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過年,我們夫妻回娘家的時間比較長,初一到初三都在娘家,我太太老是說「幸好沒有嫁給台灣人,不然這個時候,媳婦一定會被婆婆要求下廚做牛做馬,侍奉一堆長輩。一年工作那麼辛苦,連過年也無法休息,太可憐了!」

台灣八點檔連續劇,關於婆媳關係的劇情可以分成兩種:

一、媳婦沒有符合夫家的期望相夫教子,婆婆看到兒子工作辛苦,還要處處被老婆管,忍不住出言管教媳婦。

二、婆婆對媳婦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一天到晚跟左鄰右舍嫌棄媳婦不孝,還怪媳婦肚子不爭氣,生不出兒子傳宗接代。

看到台灣連續劇的婆媳關係,才了解為什麼我第一次帶太太(那時候還是女朋友)回家時她想要討好未來公婆的媳婦心情。

第一次帶女友(現在的太太)回家,她很堅持要煮飯給我家人吃,當時我很不解,我們結婚之前,太太幾乎不煮飯,為什麼到了荷蘭會想要煮飯呢?

那天,光是去超市買菜已經花了三小時,回到家裡,我想幫太太洗菜切菜,但是她堅持要一個人準備,在廚房忙進忙出,本來說六點可以開飯,但是我們接近八點才開動!

我爸笑笑地問我:「你的女友沒有太多煮飯經驗吧,不太會估計時間呢!但沒關係!」爸爸繼續說:「我覺得她願意煮飯給我們吃已經很棒了,她要準備的『神奇亞洲食譜』一定很難,我們會好好享受的!」

那天女友煮的飯果然很好吃,但是吃完飯太太的心情不太好,好像對自己的表現很失望,我花一段時間才說服她,讓她相信我爸媽很感謝她的用心跟付出。

吃完晚餐,平常不喜歡做家事的太太又馬上去廚房洗碗,我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心裏OS:「明明在台灣都是用嘴洗碗啊,只要下『岱思,快去洗碗』的指令,人體洗碗機就會開始運作,怎麼到荷蘭就主動洗起碗來了?」

當時我太太不理解的是,荷蘭的婆媳關係跟台灣大不同。在最傳統的台式婆媳關係中,公婆會從兒子的另一半「做不做家事」來判斷有沒有資格嫁進來當媳婦。

但是荷蘭的婆媳關係是:公婆與媳婦的關係是平等的。我帶女友回家,我爸媽並沒有在給兒子的女友打分數,相反的,我爸媽才擔心兒子的女友會不會喜歡她未來的家人呢!兩邊都緊張得要死,只有我這個當事人過了十年才意會過來。

在荷蘭,公婆看的是媳婦的用心,看到媳婦想要為大家準備豐盛晚餐的「心意」。

其實,在飲食上費盡心思的可不只是未來媳婦,未來公婆也是花很多心思喔!

典型的荷蘭白天的飲食都以麵包為主。歐式的麵包跟台灣不太一樣,比較硬、酸,而且都直接吃冷的。女友本來就不太喜歡吃麵包,加上天氣又冷,連個熱湯都沒有,所以在荷蘭期間每一頓飯,太太都很痛苦。

我媽媽看媳婦早餐幾乎都沒有吃,擔心她吃不慣。問我:「你女友應該不習慣吃我們的麵包,我們可以為她準備什麼早餐嗎?」太太跟台北的上班族一樣,都是進辦公室才吃早餐,荷蘭也買不到蛋餅、蘿蔔糕等熱食,我實在不太知道怎麼回答我媽的問題,我就說:「不一定,有時候吃稀飯(歐洲人沒人知道稀飯是什麼),有時候吃蛋,有時候吃一些水果,但多少會有個熱食。」

我媽聽到我的解釋,就說:「那我明天幫她準備炒飯吧!」

隔天早上,我果然看到我媽在早上七點下廚,準備一鍋的炒飯,再煎兩個蛋,很得意地跟媳婦說:「這個炒飯很好吃,妳一定會喜歡!」我太太隨即眉開眼笑,感受到公婆的溫暖。

我們聯合國的家庭,需要在飲食習慣這些細節不斷地調整,這些調整也是認識彼此文化的好方法,荷式婆媳關係的重點不在為對方做出什麼樣的犧牲,也不在於計較誰做的多、誰做的少,重點是看到彼此的動機、用心,看過程而不是看結果,才是維持荷蘭婆媳關係的關鍵!

十年過去了,女友成了太太,媳婦跟女兒之間的界線也不那麼明顯了。今年夏天,我們回荷蘭,我太太一進門就躺在沙發上,問我爸:「爸~我們家有什麼吃的嗎?」然後我爸爸就趕緊烤了一個「熱」三明治給她。我想,這才是家人間真正的自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