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線電視頻道授權條件爭議,從今年2月因新進跨區業者拖欠頻道授權費用而爆發斷訊危機,持續延燒到10月中旬公平會重罰凱擘、全球、佳訊等3家頻道代理商差別待遇,今年有線電視產業,真可說是風波不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本次爭議NCC主動請公平會介入調查,更揭露了有線電視產業正處於混亂的關鍵轉型期,未來是會浴火重生還是作繭自縛,就看當今主事者的一念之間了!

開放跨區的一體兩面

為力求表現及扭轉過去一直以來有線電視產業給人保守、故步自封的形象,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亟欲打破過去畫分51個有線電視經營區所形成的「獨占」情形。自2012年7月27日,NCC通過開放有線電視跨區經營,期盼藉由新業者的加入,提升整體產業競爭力,並建立良性競爭的市場機制。

然而,自去年5月新進有線電視業者開始經營之後,我們看到的是:新進跨區業者為了爭取收視戶,有業者推出有線電視費率年繳1500元看一年的促銷方案低價搶市,成功搶得許多消費者跳槽。畢竟對消費者來說,不管用的是哪一家業者,頻道幾乎一模一樣,繳出去的錢當然愈低愈好,省荷包最重要。但是,深入思考新進業者背後低價策略的隱藏訊息,似乎沒有表面上打著為消費者爭取利益的旗幟這麼簡單,為什麼呢?

有線電視乃特許行業,屬於資本密集產業,龐大的營運成本包括動輒上百億元的基礎纜線建設、單價上千元的數位機上盒採購、國內外頻道節目購買、以及龐大的營運費用......等,產業進入門檻絕非一般企業可以輕易跨進。新進跨區業者怎麼可能不清楚必須付出的經營成本及風險就貿然進入市場?而新業者為了提高市占率,一昧以不可思議的低價搶收視戶,不禁讓人合理懷疑這門怎麼算都應該是賠本的生意,是否有其他目的。

因為,如果從過往的市場經驗來看,曾發生系統業者因削價競爭,導致營運虧損倒閉,或是企圖大撈一筆後轉售給其他更大的業者再退出市場。傳播學者管中祥日前於媒體投書也提到,1997年初正值有線電視戰國時期,當時第四台業者「熊貓有線電視」為了招攬用戶,甚至祭出「一元看一年」的割喉價,迅速擴張其訂戶數,直逼當時擁有最多訂戶的「新唐城」,但是沒過多久,「熊貓」就將其訂戶高價「賣」給其他業者,獲利出場。

現在的新進跨區業者不乏有線電視老手,如果真的再使出舊招不斷進出市場,不僅是擾亂市場秩序,消費者權益更是毫無保障,也違背了政府提出「開放跨區」想要形塑市場良性競爭的政策美意。

平心而論,消費者在購買和使用各種產品及服務時,如果製造商或服務提供者是默默無名的中小企業,總令人對其品質產生一絲疑慮。在消費者心中,聲譽卓著的大企業,通常比較容易和品質保證畫上等號,而屬於民生基本需求的有線電視服務也是如此。

此一產業經營者必須擔負龐大營運成本,若業者沒有永續經營的決心和意願,那麼收視戶的權益其實是處於風險之中。所以,當系統業者的收入長期不足以支撐其營運成本,品質及服務必定每況愈下,最終受害的將是廣大的閱聽收視戶。

頻道代理機制何去何從?

從年初吵到年尾的頻道授權條件爭議始終無法落幕,新進跨區業者和頻道代理商仍對頻道授權最低簽約戶數門檻(Minimum Guarantee, MG)爭執不下,NCC甚至搬出公平會來開鍘頻道代理商,新進業者控訴頻道代理商以行政區域用戶數15%計算頻道版權費,和既有業者以實質用戶數計算頻道版權費不同,認為龐大的授權費導致其經營困難。那麼,頻道代理機制到底有什麼問題?

大家看的100多台有線電視頻道,大部分是透過頻道代理商授權系統經營者再播送給收視戶,這次爭議事件中的凱擘、全球及佳訊其所代理的頻道,如三立、東森、TVBS等,大多是觀眾喜愛的主流頻道,而「頻道代理商」最常受到外界質疑的是: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又是頻道代理商身分是否有上下游整合、垂直壟斷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