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的孩子,一路表現不錯,現在也很有成就,但我和我老公心中還是有個小小遺憾:他們沒有讀到我們心中的第一學府:建中、北一女。」

「要救台灣,就要把一批最優秀學生教好,所以要投注更多資源在頂尖大學,例如台大。」

「當然希望我的孩子之後上建中、北一女,或台大啊,這樣他們日後才會遇到最優秀的同學,互相切磋,快速成長啊。」

這幾年來,仍然三不五時有人會和我說這樣的話。如果要用一個詞彙來描述絕大多數的建中、台大學生,我覺得這個詞是「平凡」。

你以為有多少天才?

這種廣泛流傳、難以動搖的刻板印象,誤導了社會分配資源的決策,也限制了年輕人生涯規劃,甚至在心底埋下莫須有、無來由的遺憾。

在讀建中的時候我並不活躍,但是畢業後,因為社團的關係,接觸了至少3~4屆的學弟。而在台大的時候,除了社團,加上廣泛修課,我觀察、認識的台大學生不少,遍及各科系學院,上下至少7屆。

許多臉孔在我腦中閃過,大約有1%的人是某方面的天才。有些人是數學,有些人是物理,有些人是軟體程式,有些人是思想深度。

他們在建中和台大的時候,卻不見得快活風光。因為他們特別,特別到「怪怪的」程度。他們可能不太會打理外表,說話表情僵硬,對一般人的喜好沒興趣,還有些人因為「娘娘腔」被欺負。

建中和台大有2%的人真的非常聰明,學什麼會什麼。在高中,有人前五學期都在玩,靠最後一學期的努力考上台大電機。在大學,也有學姊憑考前一天翻課本,就可以狂勝其他同學。

和他們當同學幫助不大,因為我們學不了他們的天資聰明。

平凡而努力是多數

有20%的人相當聰明,花一定的時間讀書,可以表現不錯,應付學校要求和父母的期待。其他的時間,他們就做自己喜歡的事:打電動、打籃球、看漫畫、交男女朋友,過得相當愉快。

有60%的人,整體不笨;其他方面不見得有明顯長才,但在「讀書和考試」上夠擅長,又夠努力。我就是這種人,從國中到大學,花大量的時間預習、複習,做習題、考試訂正,平常日晚上讀書3個小時,假日讀書10多小時是正常—這麼努力,成績當然好。這些人如果繼續積極努力,日後在他的工作上通常也有水準以上的表現。

也有不少學生,他們或者因為很拼,或者運氣好,進了建中或台大,但他們不那麼愛讀書考試,他們迷惘,沒有動力與目標。他們或許上課常常在睡覺,下了課也不知道要做什麼。有人數次輪迴重考轉系,在考試與分流的關卡上不斷打轉,希望找到「對的路」。

建中或台大的多數學生,其實很平凡。讀建中的時候,我知道班聯會的學生貪汙被捉包。在台大的時候,有不太熟的同學在期末考前問我:「考試的時候可不可以幫忙?」我驚訝的不是有人作弊,而是他的說服技巧未免粗糙。

建中與台大有沒有天才?有,很少。和天才當同學是否會幫我變成天才?不會,天才不是切磋努力可以造成的。天才也不是建中和台大造成的,他們不管在哪裡都會是天才。

恰好被偏好對待的偏才

社會上絕大多數人都是偏才,而建中和台大的學生也不例外,只不過,我們擅長的事情:讀書考試,恰好符合社會風氣和教育制度的偏好。

建中、台大畢業生平均來看,可能還是比較有地位和影響力。這是因為這些人本質出眾嗎?不見得。這些學生家境本身高於社會平均水準,他們承受社會更多期許,他們也因而有較高的動機:「大家都對我有期許,那我更應該努力」。不笨又肯努力的人,表現能多差?

也許某程度,名校生後來較好的表現,就是建立在社會的偏見上:「我覺得你們比較優秀,有機會優先給你們試試看。」一開始就得到比較多機會的人,後來整體而言能見度較高,也不足為怪。

我支持打破學校偏見。因為學歷標籤真的是效益低落的指標。

我也支持年輕人優先把時間投資在自己的能力、特質、性格的成長上,這些才是在人生中會長期帶來真實回報的投資標的。

投資在學歷競逐有沒有好處?有,但也有代價。拼學歷,總需要為了配合升學制度,投入大量時間心力做沒有長期效益的事,例如重複做考題、累積志工或幹部資歷…放長時間來看,投注這些時間心力都是浪費。

其實這幾年我在台灣結交許多年輕朋友,在經營、管理、創業的長才上,一般國立大學畢業生的表現平平;反而好些台科大、輔大畢業生,後來在事業上的表現讓我亮眼驚豔。當他們能夠在事業上有優秀的表現,誰又會去看他們之前的學歷呢?

就算真要看學歷,學歷不頂尖但後來表現優秀,是奮勇向上的光采逆襲,何遺憾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