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說看,我是不是全台灣最年輕當主播的人」,當年小綠25歲,當上假日兼職主播,用上揚的語調甜甜地問我,我被她驕傲的神情與直白的問題震住,無法說出答案!

說來也難怪小綠驕傲,她可是在學生時代就上過PTT表特版的校園美女,套句她常說的話,「我不覺得我是幸運耶!是剛好而已!」是啊!中了基因樂透,當然也是一種能力,且別人還學不來。

3個視角,讓你看清楚職場的遊戲規則

為什麼小綠這樣顧人怨的人,卻可以順利拿到主播的寶座呢?

小綠的視角:

我從大學時就決定要當主播,不然幹嘛放棄去當展場SHOW GIRL輕鬆賺錢的機會,跑去電視台當工讀生,賺少少的一百多塊時薪,就是為了打人脈啊!我心裡清楚得很,主播是賺青春財,當然也有人播了一輩子,但我不見得是那個幸運的人,所以要趁年輕,快點拿到位子,所以上次我跳槽的時候,就跟面試的主管說,我要當兼任主播,不然我就不來上班。

「唉喲!職場談條件,從面試的時候就開始,不是等錄取後才來苦熬的,那樣的方式雖然也能拿到,但太久太久囉!有電梯可以搭,幹嘛爬樓梯抽號碼牌啊!」

「至於出國採訪,呵呵!是主管讓我去的啊!你們不開心,就去跟主管說啊!背後說我閒話,也不能阻止我出國採訪啊!」

主管的視角:

小綠很有企圖心,面試的時候她說薪水好談,唯一條件就是她要播,播報只要漂亮、上鏡就有一半的條件,她口條好、外表佳,還真看不出哪裡不能播?她面試時,不是漫天開價的要求加薪,只開口要個播報機會,也算是合理的要求,至於薪水的部分,才是企業最愛在乎的成本,給她播播看又不會增加成本,如果播得不好,之後把她換下來,對公司來說也沒什麼損失,播得好,不就是賺到一個潛力明星。

任何主管看到一個有企圖心、腦袋又清楚的求職者,誰都會錄用她吧!至於愛踩同事線路,大家都討厭她這部分,「拜託!我們又不在選孝行楷模、好人好事代表,還要經過道德檢測嗎?她出國採訪的新聞都很好看,有實力就夠了,不給這種有實力的去,難道就要謹守線路原則,給一個我派出去都會擔心的人去嗎?如果我都照線路派人出差,菜鳥記者卻頻頻出包,她雙手一攤說聲,對不起!我沒表現好,我能拿她怎樣?這種出國重要的採訪,多出包幾次,我自己的位子就不保了,我還要不要在江湖上混啊!當主管的人看的是績效跟能力,不管黑貓白貓,要能咬老鼠才是好貓啊!」

同事的視角:

我們都討厭小綠,為什麼?因為我們排隊等著播很久了,每天這樣認真跑新聞,居然得不到播的機會,她憑什麼一來就開始播,漂亮就可以播嗎?那新聞的專業在哪?她懂立法院生態嗎?她懂財經嗎?什麼都不懂,還狂踩線,只會爭取爽的出差機會,我們都很不屑她,主管就是愛她這種狗腿人,主播在我們心中地位是很高的,要有專業能力!都是這些花瓶主播,每天只會在臉書上放一些美食盤子比臉大的照片,難怪讓社會大眾覺得我們沒腦,覺得我們沉淪!

工作難論公平,重要的是你的職場目標是什麼?

三種視角,你能說誰有錯嗎?恐怕都很難,以小綠跟同事之間視角的差異來看,除了情緒上的踩線路的愛恨情仇外,對主播這職務的定義,就有很大的落差,小綠認為這是青春財,所以主播對她來說,確實是花瓶,但對那些認真跑新聞的同事來說,主播有專業性與權威性,不是花瓶,是新聞的桂冠,要有實力的人才能摘下,這兩種類型的主播都存在,因為屬性不同,職業壽命、薪水、以及社會公信力也大大不同,小綠可能早早拿到目標,也閃電離開這行轉業或者結婚去;認真跑新聞的人如果當上主播,也許就能成為「你所信賴某某某為您做最權威的播報」,或是「我是某某某,我在最權威的頻道為你開票」這種重量級的主播,雖然卡位卡得慢,卻能一播就播到四、五十歲!

很多人都說職場圓夢很難,這點我倒是不覺得,以小綠來說,她的願景就是當主播,所以學生時代薪水高的SHOW GIRL工作,比不上打人脈基礎重要,每一場面試都要接近夢想一點點,且誠實大聲說出自己的想要,非常對得起自己。

條條道路通羅馬,能夠直線到羅馬,還是繞了很久的路到羅馬,最大的差異點恐怕是,你對未來職場願景,有沒有好好的策略性的規劃。

本文獲黃大米粉絲團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