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未來,大學如何培養能因應複雜變局的人才?

美國史丹佛大學,向來以自由與創新校風聞名。他們邀集全校師生與行政人員一起腦力激盪,試圖勾勒出未來的學習樣貌,「史丹佛2025」的4個藍圖,將徹底顛覆你我對現有大學的想像…

或許你心裡也曾試著想像,家裡的小學生或更小的孩子,他們長大以後,學校和學習的樣貌,是否會和自己的經歷有點不一樣?

未來的變化,其實不只「不一樣」,改變之大,可能超越我們的想像。

在台灣,107課綱即將上路,高中學習將有顯著的變化,現在國中八年級以下的學生都將適用新課綱;最近正沸沸揚揚討論的110學年大學入學考試制度的各種版本,就是為了因應新課綱,展開大學選才的變革。

清大校長賀陳弘有深刻的感受:「產業下游改變了、家長心態改變了、中小學改變了……但是穿越大學窄門的格式沒變。於是到了這裡,大家統統就範,大學成了無法貫穿改變上下游的瓶頸。」

在美國,培育人才的搖籃一流的大學,都在積極思考學習的各種可能性和應該採取哪些行動。若你家裡的孩子是小學三年級以下,那麼他們將有機會遇見你無法想像的未來大學。

美國的史丹佛大學,向來以自由和創新校風著名,今年創校125年,去年10月以「破格思考學習」(Think big of learning)論壇展開125周年慶。論壇開幕邀請史丹佛教務長、人文學院院長、教學中心副主任和教育研究所所長對談,各路的學習專家,認知發展科學家、心理學家、社會學家的精彩演講…吸引超過500位舊金山灣區的中小學的教師和校長,聚焦激盪學習和教學的未來。

「史丹佛2025」大膽的4個想像

美國史丹佛大學校內的「d. school」(HassoPlattner Institute of Design),更是全世界最具前瞻性的創意中心,全世界頂尖企業和大學都來取經,希望找到創新的方法。「d. school」在2014年提出了「史丹佛2025」的想像藍圖,打破了所有人對於大學和學習的想像,提出了讓人驚豔的大學前景。

「史丹佛2025」的大計畫,是由史丹佛的學生、老師和行政人員一起花了一整年時間激盪出來的藍圖。大學的樣貌、學科分界、學習制度、都是在一百年前所設計出來的,面對科技帶來的影響,大學一定要重新改造。

史丹佛大學從4個面向,提出了對未來大學的4個想像,更重新思考「未來學習」的樣貌:

一、從線性到開放環型的大學(Open Loop University)。打破傳統,高中畢業直接讀四年的大學學制,讓大學成為開放的學習中心,是一生中隨時需要,就可以回來充電的六年學習基地。

想像搭乘時光機到2100年,那時的史丹佛大學已經是一個真正的終身學習夥伴,「史丹佛大學校友會」這個名詞已走入歷史。

過去,大學生涯就是人生18到22歲階段,必須經歷的旅程,處於這個階段的年輕人,花費所有的心力,學習未來專業上需要的所有知識。任何想要跳脫這固定軌道,走別條路的人,都會遇到一些困難。

但是,根據統計,目前的大學畢業生只有1/4進入了和大學所學相關的領域就業。未來史丹佛將重新設計學習的模式,讓大學的學習是人生當中任何6年。學生可以根據生涯發展的需求,或許先進入大學學習,然後申請空檔年(Gap Year)計畫,去實習或是體驗其他事情,然後再選擇重回校園。

也就是說,校園裡的大學生,將會混雜著各種年齡和經驗的學生,彼此共同學習,也會深化和擴展校園的視野。史丹佛本身也會因為隨時有著「在學生」正在不同的企業、機構任職,學校將可以連結更多的資源和平台。

因此,學生可以不斷學習、體驗、運用、修正、再學習,每一段重回校園的旅程都是一個開放式的環狀旅途。可以隨時結束或是開始。

二、有彈性的教育歷程(Paced Education)。打破線性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的路徑,讓你的學習走得慢、但是能成長快。

複雜的年代來臨,2011年史丹佛大學已經沒有區分「大一、大二、大三、大四」學生的制度,學校的節奏也不再是以十周為一學期的單位。

史丹佛從1891年創校以來,在大學部把學生分為四群分別是「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生」,所以學生大一結束就必須進入大二,大二結束也不管是否學會,或是早就超前進度,就是進入大三。這樣固定制式的流程就像是工廠的流程。

但是未來史丹佛大學設計的學習彈性,可以讓每一個人根據自己學習的速度和生涯的彈性,把大學的階段分為三個階段:校準階段(calibrate)6~18個月、提升階段(elevate)12~18個月、活化階段(activate)12~18個月。

