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人在高雄,太太女兒都在台北,晚上用LINE視訊他們,一天工作下來,實在太期待看到女兒與太太的笑容。不過我打電話來的時候,女兒剛好在看她最愛的卡通節目,很不想跟她老爸講話,大概覺得我在吵她,她就舉起她的小手指給我往右滑,關掉我的視訊!

女兒也太厲害了,才兩歲多,就懂得怎麼把手機上的爸爸給滑掉了!(顯示為玻璃心碎滿地)

果然科技始終來自人性,手機、iPad的設計簡單好操控到連兩歲多的小朋友也都懂。但小孩一天到晚都接觸到電腦、手機、iPad,作為父母,我們應該要怎麼面對這個無法避免的現象呢?

八零年代我爸爸因為工作的關係,家裡買了第一代,黑色螢幕的桌上型電腦,九零年代的荷蘭家家戶戶開始安裝網路線,我的童年面臨的正好是網路世代的開始,荷蘭的父母怎麼面對這個情況呢? 那時候大部分的荷蘭父母跟今日台灣父母的反應是一樣的:約束小孩用電腦的時間。當時的荷蘭父母之所以想要控制小孩的電腦時間,是因為怕跟電腦接觸越多,小孩越沒有時間做比較重要的事,像寫功課、在戶外玩耍、跟朋友互動等等。

我小時候去同學家玩電動,同學的父母沒多久就來跟我們宣布「已經玩一個小時了,時間快到了,該去玩別的囉!」

小時候很不理解,為什麼每次電動才剛進入好玩刺激的階段,大人就要來掃興,強迫我們停止呢?

我大多數同學家長都拚命約束小孩的電腦時間,只有我們家的做法剛好相反,我父母認為打電動、上網像一個糖果盒,糖果盒放在家裡卻禁止小孩拿,這種看的到吃不到的誘惑,反而會讓糖果的吸引力變高,不過如果不禁止,讓小孩子自己決定何時拿糖果,想要吃多少就可以吃多少,小孩第一次可能會拿太多,甚至會吃到吐,但是有了這樣的經驗,之後也會學習節制。

我父母認為打電腦跟吃糖果一樣,打太多可能無法寫完功課,但是一被老師發現功課沒寫完,會被老師罵一頓,學到教訓後,之後就不會因為打電動而荒廢課業。而且,小孩電動玩多了,總有膩的一天,自然會去找別的事情做。

再加上數位化的年代,任何的工作跟電腦緊緊綁在一起,小孩子無論在學業或在職場的生活中一定會要用電腦,操控電腦的技能變成未來加入人生勝利組的基本門檻,小孩子樂意跟電腦接觸,想要學習電腦的技能、學習怎麼寫程式寫軟體,難道不算是未來成就的第一步嗎?

在這種的考量之下,約束小孩子用電腦父母反而有可能變成小孩子適應未來生活的障礙,換句話說,父母應該要更鼓勵小孩子用電腦,也要鼓勵孩子多多跟電腦溝通,督促孩子學習寫程式的語言。

科技也可能是兩面刃。我們小時候的電腦上網靠的是Modem,速度完全不如今天的無線飆網,上網的選項也沒那麼多,如今天網路找到的資訊多元豐富,是我們小時候無法想像的,隨著網路的發達,網路可以說是近日小孩最寶貴的資訊來源。

雖然網路是孩子的資源,但是網路也可以是社會中最黑暗最危險的地方,網路上到處一大堆詐騙集團、色狼、假的奈及利亞王子、色情廣告…。做父母,我們該怎麼確保小孩的數位安全呢?換句話說,我們怎麼確保孩子既能透過網路取得豐富多元的資訊,又避免網路上各種不安全的訊息呢?

這也是荷蘭家長最大的困擾,荷蘭小學雖然從五年級開始教育孩子數位安全,跟孩子說明上網要注意的事,怎麼認得出來不可以信任的資訊、怎麼保護自己的隱私權、怎麼處理陌生人加入個人的FB等等,但是網路普及化的影響下,許多孩子學齡前就開始上網,因此,虛擬世界中誰來保護孩子,也成了社會議題之一。大部分的學校也要求父母觀察孩子的網路行為,跟孩子討論如何保護自己的數位安全,也告訴孩子網路不安全的現象包含哪一些。

我的女兒現在還不到三歲,但自從上次我被她「滑」掉後,我也開始思索教她網路安全的最佳時機,想到她可愛的小臉,要怎麼告訴她人類社會黑暗的一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