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共空間對孩子不耐的大人,是否忘記幼年的自己也曾因為好奇發出驚呼;在興奮時喊叫、焦躁時哭泣,換來爸媽的責罵或巴掌…。如果餐廳外拒絕幼兒的聲明,改成是對爸媽的友善提醒,幾本可讓兒童自由拿取的繪本、或一桶積木,該有多好!

蔚昀:

收到你的來信,我忍不住開始幻想,如果我帶著兒子到克拉科夫旅行,我們可以在咖啡廳、圖書館、書店等地找到一些屬於兒童的遊戲角落,我可以歇腳吃點東西、翻翻書,他可以在旁邊玩耍,也許會有點吵鬧,但我想那也是正常,因為我們是「一起生活」。

等你回台灣,我想帶你到一間義大利麵家庭餐館,那裡很小,只有七張桌子那麼大,沒有出色的佈置,廚師和服務員也是家人關係,放學時間他們的孩子就在店裡待著。

兒子一歲時,還坐不住兒童椅,有時會在店裡尖叫大鬧,被我們帶到外頭安撫;現在他三歲了,能夠等待上餐時間,從麵包、湯、麵、甜點一路慢慢吃完,他嘗試過蒜味扁麵,也吃茄汁、奶油白醬,當他第一次嘗試青醬時,綠色的麵讓他愛死了,現在他常常指定要到這家店用餐。

我們很感謝有這樣一家店,願意接納不習慣外食的幼兒,包容他們在店裡無法克制地哭鬧、小肌肉操作不熟悉而不慎打翻餐點、地板弄得一團糟;供應足夠的兒童餐具,廁所環境乾淨可以讓幼兒踩在地板換尿布;廚房對外透明,我們常常在吃完飯要離開前,讓兒子看看廚師忙碌的身影,揮手說再見,他知道是誰在為他做飯;而且價格合宜,我們不至於負擔太大。

比餐點更讓人感動的友善空間與服務

這幾年台灣食安問題嚴重,業者嗅到商機,「友善土地的食材餐廳」一間間開幕,但我認為,除了食材與烹調方式,我認為一家餐廳如何對待那些無法好好用餐的人,才能看出它真正的友善程度。

我發現,有太多餐點出色的餐廳,開始列出「只歡迎八歲╱十歲╱十二歲以上兒童」的條件,也明說無法讓嬰兒車進入,必須停放在戶外,請將嬰兒揹在身上用餐,如果嬰兒發出聲音,請帶至戶外讓其情緒平穩…這些條件讓人看了就灰心。我們怎麼揹著10公斤的孩子吃飯?如果餐廳講究安靜氣氛,我們能不能帶著有失智症狀、可能突然大聲說話的長輩前往?如果空間不夠寬敞置放嬰兒車,坐輪椅的身障朋友可以來用餐嗎?

我知道的,這些店只歡迎「被訓練好的顧客」上門,他們的陳設有限制,廁所更不可能有更友善的規劃。每次看到這些拒幼兒與身障者於千里之外的店家,我就深深感謝那些願意提供接納「未被訓練╱無法被訓練好的顧客」的餐廳,顧客不會是一次兩次的嚐鮮造訪,而是像到好友家吃飯一樣,感受到被尊重與被照顧著。

親子餐廳的惡夢

一定有人要抗議了,「如果想帶著小孩用餐,請你到親子餐廳好嗎?」這又是另一場惡夢了,有的,我曾經試過幾家親子餐廳,他們都需要預約、大排長龍,可是每次我都失望而返,甚至餐點還沒上完,我就想帶著孩子逃離現場!

讓我受不了的是餐廳內播放震耳欲聾的音樂,狹小擁擠的座位;至於食物,成人餐點就算了,兒童餐一定有薯條、熱狗、調味果汁,幾乎全是媽媽平常不會讓孩子吃的食物。來到遊戲區,塑膠地墊的異味,讓人不知道是塑化劑還是腳臭味,不怕破壞的塑膠玩具還有前一個孩子啃咬過的口水痕,然後充斥著家長不耐煩的斥責聲、指揮孩子擺姿勢拍照的吆喝聲。而就當你以為一切不能再更糟的時候,發現親子廁所只有一間,而且媽媽要哺乳必須去哺乳室(因為「不雅觀」),而且這些餐廳往往價格不菲。

我每次離開時,都痛恨自己相信「親子餐廳」這個美麗宣傳,也為一同前往的朋友感到抱歉。如果不是因為帶著孩子,我們一定能在一間舒適、音樂悅耳的餐廳裡,享受美味的餐點吧?當這樣的親子餐廳的生意越好,是不是越能看出一般的餐廳有多不歡迎孩子?

