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想起做出留職停薪決定的那天,我帶著焦慮的心情,跟主管進行了一場懇談。這種焦慮就跟多數人一樣:惟恐留停之後,反而讓主管質疑自己的工作熱情,認為家庭是負累,影響了對自己工作表現的肯定。

「經理,希望我留停不會造成妳太多的困擾」我囁嚅著。

「別擔心了,我會再找人來暫時cover妳的工作,妳就好好專心享受這段當全職媽媽的生活。不過…」

「不過怎樣?」我緊張地問。

「不過,在家帶小孩可不見得比上班輕鬆喔!」經理笑笑地說著:「妳忘了,我也是媽媽呀!應付小孩可比應付大人困難多了。但我相信這段經歷對妳會很有幫助的! 」

當媽媽,才是訓練領導力的最佳機會

我漸漸了解當初經理說這番話的含意:在家面對兩個還不太會用言語表達的孩子,常常需要費盡心思才可以達成想要的目的。安‧克坦頓 (Ann Crittenden) 在她的暢銷書 “If You’ve Raised Kids, You Can Manage Anything: Leadership Begins at Home” (中譯書名《媽媽經:管理經》)開宗明義便提及:「如果你能夠在不大吼大叫發脾氣的前提下激勵你的小孩,那管理成人對你而言更不成問題」。

我實在不能同意再多了!如果妳還不了解自己正在接受怎樣的訓練,且讓我們來具體分析一下,妳就會明白:原來,當媽媽,根本就是領導力的養成過程!

一、時間管理的能力:

妳正舞動著鍋鏟忙著在寶寶醒來找媽媽前打理好晚餐,突然寶寶哭聲大作— 噢,便便了。妳關閉爐火,好優先安撫寶寶跟清理屁屁上的大便。尿布才褪掉,手機鈴聲又響起。考慮了一秒鐘,妳決定不管電話,等等再回電。

媽媽跟優秀經理人一樣,必須擁有判定工作優先順序的能力。當日常業務及專案任務同時運轉讓人焦頭爛額之際,更要保持對事情輕重緩急的洞見,有條不紊地做好工作規劃,方可以維持工作運作順利。許多媽媽都會調整生活步調,把做家事這種可以親子一起進行的工作留在孩子醒著的時候做,把看書、回 e-mail 這種需要專心的事留到孩子午睡時再進行。這都是時間管理能力的展現。

二、激勵部屬的能力:

孩子拿起紙筆畫畫,不一會兒就興高采烈地邀請妳欣賞她的畫作。「哇!荳荳好厲害!把向日葵畫得這麼漂亮!」妳讚得好大聲,孩子聽得好得意,低頭畫得更起勁了。妳甚至考慮起多幫孩子添購一組水彩,免得不小心扼殺了寶貝的繪畫天份。

媽媽跟優秀的經理人一樣,往往可以從小細節中看到部屬(孩子)的亮點、肯定他的表現,激勵他往更高的成就邁進。而這種挖掘部屬潛能、肯定並激勵部屬表現、並適時提供輔助資源以協助部屬完成目標的能力,正是領導者必要的。

三、溝通與說服的技巧:

「馬麻,我要買這個玩具車車」孩子纏著妳說。「可是我們家已經有好多車車了」妳答。

「嗚!我想要」孩子哭著賴在店家流連不肯離去。妳沉住氣,深吸一口氣後耐著性子說「媽媽知道你很喜歡車車。」妳試著同理孩子的心情,等孩子哭聲稍緩,繼續說:「你這兩天表現很棒,有自己收玩具。如果你這禮拜都有保持收玩具的好習慣,我們就可以來買這台。」孩子不再堅持了,妳見機不可失,立刻牽起孩子的手說:「走吧!家裡的車車在等你囉!」

好媽媽跟優秀的經理人一樣,能掌握說服的技巧於無形。先用同理心肯定對方的想法,了解彼此握有的資源和籌碼後,以對方的利益出發,使對方認為接受你的方案。擅於溝通說服的人,通常也都能善用比喻 (或是擬人法),用簡單的故事闡述深奧的道理。而這,正是媽媽每天在做的練習。

四、永遠追求創新的心態:

孩子的喜好變化莫測,可能昨天有用的招數,隔天卻又失效。就像明明昨天妳才編了一個小故事讓孩子乖乖張口吃胡蘿蔔,今天孩子又告訴妳「我不要吃胡蘿蔔」。於是妳只好再另謀它法,將胡蘿蔔偷渡放在孩子喜歡的鬆餅裡,讓寶寶不知不覺接受胡蘿蔔。

好媽媽跟優秀的經理人一樣,不拘泥於僵化的公式,對事情永遠保持彈性,抱著「山不轉路轉」的精神,謀求自己與孩子最大的福祉。管理者也必須有這樣的創新思維,才可以幫助企業及團隊成長,在平穩中成長、在困境中突圍。

五、衝突管理的能力:

「馬麻!哥哥打我~」妹妹哭著找你主持公道。「哥哥,怎麼回事?」你問。「我沒有打,是她來搶我的玩具」。妳觀察情勢,發現哥哥確實無意要打妹妹,只是推擠力道大了點。「妹妹秀秀,哥哥打到妳很痛,是嗎?」妹妹點點頭。「哥哥不是故意的,而且哥哥又不是小氣鬼,下次想跟哥哥玩就用說的、不要直接動手就拿,好嗎?」妹妹覺得被同理了,哥哥也被肯定了,兩個又繼續玩在一起。

好媽媽跟優秀的經理人一樣,面對衝突發生時,先藉由聆聽、溝通和引導,得知當事人雙方的立場與利益衝突點後,再謀求當事人雙贏、又保住彼此關係的解法。這種讓人心悅誠服、化干戈為玉帛的本領,不也是每天媽媽在做的練習嗎?

美好的母職經驗,是職場的資產而非負債

台灣的職場文化往往短視近利,也因此女性員工在懷孕生產後被雇主調職或解聘的案例時有所聞。雇主有時不明白:有家庭幸福的員工、才有穩定獲利的企業。而女性的母職經驗,對於她的職場工作能力實際上是加分的 — 這樣的能力或許無法羅列在履歷表上,但卻是珍貴無比。

我想起我的主管—那位撫慰我的焦慮,並支持我的決定的經理。我相信,是她的母親身分,讓她可以深切同理下屬的處境,並牢牢繫緊每個同仁的向心力。

媽媽們,妳絕對值得為自己的能力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