校準階段:學生總是需要一段時間摸索,找出自己學得最好的領域在哪裡。這個階段,有大量的短期專業入門課程,可能一天或是一週的密集課程,讓學生可以大量的接觸各種專業、學習各種的學習方法。

在這個階段,有的學生很快在半年內就可以定位自己下一步要深入的領域,有的則需要長一點的時間探索,同時建立自信,幫自己準備好往一下階段前進。

同時教授也可以接觸不同領域和背景的學生,幫助自己在教學上有不同的看法,挖掘真的有潛力的明日之星。

提升階段:這個階段的學生必須專注在一項專業的領域深入的學習,必須對於追求知識有高度的熱情。在這個階段,學生可以自己選擇生涯導師的輔助,同時也要和教授建立更密切的關係。完成這段時間的學習,學生已經具備準博士生的研究能力。

活化階段:完成提升階段的學習後,學生已經學會如何在特定專業領域建立起深度專業知識的方法。同時也必須能夠運用學校所學,在真實世界運用。必須透過實習、計畫合作和創業計畫印證知識和真實世界的連結。

進入活化階段,則必須嘗試在不同的情境下,運用所學的專業知識。在大學裡,學生可以安全的冒險和嘗試。

三、翻轉軸心(Axis Flip)。過去學校以一棟棟的大樓分割學術專業,但未來的學習基地將根據需求,重新組合專業和技術,打造彈性的學習基地。未來的學習,不是攸關你知道甚麼,而是你如何運用所學。

過去要取得大學文憑的基礎,就是在某個領域有專業的知識,但是是否具備專業的能力則不是優先考量。史丹佛將翻轉學習的軸心,培養能力是大學最重要的使命。

過去,大學的角色是知識和資源的中心,但是在21世紀,專業知識的界線愈來愈模糊,更新的速度飛快。傳統分割專業的規則必須被打破。

史丹佛將會改變學習的重心,培養學生的能力而非專業知識,讓學生具備基礎能力去分析和運用專業知識,如同具備拼圖的能力可以拼組圖像和解密。

史丹佛大學將會打破科系的界線,建立數個能力中心,將不同專業領域的教授聚集,開發和整理出各種課程。這些中心以能力區分,會是科學分析、量化推論、社會批判、道德推論、美學解讀、創意、有效溝通中心,每一個中心會有一位院長,就是一個學習基地。學生在這裡,是學會分析和運用知識的方法。

四、有意義感的學習(Purpose Learning)。未來的學生不是說我大學念什麼系,主修和副修為何?而是思考我的所學,對世界有什麼貢獻?

未來史丹佛的畢業生不會告訴你,他是念什麼系?而是會跟你說他對這世界有什麼使命?史丹佛大學生都將會是改變世界的人。未來,當人家問史丹佛學生:「你主修什麼?」史丹佛學生不會說:「我主修生物」、「我主修資訊科技」而是會回答:「我在學生物學,我希望以後可以減少世界饑荒的問題。」「我在學習資訊科技和政治學,希望以後可以改善公民參與政治的機制。」

學生在學習的過程中,會不斷的思考「為什麼?」還有「我的行動是什麼?」為什麼要修這些課?為什麼要念這門主修?為什麼要選這個工作?

為了讓學生可以發展學習的意義感,史丹佛將會在世界各地成立「影響力實驗室」,讓學校和學生參與全球化的過程中面對的挑戰。

曾經有人問史丹佛的前校長:「史丹佛未來會是一個教學中心,還是研究中心?」這位校長回答:「史丹佛應該是個學習中心。」

一所不斷學習的大學,才會是帶動一整個世代的引擎。

書籍簡介__明日教育

 

書名:明日教育
作者:《親子天下》編輯群
出版社:親子天下
出版日期:2016年10月5日

統一課程、進度、教科書,用考試分發淘汰「不良品」的教育生產線,已然落伍;
人工智慧時代來臨,未來10年,70%的工作會消失。
面對變動的明日,
今日的教育體系,需要大膽想像,打破重建,
給每個孩子學得會,學得好,用不同方式學習的機會。

芬蘭每十年一次的課綱改革,如何著力於培養孩子面對未來的7種關鍵能力?這給107課綱即將上路的台灣,帶來哪些啟示?


為什麼程式教育被形容為「新一代的讀寫能力」?美國如何讓兒童愛上寫程式、英國如何讓老師不怕教程式?程式教育能培養孩子哪7種能力?


從中輟生到進入哈佛的教育學者,為何主張打破「平均的迷思」?主張「適性而教」的老師與學校,他們是怎麼想?如何做?


107課綱不斷提到的核心素養、學習歷程檔案、校定必修選修,究竟是什麼?將會如何撼動目前高中現場?


2014年底,台灣實驗教育三法通過,隔年就有19所新設立的公辦公營學校。雨後春筍般冒出的實驗教育學校與自學團體,背後代表了什麼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