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地產大亨唐納川普贏了大選,即將成為美國第58屆總統。

在一片全球股市震盪之中,大家對於這個屢次在競選演講中口出狂言,可能成為全球經濟「黑天鵝」的新任總統,他的「不可預測性」成為全世界最擔心的變數。

以台灣經驗來說,政治素人柯P上任後屢用急診室管理的思維來治理台北市,政治素人川普也會不會也用地產管理的思維來治理美國呢?

若順著川普「重現美國榮耀」的主軸,將「美國」看成他珍視的Property(物業)來看,川普在治理決策上有可能怎麼想?我們來看看地產大亨傳統的四項思考邏輯:

一、地產大亨總是專注中心商業區不看郊區農地

從地產投資「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定律出發,轉變成國家本土利益的「America, America, America」信念,川普主政下的美國,可能放棄成為世界老大哥的包袱,放棄偏遠世界的紛爭,專注北美領土周遭的經營。什麽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都放到一邊去。

二、地產大亨總是先求降低成本再求績效表現

在地產租金有限下,物業管理成本能先少一項就少一項,先Cost Down後再積極招商。川普也可能會運用匯率縮小美國貿易逆差,刪減非必要的政治預算,同時削減對外援助金額。收入方面,提高關稅壁壘,保護美國人的工作機會,創造更多的國家稅收利益。

三、地產大亨總是對物業租戶有嚴格要求

要塑造一個好的A級辦公大樓,租戶的組成相當重要,好的租戶才能帶來其他更好的租戶與租約條件。川普的移民政策似乎也順著這個邏輯,提高移民門檻,甚至揚言在美墨邊境「築牆」、驅逐1100萬非法移民,而且不打算為非法移民實行大赦。

四、地產大亨總是能借多少錢就儘量借

大家買房子的時候,一定先問能夠貸幾成吧?投資房地產,用最大槓桿挑戰最高利益,這是地產大亨最習慣的作法。即使美國國債已經佔GDP八成,但憑著投資人長久以來將美國視為資金的避風港,並同時著眼於美元擁有國際儲備貨幣的特殊地位,破產過4次的川普一定仍會想幫美國轉出更多現金,投資公共建設創造就業機會。

而且,如果印鈔票就可以還債,這對地產大亨來說,應該是人生最快樂的一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