陪孩子一起認識、適應社會

就如同柯札克所說的那句話:「沒有孩子,只有人。」自從當了媽媽後,我無時無刻提醒自己,孩子也是人,雖然來到世界上的時間短了一點,但終究是獨立個體,有思想、能思考、有情緒,有自己理解這個世界的方式,即便結論常與成人大不相同。

將孩子視為一個人,和自己不一樣的人,好好的去看見他的需求,尊重他的需求,滿足他,以讓他和我們這些不一樣的人生活在同一個空間裡,我認為是台灣社會必須學習做到的。最簡單的,先從食衣住行開始,一定規模、坪數的餐廳或連鎖店,應至少提供一個角落是推車可至的用餐區;廁所裝設可收起的更換尿布平台也不會佔用什麼位置;另外,如果連麥當勞都能改善兒童餐內容,那些親子餐廳也該換掉菜單裡的薯條熱狗了。

目前,我只在Uniqlo裡看見兒童遊戲區,那對爸媽來說幫助太大了,兩人可輪流陪孩子玩,不用擔心他們在店裡無聊到暴走。但平日出門時,人行道猶如推車障礙競賽,很難讓人不崩潰乾脆推著孩子走在車道上;好不容易上了捷運或公車,如果談天說笑接電話的成人可以安然坐著,我們是否也能換個態度,接受孩子在車廂內說話、大笑、唱歌、哭泣?難道,旁人看著孩子玩3C,會覺得這樣的安排比較妥當、比較讓人開心?

我老是聽到莫名其妙的指責:「那是寵壞孩子、教孩子不必尊重他人。」彷彿成人的耳朵多麼尊貴,容不下一絲非成人發出的雜音。這些人是如何長大的呢?他們年幼時,一直與世隔絕,直到有天突然能好好坐在餐廳裡用餐一小時,搭乘公車安靜不語嗎?還是他們早已忘記,自己也曾因為好奇發出驚呼;在興奮時喊叫、焦躁時哭泣,換來爸媽的責罵或巴掌,然後學習到,要假裝自己是成人,不是小孩,才有資格出入公共空間?

多麼希望我們的孩子不是在訓誡責罵中認識這個社會、適應這個環境,如果餐廳外拒絕幼兒的聲明,改成是對爸媽的友善提醒,幾本可讓兒童自由拿取的繪本、一桶積木,該有多好。

我們不必一開始就擔心,讓孩子出現在公共空間必然會撒野。作為父母,孩子發出的聲音,其實和你我差不多,加倍耐心的傾聽,更快速的回應,為他翻譯傳達需求,一次次拉長「練習」時間,有助他適應成人訂出的生活守則。作為人,一個獨一無二的人,我們必須開始想,那些和你不一樣的人,到底需要什麼協助與服務,才能一起好好生活著。

淑婷

PS.在此推薦由脊髓損傷基金會建立的app「友善台北好餐廳」,有「輪椅嬰兒車」、「孕婦拐杖族」、「眼睛不方便」、「無障礙廁所」…等數種友善類型,大家也可以推薦居家附近的友善餐廳,不僅能便利他人,也能給這些餐廳一點鼓勵!

書籍簡介_遜媽咪交換日記

 

書名:遜媽咪交換日記
作者:林蔚昀、諶淑婷
出版社:果力
出版日期:2016年10月

在台灣,新手父母對育兒充滿壓力與焦慮。除了教養書和網路育兒經意見分歧,讓人莫衷一是,傳統觀念和社會環境對親子也常流露不友善的態度。孩子出生還沒三天,所有人都對如何餵奶、哭了該不該抱發表意見;出門搭乘大眾運輸時,孩子哭鬧會被轟下車,鄉民說沒能力買車就不要生小孩。任何人都能譏諷你不會養不要生……

這一切真是教養無方?兩位新世代媽媽蔚昀和淑婷,挑戰社會文化對親職教養的規範成見,檢視現實裡種種對孩子個體的不尊重,並試圖在社會與文化資源中,尋找支持與滋養的觀念。

透過20封EMAIL通信,她們細膩寫下自己對待孩子情緒、與孩子對話的經驗,也討論體罰,兒童人權、親子友善空間、與性別刻板印象的觀念。在自身遭遇的煩惱中,她們看到孩子在公共空間不受歡迎,孩子的戶外遊戲愈來愈不好玩……她們堅信孩子應該被理解,孩子的要求也該被正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