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在GoPro開的第一個會,所有的男生都戴著帽子,身上有著刺青,還有人拎著滑板走進來,各個看起來都還是大學生(而且長得很帥),讓我覺得,在這裡上班也太酷了吧!」

Leslie,身為一位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沒有身份,沒有特殊背景,憑著努力和毅力,一步一步走到現在的路,在美國加州GoPro總公司擔任行銷分析師。

別人在讀書的時候,她在......?

北一女,台大圖資,紐約大學(NYU)行銷研究所。在紐約唸書時,就下定決心要留在美國工作。但是身為一個外國人,礙於身份,要在美國找到工作是非常困難的事。Leslie早就認知到這件事,所以還在學的時候,就非常積極尋找實習機會。在GoPro之前,她做過兩份實習,一份part-time,一份全職。

第一份實習是在一間剛起步的行銷顧問公司,做marketing coordinator(市場協調師),蒐集客戶資料讓團隊可以去提案;第二份實習是在一間較具規模的會議公司做SEO(關鍵字搜尋優化),跟著SEO Manager學習實務技巧,更有機會將課堂上學習的理論,應用在實務操作中。而之後的工作也有請這間公司的老闆幫忙寫推薦信,在美國這類非常注重connection的求職文化中,幫了很大的忙。

畢業後的第三份工作是廣告公司part-time,除了累積更多實務面經驗,因為是間大公司,放在履歷上也是有小小加分的作用;第四份工作,終於來到第一份正職,是位於奧克蘭的軟體新創公司,剛進公司的時候,公司規模才六人,待了一年多要離開的時候,公司已經擴編到20人。「在這裡的一年多,實在是太苦了,壓力大到我每天掉頭髮。」Leslie苦笑著說。

在新創公司的壓力,反倒是她成長的捷徑

「但回想起來,我能走到現在這一步,都多虧了這段壓力極大的一年半。」

因為服務的客戶幾乎都在歐洲,各地區時差的關係,Leslie每天早上七點就要在線上開會,晚上也無限加班,幾乎沒有自己的時間。在新創公司人手少,一個人要當五個人用啊!但也是因為公司編制小,每天都可以跟CEO聊天,肯用心做事也一定會被看見,Leslie進公司半年就被分配到公司最重要的客戶,並升為Manager,手邊帶了兩個人。

「辛苦有兩種,一種是盲目苦做實幹,一種是知道自己為了什麼而忙。我一直都期望自己是後者,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一邊吸取經驗,一邊看有沒有更好的機會。」於是,辛苦有了代價,香港Google和美國GoPro的機會來敲門了!幾經考量,因為地理位置關係,Leslie還是決定留在美國繼續奮鬥。

文化衝擊

當然,並不是進去了一間很大的跨國企業,就一切順遂,更直接的文化衝擊正等著Leslie。

GoPro是一間很「美國」的公司,意思是大部分的員工都是白人。整個美國總部行銷團隊只有兩個華人,另一位還是ABC,在台灣長大的Leslie,花了很多時間調適自己在同事中的角色位置,學習怎麼和團隊相處。

「前三個月我發現自己因為語言和文化背景的關係,和大家格格不入,不太知道要怎麼融入他們。但後來我發現其實是因為大家和我講話時,並不知道我是外國人,以為我是無聊的人。漸漸的我調適心情,開始主動和大家聊天,讓他們知道我來自台灣,也從我身上聽到了很多台灣有趣和有料的故事、文化,隨著閒聊和共事的種種累積,大家就變成下班後的好朋友了。」

放棄去Google工作!從實習生到GoPro總部分析師,一個台灣女生在美國的奮鬥歷程
放棄去Google工作!從實習生到GoPro總部分析師,一個台灣女生在美國的奮鬥歷程

找到屬於自己的價值

Leslie現在在GoPro的工作是做行銷分析,主要內容是衡量公司在網路廣告花的預算是不是有達到最好的效益,從眾多數據中挖掘出有用的來做分析。例如同一個廣告影片,在FB、Instagram、Youtube 等不同管道投放,或是對不同的TA(目標群眾)都會有不同的效果,行銷分析的工作,就是在這些線上Campaign的執行過程當中,觀察效益,隨時調整廣告預算,讓每一筆投資得到最大化的效果。這是美國近幾年非常火紅的職業,需要理性又靈活的頭腦,以及細膩的心思。

「很多人都想做行銷,但行銷的面向太廣了,真的必須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那個區塊。像我在美國讀書和工作時,就慢慢發現自己不是創意派的人,但我的特質就是我很準時、細心,而且很喜歡在細節裡認真地去挖掘事情的真相,行銷分析就很適合這樣的我。」

再舉個更實際的例子,GoPro一度在Instagram上的粉絲停滯不前,大家當時都不解到底為什麼;Leslie分析後發現,因為GoPro一直都瞄準極限運動族群,所以持續觸及同一群人。

發現問題之後,今年GoPro便開始針對不同目標族群,發起一些不同的Campaign,例如 「#Goprogirl #Goprotravel」等,果然在短時間內粉絲數就大幅成長!

我在GoPro,雖然我不太玩極限運動,但.......

公司裡充斥著極限運動的活力帶勁,問到Leslie被工作壓得喘不過氣時,最常從事的休閒活動?她其實是以瘋狂爬山來宣洩!走走、看看廣大的世界,才覺得自己的煩惱還挺渺小的,運動過後的心情會完全不一樣。

放棄去Google工作!從實習生到GoPro總部分析師,一個台灣女生在美國的奮鬥歷程

「在GoPro工作,我很認同這群極限運動者的文化、想法,雖然我本身不算極限運動者,但我想『極限』之於我的生活,就是『對困難的堅持跨越吧』。之後也會繼續把想做的事情,全部列下來做一份『夢想清單』,畢竟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看著這些夢想清單一個一個被劃掉,就會覺得人生真的很美好啊!」

【延伸閱讀】

《【專訪】30給力!工程師Cindy轉換跑道成為澳洲品牌行銷,什麼都別說太晚!》

《撇開書本,時下台灣行銷人的必備技巧?》

《【專訪Micha】衝突必須存在!重機女孩的服裝設計與品牌經營哲學》

※本文獲《BetweenGos職場》授權轉載,原文:《台灣才女放棄Google,一路拼到美國GoPro總部行銷分析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