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誰說了算?

從前,社會以男性為中心,當然會覺得應該是由男人提出分手啊,大概就是一個「朕沒給的你不能要、朕沒說的都不算數」的概念,所以你看到在大街上或路邊,兩人靠在機車旁分手,由男方提出分手的可能性很高,因為女方是看著男方的,而男方都是看著地上的。

即使是到了現在,還是有很多類似的劇情──某某大老闆在外面有紅顏、黃顏、紫顏好幾個知己,二房三房四房都人丁旺盛有兒有女,獨獨一個元配,除非大老闆開口,否則都不會「自請下堂」,寧可死守這這段明明已經無可救藥的關係,認為只要不戳破那層「家已經不成家、愛情已經不成愛情」的紙,就可以繼續逃避現實。

所以,誰說了算?一段關係既然是兩個人共同的決定,結束也應該是兩個人說了才算──分手也要講求有個共識,絕對不應該是單方的一廂情願。

但是呢,有的人很有意思,在打算開始的時候,會採取緊迫盯人的招術,就像在NBA球場上那樣緊追在對方後面跑,還伸手跨腿招招都來、貼得很近,到了分手的時候,很怕麻煩、不知所措,最後就選擇逃避,打算用消極不處理、不聯絡的方式,讓關係自動消滅,就像養一盆植物卻下定決心不澆水來乾死它;這種作法,我稱之為「不了了之分手法」。

比如你問朋友:「你跟他怎麼分手?」

「沒有分手啊,就沒聯絡了。」

他沒打電話給她,她沒打電話給他,然後他也沒說:「我們分手吧。」她也沒說:「我們分手吧!」結果是:「不知道,就漸行漸遠。」兩手一攤,也無風雨也無情。

最後他就結婚了,她也結婚了。

日常生活裡,不了了之有時候是一種很偉大的藝術啊,但在分手上卻不是。那些明星「我們還是好朋友,只是最近很忙沒空聯絡」的冷靜聲明,其實就是不了了之分手法的活生生範例──活生生的範例,但不是最佳範例。

說真的,明星們(的話術)是有練過的,一般人千萬不要學這招,因為談感情並不是談法律,法律上許多權益或責任,會因為時間過去而「罹於時效、歸於消滅」,但感情不會。沒有好好處理的分手,就像沒有好好治療的肺結核,即使現在沒有馬上造成危險,未來卻可能造成超過想像的困擾和傷害,而且不只傷害自己,還會傷害別人!

所以,在決定結束一段感情的時候,明確表達意願並且尊重對方的想法,是不可以漏掉的第一步。不要以為自己傳個Line訊息給對方,然後看到「已讀」就自行腦補對方已經同意了,沒有這種事。

那天,有個同學來找我,說:「老師,我已經失戀半年了。」

他說他現在已經好了,我想,才怪,已經好了的很少來找我。當然我是鼓勵學生情傷好了再來見我,畢竟平常找我的都是有感情問題的,我真的是很辛苦。

我問他:「可不可以問,他為什麼跟你分手?」他說,老師我不知道。「你不好奇嗎?人家跟你說分手,你就接受了?」

「老師,我很好奇。」我想,那為什麼不問?因為當下就是沒想到要問。

那時其實也是亂矇的,但我故意神祕兮兮地跟他說:「我告訴你為什麼。你手機裡一定還有他的號碼,現在,也許你該打個電話。」說完,我就去上廁所。

回來以後,他說:「那個電話沒通。」但現在是不是覺得好一點了?「真的。為什麼呢?」

因為他想問的問題終於要說出口了。

人生很奇妙,有時候,答案不重要,因為關於答案,他可以騙你啊;但你還是要問,要給自己一個交代——不是3M,那可以用買的。

所以,要怎麼好聚好散

為了盡可能降低失戀的打擊、減少它對情緒的影響,有學者針對「分手的策略」提出一些研究的成果,可以參考一下。不要一聽到「策略」兩個字就感覺不良好,你就想,無論你是提分手或者被分手的那一方,選擇適合彼此的分手策略和方式,或許可以在療傷止痛的過程中幫上一點忙。

