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著金湯匙出生...川普的女兒告白:贏在起跑點,不代表我不用努力向前跑
圖片來源:dreamstime

「我是公主,我要做得比別人的期望還要更好!」

父親川普買下遊艇,重新命名為「川普公主號」,指的正是我。我的房間位於川普大樓高層,面向紐約中央公園,讓我從小就擁有不平凡的視野和夢想。

商場如生命,沒有什麼可以不勞而獲。

或許大家不相信這句話出自我這種身家背景的人,不過若認識我和我的家庭,你就會明白這些都是肺腑之言。沒錯,我天生好命到一出生就冠了個好姓氏,享有財富和權勢。沒錯,我擁有機會占盡好處。沒錯,我可以靠著老爸和祖父所奠定的基礎來建立自己的事業,但我也清楚知道外人認為我在家族企業裡的成就是裙帶關係的一例。

其實,父母給我和兄弟設定的是最高標準。他們的確給予很多,但相對地也對我們有更高的期望。你可以百分之百確定,我們能爬到今天的位置不是必然的定局,也不是天生就具備這種權利。我父親絕不是那種明知子女無法達成他的期望,卻仍將我們放在企業要職的人。你知道,在川普家,光符合期望還不夠,更要超越期望,成為佼佼翹楚,好讓別人刮目相看。稍有疏怠,就會淪為二軍,或許正因如此,我才會有這麼大的憂慮;在川普集團裡,我只是足堪勝任,如此而已。

迄今我仍記得當年被任命為大西洋城川普賭場母公司「川普娛樂休閒公司」(Trump Entertainment Resorts)的董事時,我有多焦慮、多怕自己不夠格。我明白這間公司不完全算是家族企業,事實上它是一間上市公司,所以我得面對龐大壓力並證明自己的能耐。我知道有些壓力確實存在,有些則是想像,但惶恐並未因此稍減幾分。初次走進威嘉律師事務所(Weil Gotshal & Manges)參加第一次董事會時,那種鎮日惴惴難安的餘悸迄今猶存。

從事務所門口到會議室不過五分鐘路程,卻足夠讓我腦中閃過一幕幕可怕的畫面。雖然直到我要離開辦公室,準備前往律師事務所前,他們才告訴我,我就要成為全美上市公司最年輕的董事,但這並未幫助我減輕焦慮。當年我才25歲,進入川普集團不過短短一年多,就要跟著一群中年男子坐在會議桌前,我相信他們有些人一定納悶我到底去那裡做什麼。

一方面我明白,自己獲得任命是為了彰顯年輕世代的聲音,也為了在這間以我家族之名為品牌的企業裡,代表川普家族的利益,但另一方面我深怕自己根本是小孩開大車、不自量力。我得經過董事會同意才能被正式任命為董事,而且我還身負重任,必須取得博奕執照及爭取更多的籌碼結算幣種;但在那舉步維艱的五分鐘路程裡,我暗自發誓絕不會讓裡頭那些人有理由質疑我參與會議的價值。

在前往會議的路上,我感覺這場任命會議似乎險阻重重,因為我年輕、稚嫩,因為我是個女人,也因為我是唐納‧川普的女兒。(最後一項乍看是優點,但我可不覺得對我有什麼好處,頂多只會讓人覺得我還算有點公關價值。)和兩個兄弟一起長大,我看過的棒球比賽夠多,知道一上場只有三次打擊機會,我甚至有可能在踏上本壘之前就被判出局。

但我隨後明白,有些人視為弱點的東西,在其他人看來可能是優點。或許我的年輕稚嫩可以幫助提供全新觀點,或許董事會就是需要聽聽年輕女孩的意見。或許我是唐納‧川普在董事會裡的眼睛和耳朵的事實,就跟我出現在川普企業和我爸的實境節目一樣,都讓我擁有獨一無二的資格來提供洞見和策略,幫助以川普為品牌名的三間賭場(正是「川普娛樂休閒公司」的主要資產)找到最佳的定位。

無論如何,這項任務如此艱鉅駭人,該如何承擔?我深吸一口氣,全心投入,誓言竭盡所能,讓董事會和管理階層的新同儕看到我的確能為企業增加價值。我思忖,光有歸屬感或許還無法真正融入,所以我下定決心要讓自己的角色變得不可或缺。我不會表現出心中的惶恐不安,也不會在恫嚇前退怯。頭幾場會議中,或許我的聲勢比人弱,但我會在最短時間內迎頭趕上。果然,事實證明我的確辦到了。首次董事會結束前,我的焦慮幾乎全消失。在我回到川普大樓的辦公室時,我感覺自己確實有所貢獻,而且充滿信心,未來勢必能對企業提供更多裨益。

接受吧,若在你的家庭裡,還不錯代表不夠好,你自然會不斷砥礪自己,不會將任何事物視為理所當然。不會只因有人覺得你具有不公平的優勢,而默默接受別人的輕蔑。這段期間,我努力學習,不讓別人對我的能力妄下斷論而影響我。我臉皮夠厚、信心夠多,不會太擔心別人因我的姓氏、年紀或模特兒的背景而低估我。人們有這種反應很正常,但我知道自己已磨練到不再是無名小卒。我有能力可以讓同儕和夥伴完全不受妄論所影響,而在此我要很高興地告訴大家,現在這種妄論已經消失殆盡了。

對於那些甚至還沒見面就準備否定我的人,我通常傳遞這個訊息:算了,不跟你們計較。每次我憂心忡忡,擔心別人怎麼看待、想像我是如何爬到這個位置,或者懷疑我能做出什麼貢獻時,我也會如此告訴自己。發現腦海裡不斷盤旋這類憂慮時,我就想:「算了,伊凡卡,聽聽就好。」或者,「這不是你的問題,是他們的問題。」最後,我終於明白,各人有各人的包袱。不管我們做什麼,不管來自什麼出身背景,人生一路走來,必定曾在某個時間點佔有各人的優勢位置。有些好運歸別人得,而有些優勢或有利位置並無法讓我們捷足先登。

想想賽跑時的交錯位置安排

含著金湯匙出生...川普的女兒告白:贏在起跑點,不代表我不用努力向前跑
圖片來源:dreamstime

既然我含著金湯匙出生,看似佔住賽跑跑道內圈的有利位置,那麼我就以跑道做比喻,來闡述一下我的看法。

我的人生一開始就贏在起跑點上嗎?人生就像中距離賽跑時交錯安排的起跑點,你知道的,就是賽跑選手在跑道上踩起跑板等候槍響的地方。在鳴槍之前,最外圈跑者的起跑點看起來在最前面,而最內圈的起跑點則在最後面。這種安排讓每位選手在抵達第一個直線跑道前所跑的距離都相同,不過乍看之下會讓人以為最外圈的人占有優勢。這種優勢只是心理感覺,事實上每位選手到達終點前必須跑的距離都一樣。

對我來說,我就像站在最外圈,比賽還沒開始就比別人超前一大截。然而該跑的距離我還是得跑,跟大家一樣必須上學、學習基本技能、發展專長,自己做決定並承擔後果,諸如此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