沒有方法,就如同調查中顯示過半數以上受訪者,不認為林全內閣有解決問題的能力,而問題又豈是林全內閣能處理?

以相對沒有太強烈政治性的勞工七天假、日本核災區食品開放進口、乃至婚姻平權法案,都是選舉前蔡英文總統或民進黨曾經明確表態過的政策,日本食品在馬政府末期,民進黨強烈反對,轉身執政後民進黨政府不可能以馬政府要所以自己才要做為合理化的理由,如果真要對比,馬政府當時準備開放,反對者何止民進黨?國民黨立委群起叫停,如果國民黨立委都擋得下來,民進黨立委卻阻擋無力,只可能讓民進黨執政聲望再下滑一階。

曾經的承諾兌現不了 自陷進退兩難

婚姻平權法案亦然,選前總統本人表態支持,選後卻問「有這麼急嗎」?修法方向轉而為另立專法,對此一贊成與反對方幾乎勢均力敵的法案,激起的對立情緒超乎預期,修民法反同者強烈反對,訂定得法反同者是否完全接受未必盡然,但挺同者的抗議勢必升高,一樁「美事」卻讓蔡英文成了裡外不是人的豬八戒,莫怪游盈隆會以「炸彈」形容,問題是:蔡政府或提案立委有空間「暫緩提出」嗎?而暫緩是緩一個月還是緩一會期?還是緩這一任?對同運支持而言,蔡英文選前表態形同「承諾」,蔡英文此刻可曾懊惱自己開了一張不論兌現與否都會炸鍋的支票?

炸鍋的支票豈只這一張?勞工假更是典型,而且,選前就在勞資兩方同步開票,面對勞工說辛苦,面對資方說假太多,待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拍板,工鬥團體抗議如影隨形,悶聲不吭的老闆們,不論法案通過與否,對蔡政府的信心大概已經涼了大半,欲期回心轉意的可能性近乎零,不只為了勞工假,而是為了兩岸與經濟政策,選前蔡英文保證陸客不會少,當然跳票,不只陸客還有陸生、不只陸生還有陸資,固然壓力來自北京,但這只印證了蔡英文沒能拿出「九二共識」之外的兩岸互信門徑。

如果斷了兩岸交流,台灣經濟依舊欣欣向榮,也是一個方法,問題是看來沒這個可能性,如果說勞工、食安和婚姻平權是非政治的炸彈法案,兩岸和經濟就是環環相扣高度政治性的壓力鍋,愈悶只會愈緊張,復興航空無預警解散或許只是寒冬將至的第一場雪。

不正義的手段無法達到正義

蔡英文曾自許將是最會溝通、聆聽民意的政府,看來她陷入了民意的兩難;蔡英文還曾說將要團結國家,很遺憾的,她標舉的轉型正義,在立法院三兩下通過了有違憲違法之虞的不當黨產條例,還三兩下推掉了原住民立委要求的將原住民納入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不當黨產條例是台灣民主開放後的難得一見的惡法(集遊法也是,但還修得動),由國會多數賦予行政獨裁的權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獨斷獨行的結果,是讓支持處理不當黨產的人,都無法對民進黨按讚,因為不正義的手段不可能達到正義的目的!

促轉條例排不進二、三讀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實在難論,蔡英文大概不可能把自己承諾行政院設促轉會、總統府設真相及和解委員會完全拋諸腦後,但當她還沒想清楚雙頭馬車如何並行,其結果落到像黨產會被潑糞般大有可能,蔡英文不能不想想到底要把自己的聲望拉到多低才過癮?

民主社會的任何政策都不可能獲得百分之百的支持,但能做到正反兩方都不滿意,確實也不容易,而從蔡英文決定主持執政決策協調會議,單一法案都要她親自拍板開始,林全內閣就不可能再為她分擔更多的責任,她的承諾要不要兌現?如何兌現?都得由她的對話才可能開始溝通,這半年累積的社會氣氛,可以預言失敗的機率遠高過成功,蔡英文唯一可以安慰的是:即使民調數字還會下探,但她的任期不會因此減少,她還有三年半,難過的是台灣社會,至少還要再熬三年半!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