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8年,經濟學大師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寫下一篇名為《我們子孫後代的經濟前景》(Economic Prospects for Our Grandchildren)的論文,主張數十年的生產力與科技進步,將為我們的子孫帶來一個新問題:如何利用大量的閒暇時間?

他寫道:「自從人類問世以來,這是首度面對這個真實、永久性的問題──如何運用不需處理急迫經濟需求帶來的自由,以及如何利用科學與複利而贏得的空閒時間。」

凱因斯預期到了今天,我們每週只要工作15小時。這項預測顯然並未實現,但是智慧機器的興起,再次讓大量閒暇時間成為可能之事。如果機器能將目前工作的許多任務自動化,真的會為我們帶來許多閒暇時間嗎?

出於許多原因,我們的回答是:「恐怕不會。」有些經濟學家主張,我們已經將生產力提升帶來的好處,花在增加消費上。為了買更多東西,我們花更多時間工作。社會學家主張,忙碌已經成為一種人生目的;心理學家則主張,工作帶來的滿足感超出我們想像。

對於機器為何還沒有、可能也不會大幅縮短工時,另一個原因是我們已經開始以互助化的心態使用機器。包括個別工作者和雇用他們的單位在內,都將智慧機器視為輔助工作的工具,而非將工作自動化的工具。它們在過去與未來都會是擴展工作的工具,而非取代工作的工具。

例如簡單的試算表,讓財務預算、計畫以及產生報告等任務縮短時間,提高生產力。對於員工使用試算表執行的任務,如果組織採行自動化的觀點,會在試算表發明後以更少的員工、更低的成本,執行同樣數目的預算、計畫與報告。

的確,大部分組織與個人似乎都將試算表視為執行更多分析的工具,幾乎沒有財務分析師被試算表取代,但是完成的分析卻大幅增加。試算表與其他生產力科技不但沒有把原有的餅蠶食殆盡,反而將餅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