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家,爸爸的地位真的很低,低到連自己的床都得讓出來,媽媽跟女兒睡大床,爸爸睡沙發,如果哪天晚上想要偷跑回主臥室睡自己的床,女兒半夜還會大怒:「爸爸出去!不要睡大床!爸爸走開去睡沙發!」我只能乖乖回去沙發上睡覺,為自己感覺可憐。

在自己生孩子之前,聽到已經當爸爸媽媽的台灣親朋好友描述睡眠安排,常常是:小孩都要媽媽陪著睡大床,爸爸命好的話可以在臥房的一個地鋪上睡覺,命沒有那麼好的話,就像我一樣,睡客廳的沙發上。

那時候,我們是還沒養過孩子的夫妻,很堅持這種情況絕對不可能發生在我們的身上,小孩有自己的床,一定要培養獨立睡覺的習慣,千萬不可養成跟爸爸媽媽一起睡的壞習慣!

在荷蘭,大人沒有跟小孩一起睡的習慣,小嬰兒剛出生時有餵母奶的需求,還可能跟爸爸媽媽睡同房間,但是一斷奶,小孩就睡自己的房間,沒有跟爸爸媽媽一起睡的可能,也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像我姊姊的小孩,睡覺時間一到,乖乖地自己刷牙,換睡衣,到自己的房間等爸爸媽媽來講一個故事,說晚安,熄燈,然後就睡著了。

我希望孩子可以培養自己睡覺的習慣,但是太太感性地跟我說,她們母女兩人在床上等待入睡的時候,也是母女談心的親密時光,女兒會跟媽媽聊天講心事(兩歲半小孩也會有心事嗎?),媽媽會問女兒一天做了什麼大小事情,去公園溜滑梯發生什麼事,女兒也會跟媽媽說心裡正在困擾的問題。

譬如上個禮拜,女兒睡前問:「媽媽,什麼事是對的?什麼事是不對的?」太太藉這個機會教育一番,陪睡就有育兒上的正面意義。

但我也感嘆,太太跟一般台灣上班族的情況一樣,每天都要加班,只能在女兒要準備睡覺的前一個小時或前半個小時才回家,甚至來不及在女兒睡覺時間前到家。太太週間因為加班無法透過其他的家庭活動培養母女關係,不像我小時候爸爸媽媽吃晚餐的時間一定回到家吃,全家一起坐在餐桌前跟孩子回顧一天發生的大小事,培養親子關係。

在台灣的加班文化之下,親子時光實在太短了,台灣的父母只能「陪睡」培養親子關係。

但「陪睡」有所謂的機會成本,太太因為陪孩子睡覺,得花很多時間,這個時間太太也可以做很多別的事情,但是因為她選擇陪女兒睡覺,也得放棄做其他的事情。

還記得我小時候有時候過了上床時間睡不著,我就去樓下跟爸爸媽媽說我睡不著,往往看到爸爸媽媽在做自己的事,可能做那天沒做完的工作,可能各自享受閱讀,或一起看電視,也有可能看到他們一起聊天,交流生活的大小事情。我的爸媽會為睡不著的小岱思準備熱牛奶,喝這杯牛奶讓我跟他們一起坐一下,等我情緒冷靜下來,就送我回床上睡覺。

我爸媽晚上在小孩子睡覺的時候,可以好好享受完整的、有品質的自由時光,每天有兩到三個鐘頭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培養興趣,放鬆一下。這種自由時光在我周遭的台灣父母眼中,應該是夢境才可能發生的事吧?

太太透過陪睡培養母女感情,我往往被拉扯在天平兩端,一方面覺得母女關係良好,對女兒的心理發展很重要,但是另一方面也會擔心太太因此失去自己的空間,沒有時間培養自己的興趣,在忙碌的日常生活中,會不會忘記維持婚姻的品質,畢竟婚姻關係還是是家裡的核心基礎。

這種複雜的心情,講來講去,實在不只是為人父母的責任,有時候我真希望台灣的雇主們,在要求員工加班之前,可以多多考慮員工的家庭生活,畢竟有身心平衡的員工,才能有更佳的績效,也能改變台灣傳統勞力密集產業式的經濟思維。

如果太太能早一點下班,不僅可以有更多的時間來分配給孩子、老公跟她自己,健全家庭關係,更重要的是,再這樣下去,我睡沙發的日子還真看不到終點啊!老闆們,你們聽到世間爸爸們的吶喊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