常見的「提出分手五大策略」

根據范潔利斯提的整理,柯迪曾經在一九八二年提出研究結果,把分手的策略歸結為五項:正面語氣(positive tone)、負面身分處理(negative identity management)、說法(justification)、行為降溫(behavior de-escalation)、降溫(de-escalation)。

第一個策略是用正面的語氣,可以道歉、表示遺憾,盡量不要傷害對方。「對不起,我覺得我們在一起久了,再也沒有當初那樣的感情,我覺得我們分手對彼此都比較好。」這就是一個基本上正面的語氣,或許不是很冠冕堂皇也不是很花俏,但比較容易被接受。

第二個策略是負面身分處理,訴求的重點還是「分開比較好」,但是用負面表示的方式,例如:「我覺得跟你在一起,我們兩個人都已經不開心了,跟別人出去反而覺得比較自由、放鬆。或許,我應該要跟別人在一起,你也去找能讓你幸福的對象。」然後他回去就唱愛黛兒(Adele)的歌「Somebody Like You」這樣,或是「下一個女孩也許會更好」、「分手快樂,祝你快樂,你可以找到更好的」一類的。

第三個策略是表達不滿、解釋分手原因。「你要問我為什麼跟你分手啊,我告訴你,你就是這種跋扈的態度,我早就受不了了。」「那、那你當初……」「當初我喜歡你,所以我願意接受,現在我覺得你每次都這樣,根本就是公主病!」「可是,你當初不是喜歡我公主病嗎?你還說就是因為我是公主,你才是王子。」「我現在已經到了民主時代,我現在是議員!」有的人很有想法、很會掰,或者對這段戀情確實有很多不滿要傾訴、而對方也是可以攤開來講清楚的個性,那麼在真的必須分手的時候,這種策略或許也是個選擇。

但常常也有同學說:「老師,我不太擅長表達,是不是很吃虧?我該怎麼辦?」唉呦,那就是「我金憨慢講話,但是我金實在」啊。不太會講話的人,可以用行動來表示,也就是第四種策略:行為降溫,逐漸避免親暱的行為、減少相處的時間,就讓那感覺隨風而去這樣。

不過我還是建議,你們要誠懇地找個時間討論。有些人想要分手,就開始避不見面——以前都會見到的,忽然間消失不見;以前可以去堵他,忽然間發現他走路繞道,完全no show,電話呢也不打也不回,你寫什麼給他,他都裝作:「啊,對不起,我手機掉了。」跟你來這套。「明明LINE已讀了,你還說你手機掉了!」你就很生氣。「掉在我爸媽那裡,上次回家的時候忘了帶回來。」這叫手機掉了嗎?有時你也會發現字彙的新意義。

可是這樣到最後,即使讓對方知難而「分」,也會留下很不愉快的經驗,分寸要自己拿捏得很清楚才可以。

最後一個分手的策略是降溫,就是直接坦白地結束,告訴對方要放下、冷靜一段時間,也許將來還會在一起等等。

 

書籍簡介

學著,好好分:台大超人氣課程精華第二堂,六階段陪你走過分手的痛,癒合失去的傷

作者:孫中興
出版社:三采
出版日期:2016/11/04

孫中興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博士,現為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一九九六年開風氣之先,在台大教授「愛情社會學」,以幽默風趣的方式解說社會最重要的現象之一──愛情,成為台大最熱門的選修課程之一,也曾別出心裁地在台大校內舉辦「梁祝節」、「倒追日」等活動。著有《學著,好好分》、《學著,好好愛》、《愛‧秩序‧進步-社會學之父:孔德》、《令我討厭的涂爾幹的社會分工論》、《理論旅人之涂爾幹自殺論之霧裡學》、《馬克思「異化勞動」的異話》、《馬恩歷史唯物論的歷史與誤論》。主要開設課程為社會學理論、愛情社會學、幽默社會學及聖哲社會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