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財務風暴擴大,傳仁寶重傷」11月中,台灣媒體的財經版面,陸續出現這樣的標題。在台灣,民眾對樂視風暴的感覺可能不明顯,但在中國,靠網路影片起家的「樂視」,在這幾年,可是熱門新聞的常客,樂視主推的「超級電視」、「超級跑車」概念,更被視為新經濟的旗手。

樂視的興起,算是中國視頻界的「傳奇」,特別是得到一些獨家合作的機會,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根據維基百科,2005年,樂視網與中國三大移動通訊商中國聯通合作,成為串流媒體內容提供商;2006年,樂視網開始與中央電視台展開電視合作運營。2007年,樂視網為央視手機直播春晚提供支援;2008年,樂視網又與中國電影集團簽署網路影片和手機影片的獨家合作。2010年,樂視網又拓展樂視TV雲影片超清機,布局網際網路電視。

在網路視頻中站穩腳步之後,樂視又開始橫向發展。包括:互動式廣告、超級電視、電子商務,都是他們的新事業。平心而論, 樂視推動「互動式廣告+電子商務」的手法,確實讓人印象深刻,特別是在2014年,《我是歌手》第二季開播以及世界盃,透過網路與電視觀眾進行互動,即時評分及講評,開啟新一代娛樂的方式。

中國特色的600億騙局?》跨足電動超跑,又會賣高檔紅酒,這樣的網路公司,不是騙子、就是傻子!
翻拍自21世紀經濟報道

2013年3月5日,樂視網宣布將聯手富士康,聯手打造樂視超級電視和樂視盒子等產品,形成全面的「平台+內容+終端+應用」生態系統。2014年4月份,樂視果然推出4K電視,標榜「我不是一台4K電視,而是一套完整的4K大屏互聯網生態系統」。最具吸引力的是花台幣兩萬元買電視,還附兩年樂視會員獨家服務。

可惜推出後反應不佳,網友坑爹一號就為文指出,「實際其效果實在令人不滿意...效果根本達不到4K,滿螢幕的畫面充滿了噪點」。

不止在中國,2015年9月,樂視正式進軍香港及南亞電視市場,還透過收購,包括成功入股中國老牌家電商TCL集團,成為第二大股東。樂視集團董事長賈躍亭,今年親自遠征俄羅斯,成立分公司,成功拿下2018年俄羅斯足球世界盃轉播權。

野心最大的,要算是樂視透過收購中國的易到用車、酷派,與超跑製造商法拉利合作生產「樂視超級汽車」。董事長賈躍亭還在北京車展上,展示了超級汽車。為了生產超級汽車,6月23日,樂視斥資2.5億美元收購雅虎在矽谷聖塔克拉拉近郊,將近20萬平方公尺的土地。

比較誇張的是,樂視也進軍紅酒市場,成立「樂視美酒」。賈躍亭找來了同窗好友李銳,企圖利用電商平台,打破紅酒暴利的市場規則,李銳曾說,一瓶進價大概100元人民幣的智利葡萄酒,飯店裡賣到了1380元,誓言打破這種極其暴利的行徑。15年趁著電視劇《羋月傳》熱潮,推出定製羋酒,3個月就賣出10萬套,還說,可以藉著易到用車的服務,用不到兩小時時間,就能將紅酒配送到中國各地。

一切美好的規劃,曾經為樂視掙來好名聲,今年還獲得「創業板最佳董事會」、「最佳新媒體運營」等獎項。不過,第三季之後,看似陣容堅強的樂視王朝開始出現漏水。11月2日,市場傳出,樂視欠供應商100多億人民幣,樂視否認,但股價在三天仍急跌10%; 8日,路透社報導,樂視在美投資的電動車製造廠,拖欠工程款,內華達州財政部長Dan Schwartz直指是「龐氏騙局」。

中國媒體《新京報》也報導,樂視在中國價值600億人民幣的投資計劃毫無進度,位於浙江省德清縣莫干山的「超級汽車工廠」預定地,長滿雜草,完全沒有施工跡象。另外,位於天津薊縣的「樂視超級生態城」,則遭當地官員透露,還未簽訂正式協議。

不僅商業模式被質疑,樂視風波甚至牽扯進政治鬥爭。

樂視靠影片網站起家,在中國,不論是視頻,或是網路產業,都有特許行業的特性,必須與主政當局,保持良好的關係。大世紀網站的報導就稱,一直自樂視背後扮演「門神」的人,其實是胡錦濤身邊第一秘書令計劃的弟弟令完成,靠著令完成的牽線,中國高官都成為樂視的股東,包括:前中國銀行副行長王永利、前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韓方明、前上海浦東新區副區長丁磊,都扮演神秘的「通關」高人,樂視之所以能拿到一些特定節目的授權,靠得就是在政治紅線與利益之間游走的這層關係。

不過,隨著令計劃在習近平的反貪禁奢運動中,被打壓為「新四人幫」,樂視的大靠山漸漸失了影響力,間接也使得樂視的諸多特權難以持續。

大陸媒體21世紀經濟報道說:「大家都說,樂視走得太快了,錢袋子跟不上了,因為攤子鋪太大了!」,其實,這豈止是樂視一家的問題,為了迅速長大,中國「澎風」企業其實一點也不稀有,一旦泡沫同時破滅,中國經濟恐怕更難樂觀看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