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台大資工系演講,大膽跟他們預言,三年內,該系畢業學生的起薪會突破新台幣10萬元每月。[1]

這當然不是一個空穴來風,背後有個非常、非常嚴重的結構性問題,正在快速發生。

需求不斷成長

首先,業界對於資工畢業的軟體人才需求,正在大幅成長,背後主要動力如下:

Google、PChome、Momo、Yahoo!等在台灣有研發團隊的大型網路、電商公司的業務都還在快速成長,需要更多軟體人才開發各種前、中、後端系統 (估計每年新增數千職缺)

快速成長中的網路新創公司們,在AppWorks為首的創投資本支持下,將更積極搶進人才 (估計每年新增數千職缺)[2]

所有網路與電商公司,接下來都需要同時跨桌面與行動,開發Apps的QA複雜度高,對軟體人才的需求量比之前的網站開發還大 (估計每年新增上千職缺)

傳統銀行,在金管會主委帶領下,積極追逐Bank 3.0,需要大量軟體人才 (估計每年新增上千職缺)

以Facebook為首的新一代國際網路公司,開始發現台灣人才的優秀,已經開始在台徵才,並將越來越積極 (估計每年新增數百職缺)

傳統品牌、通路,都開始積極轉型電商,需軟體人才 (估計每年新增數百職缺)

傳統電信,都開始積極增加OTT,需軟體人才 (估計每年新增數百職缺)

傳統電視頻道商,都開始轉型OTT,需軟體人才 (估計每年新增上百職缺)

傳統媒體,都開始積極轉型為新媒體,需軟體人才 (估計每年新增上百職缺)

供給沒有成長

在一個自由市場,如果某樣商品的需求大幅成長,則供給也會快速跟上。但可惜的是,台灣的人才供給並不自由。

台灣的業界主要仰賴高等教育,也就是大學與研究所,供給需要的人才。台灣的高等教育,每年可以畢業約3萬位資工、資管相關科系學生,這個數字,在過去幾年幾乎沒有變化,而在未來5年,也不會有變化。

原因是高教司對於學生員額分配,陷入一個無可救藥的囚犯困境。

1.大結構是每年學生總人數正在減少,因此必須總量管制

2.總量管制下,如果要提昇資工、資管系學生數,就必須減少較冷門科系的學生數

3.如果減少冷門科系的學生,則該系的教授就必須相對減少

4.但高教司無法為這些教授安排別的出路

因此,業界對於軟體人才的需求雖然大幅提昇,國際名校如哈佛雖然在過去五年大幅提高資工學生數達3倍,台灣絕大多數大學的資工系學生人數,在可預期的未來內,將不會有顯著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