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紐約大學電影研究所畢業後,有六年的時間失業,生計全靠老婆支撐。經歷多年「孵豆芽」的日子,才在1991年以《推手》正式進入電影圈。而之後的《臥虎藏龍》、《斷背山》、《少年Pi的奇幻漂流》更是讓他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等諸多獎項的肯定,也讓「國際大導演」的稱號從此跟著他。

一起來看看這些年電影帶給李安的「奇幻」及「信仰」...

李安大導的最新作品《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首部前導預告出爐!驚人的殘酷戰爭影像,配上大衛鮑伊經典金曲<Heroes>配樂,一釋出就成話題。

在此次曝光《半場無戰事》前導預告中,克莉絲汀史都華、馮迪索等主要關鍵角色陸續登場,還包括李安此次親自選角的英國新秀喬艾文(Joe Alwyn),將在片中飾演19歲美國士兵比利。

「我經過很多失敗...」李安:大家看到我都是風光的一面,但「脆弱」才是我的本質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劇照。(圖片來源:双喜電影)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改編自班方登(Ben Fountain)所著的同名暢銷小說<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以媲美美式足球超級盃的感恩節美足賽事為背景,描寫年輕士兵比利從槍林彈雨戰場上回到美國,只為了在歌舞昇平的比賽半場時段接受英雄表揚,殘酷血腥「戰場」與虛偽和平「半場」形成諷刺對比,因此決定沿用台灣版中譯書名作為中文版片名《半場無戰事》。

片中使用3D影像攝影、每秒120格、4K畫質的最新拍攝與放映技術,是電影史上第一部採用此技術的電影。而前導預告中也展現極度盛大的各式場景,包括槍林彈雨的震撼戰爭場面、美式足球場的舞台搭建、盛大的感恩節美足比賽與華麗盛大的中場演出等等,可說高度忠實呈現原作場面。

李安曾說過:「大家看到我都是風光的一面,事實上,我經過很多失敗,脆弱是我的本質,與其說我的成功是從脆弱開始,不如說我很勇敢面對我的脆弱!我不在乎把它拿出來,也因為從事藝術的我有這種真誠,所以才會動人!

「我經過很多失敗...」李安:大家看到我都是風光的一面,但「脆弱」才是我的本質

《少年Pi》裡的「信仰」

2012年李安的奇幻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儘管多了3D技術加持,不變的依然是直視人心的深刻思考。在這騷動世代,幸好有他帶領我們航向因信念而生的漂浮之島。

「我覺得它很奇幻,很fascinating!」李安這麼形容《少年Pi》,「主要是『信仰』,這個信仰還不是宗教,所以就有意思了。不管你信神,還是無神論者,都可以進去思索。說到神你不能用『想』的,而是要跳進去。畢竟如果是能夠加以證明的事,就不叫信仰了。」

「你可以拍個討論成長的少年冒險故事,最後到岸,成功了,慶祝一下。但是原作不是這樣的,它下一步有反思,還有第二個故事,其實比較適合閱讀。但是身為電影人,也是說故事的人。故事的本質是什麼?它也是一種信仰,因為它make sense,但現實人生要怎樣就怎樣,是不make sense的。所謂make sense,講的是理性的人類行為,在傳述故事過程中,找到一種結合感,讓彼此感受到生命有個意義,故事有個智慧在裡面。以原著來說,宗教其實也是人為的,我們道家講『天地不仁』比較透徹些,其實沒有天地,都是人的需求。所以說是神創人,還是人創神?當然我們不可能拍部電影或寫本書,就讓人產生信仰,基本上它還是在講『人相信故事』這件事,只是多了宗教的包裝。」

「我經過很多失敗...」李安:大家看到我都是風光的一面,但「脆弱」才是我的本質

3D是否為未來電影的潮流?

「不會,我覺得大家不要硬拿3D和2D比,而是把它當作需要被尊重的新媒體。」李安提到,以《少年Pi》這部電影來說,如果用2D會是無解,所以要多加一度空間,「關於這方面我還在摸索,也怕以後變成只有3D電影。就像我覺得黑白也是很好的媒體,只是現在都沒人做了。」

「我經過很多失敗...」李安:大家看到我都是風光的一面,但「脆弱」才是我的本質

對近年來台灣「國片起飛」的現象有什麼觀察?

我覺得滿好的,他們在前一代的電影裡吸收養分,進而成長,眼前這群新出頭年約3、40歲左右的導演,拍電影的方式很本土,也不太甩什麼影展品味,直接把市場跟作品結合,甚至帶有偶像劇元素,雖然電影內容深度上的表現,沒有上一代那麼專注、那麼有話講,但是對於生活表現和觀眾結合,呈現一股新氣象,這種活力是非常美好的。但是台灣有個毛病就是很短期,一陣風刮過就沒了,然後每個人拍片單打獨鬥,缺乏群體性和經驗累積,感覺上就是比較漂浮,這是我的粗淺看法。

【本文獲「美麗佳人」授權轉載,原文:李安,一種感性的嚮往,更多精采內容請上《美麗佳人》官方網站《美麗佳人》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李安睽違4年新作《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