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我的母校、美國普度大學現任校長Mitch Daniels來台灣訪問。他來過台灣好幾次了,上一次是2005年,以美國印第安那州州長的身分,拜見阿扁總統。普度大學優秀的台灣學長還不少,包括了前金管會主委胡勝正,前經濟部長張家祝 (也是現任台灣同學會會長),前外交部長陳唐山等...。

Mitch Daniels擔任過兩任州長,還差一點代表共和黨競選美國總統,如果他答應參選,今天可能就不會有川普鬥希拉蕊的戲碼了。與川普搭檔的副手,就是現任印第安那州長,剛好是在Mitch Daniels之後接任的。

從年金到勞工假,政黨快把台灣鬥沉》美國為何強大?因為內鬥內行、「外鬥」更內行
普度大學現任校長Mitch Daniels(左)及楊應超。(楊應超提供)

美國總統大選,今年特別不尋常。川普跌破眼鏡贏得初選,不斷在公開場合大放厥詞,甚至被爆出屢次極度不尊重女性的發言和性侵醜聞;希拉蕊先是用私人電子信箱寄送政府保密文件的事情被踢爆,後有身體健康亮紅燈,以致被認為不適合擔任總統,是個沒有誠信的政客。

既然曾經有機會擔任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的Mitch Daniels來台灣了, 當然要好好問一下,他對美國大選的看法。

第一,雖然他是共和黨員,但真的要投票的那一刻,未必投給川普,而是會投給對美國較有益的候選人。這一次,許多共和黨及民主黨選民,也是同樣的態度。

第二,雖然川普和希拉蕊鬥的你死我活,但是大選在11月8日落幕後,一切就回歸正常。不管哪一黨,就是把美國的利益,擺在政黨的利益之前。選完願賭服輸,不高興的話四年後再來。八年前,歐巴馬和希拉蕊在民主黨黨內初選時,同樣互不相讓,但當歐巴馬出線,希拉蕊立刻表態支持;歐巴馬當選後,展現氣度,邀請希拉蕊擔任國務卿。投票前,不同立場的人,都有充分的機會訴說自己的理念;投票結束,不管誰贏,都是人民決定的結果,尊重這個結果,其實就是尊重人民有「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這是很重要的!

民主、民主、民主,這是美國深植人心的價值觀,不容挑戰。他們的民主風範,展現在選後「國家利益高於政黨利益」、沒有政黨追殺、凡事講究法治而不是政治,不會換了位置就換腦袋,也沒有兩套標準。

對「民主」的素養不夠成熟的後果是什麼呢?就是民粹主義和政黨惡鬥,台灣就是這樣被拖垮的。看看台灣現在要進行的年金改革、勞工放假問題,原本是想改善人民的生活,最後還是淪為民粹和政黨鬥爭舞台。Mitch Daniels 提到這個敏感的「分配」問題,他認為,重點在經濟成長,而不是如何分配。經濟比政治重要,要把餅做大。如果沒有經濟成長,再怎麼公平的分都不夠,也是毫無意義的。

這場美國大選,不管誰贏,對台灣的影響,都不如台灣自己內部的人。

如果不能改變政黨惡鬥,不管誰當選,都不算贏,因為輸掉的是整個國家,而且時間已經不站在我們這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