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希拉蕊被中下階層的白人整了。

古代希臘人最怕犯的罪是 "hubris"──當你以為你比神還要厲害的時候,神就會下來懲罰你,而且懲罰的方式通常都很令人毛骨悚然,要嘛讓你變成蜘蛛或豬侮辱你,要嘛直接進行很殘忍的酷刑,因為過度驕傲,過度自以為是的人最讓神憤怒。

今天晚上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結果,就是因為美國左派的hubris實在太大了。這就像我年初所說的一樣:美國左派和右派一直以來都是用各種手段促進經濟上的全球化,左派也是很嚮往把美國的文化也給「全球化」,然後付出代價的人基本上都是低層階級的白人──這是經濟和歷史上的事實。

所以兩黨都一直在損害低層階級白人的經濟情況,然後偏左的人同時也是攻擊這些低層階級白人的基督教(信仰),他們的農業生活,他們的槍枝...還有他們的人格。

我不瞞你們說,美國住城市的人都非常瞧不起這種白人,他們認為這種白人很笨,又覺得他們的宗教和「過度愛國」很白癡,而且,「這些爛人當然都是不可理喻的種族歧視者」,這已經是20年以來的事情。這幾年的「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活動也火上加油了,因為很多激進分子開始說:

1、什麼社會問題都要怪白人(因為歷史的因素),所以白人要直接付錢彌補少數民族。

2、黑人打白人或暴動或燒掉建築物是ok的。(因為歷史的關係,所以他們這樣也算公平的)(編按:黑人曾經為奴,被白人欺壓)

3、白人都要承認自己「有罪」,然後反省,然後有少數民族或女性或同性戀講話的時候必須主動讓步。

4、主張把很多常見的單字當「忌諱」

這些都是比較偏激的人在說的,但這8年來,這些問題和(偏激的)想法竟然都被民主黨接納了,甚至也變成他們站台的一部分,所以很多白人,特別是低層階級的人,都覺得當美國人已經不是一個特定的身分或識別,而且也覺得別人一直跟他們說「白人沒有文化,只有少數民族才有文化」時,他們就開始惱怒,加上本來就有的經濟問題,他們就決定放棄共和黨和民主黨,自己選黨外的人代表他們。

他們選的代表是伯尼·桑德斯和川普。因為民主黨比較有組織,所以身為黨外人士的桑德斯很快被希拉蕊弄掉了,比較沒有組織的共和黨就不小心引狼入室,然後...今天晚上就...

我並沒有投給川普或支持川普,也並不同意那些低層白人的想法,但是希拉蕊一直忽略他們,甚至調侃他們,就造成今天晚上的情況。今天她之所以被打敗,就是因為貧窮白人受夠了她對他們的態度而進行反擊,這是數據可以證明的事實。對於為什麼她以為可以攻擊這麼大的族群還能當總統,我也不清楚,我想她以為,她可以透過這個方式取悅美國的黑人和中南美族群,不過這兩個族群並沒有買單,她只不過是惹怒一大堆鄉下人。

美國確實需要改,但改的方式不能是民主黨或左派的那樣。各種人都需要被尊重,改的方式也需要先取得一個共識再進行,強迫人或罵人不可能會讓某些人改觀,民主黨需要反省,左派也需要反省。

川普並沒有資格當總統,他即將造成很多問題,我們都會是受害者,我只覺得很遺憾,對於為什麼一直提倡人人平等的民主黨會忘記:欺人太甚總會引起反擊。

天佑美國!希望兩黨都可以學到對的教訓,讓美國更好,也不要讓她更痛苦。

不管當不當總統,希拉蕊已經徹底地輸了。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