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的爸爸為什麼這麼做? —「不知情」的藉口

如果要我挑出一個最意猶未盡的童話故事,我會選《灰姑娘》。從好萊塢電影《麻雀變鳳凰》到韓劇,處處可見《灰姑娘》題材再現。善良美麗的貧困少女和有錢男子相識、相戀,進而扭轉身分這種「顯而易見」的基本劇情,一向是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典型,據說歐洲與亞洲擁有相似劇情的民間故事就有超過上千個。

灰姑娘的名字「仙杜瑞拉(Cinderella)」一詞有著「灰塵」之意,失去母親的她,被繼母與繼姊們欺負,經常被指派做廚房粗活,弄得全身滿是灰塵,因此大家用這個貶低她的別名取代她真正的名字。不管是小時候的我,或是現在身為兩個孩子爸爸的我,閱讀《灰姑娘》時我始終無法理解「灰姑娘的爸爸」。繼母與繼姊這麼做也就算了,但親爸爸呢?當灰姑娘被欺負,被叫去做不合理的粗重工作時,爸爸究竟在哪?

收錄在《黑暗的格林童話》中的〈灰姑娘〉,開頭是這麼寫的。

「某富豪在太太罹病後,感到自己的死期也將至,於是將獨生女叫到床邊說」故事不是用「某少女」作為開場白,而是「某富豪」,莫非第一句就帶有隱喻?目的是要告訴孩子重要的不是爸爸的資產,而是媽媽的愛?如同德國心理學者德雷威曼(Eugen Drewermann)所主張,「騎馬上市集」的灰姑娘爸爸或許是「認為賺錢遠比女兒的幸福更重要的典型生意人」吧。

這位爸爸對女兒漠不關心的態度,在王子帶著鞋上門找尋仙杜瑞拉(灰姑娘)的這一刻展露無遺。繼姊們割掉腳趾頭、截斷後腳跟,硬是將腳塞進黃金鞋中,然而腳上迸出的鮮血毫不留情地揭穿了她們的真面目。當王子問及還有沒有其他女兒時,爸爸的回答讓我非常震驚。

「沒有,除了仙杜瑞拉以外。她是我跟死去的太太生的孩子,但是長得很醜,不夠格當王子的新娘。」這豈是爸爸該說的話?

不只灰姑娘的爸爸很奇怪,《白雪公主》與《薔花紅蓮傳》裡出現的爸爸也很軟弱,《美女與野獸》與《沈清傳》裡的爸爸更是不把女兒的生死放在眼裡,究竟這些爸爸為什麼會這樣?不論東方西方,不論古往今來!

就故事性的立場來看,如果不讓灰姑娘獨自克服這些試煉,而是由身為監護人的爸爸出面幫忙解決問題,這樣的內容就沒有足夠的可看性。想想看,在孩子無法接受良好教育的當時,「童話」所扮演的角色。「不仰賴父性、獨自乘風破浪度過難關的少女」的故事結構,才具備童話被賦與的教育機能。

「父親發現繼母與繼姊虐待灰姑娘的事實後,將她們驅逐出門,從此跟灰姑娘兩人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某次,灰姑娘在皇宮舞會遇見王子,王子對她一見傾心,並娶她作為王妃。」

如果故事情節如此發展,該有多空虛?孩子們又能從這樣的故事中獲得什麼啟發?「早日擺脫虛偽與壓迫的陰影,找回自己真正的模樣」,或許是為了Eugen Drewermann傳遞出這樣的寓意,才將灰姑娘的爸爸塑造成反派角色吧。

「自己的女兒都已經苦不堪言了,為什麼灰姑娘的爸爸還裝作不知情?」

某天我丟出這個問題給老婆,她竟毫不遲疑地回答:「他不是裝作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成天往外跑,怎麼可能知道自己的女兒身處困境中?再加上繼母與繼姊們也不可能如實告訴爸爸不是嗎?」

「那為什麼灰姑娘不告訴爸爸?」

「還會有為什麼?一定是跟爸爸無話可說吧。爸爸每天早出晚歸,對自己不聞不問,她應該早就不抱希望了。你也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每天發生什麼事對吧?

頓時胸口一記重擊。雖然老婆這麼說並不是為了責備我,但聽完之後我卻無話可說。的確,每天早出晚歸的我,休假時也整天待在書房忙自己的事,老婆與小孩發生了什麼事我毫不知情。不只是我,大部分家庭裡的爸爸都像個局外人,從古至今,多的是灰姑娘的爸爸。拋開童話中的故事情節與啟示不談,灰姑娘的爸爸不知道她身處困境這件事,就現實層面來看也是理所當然。

我動完肩膀手術那陣子,無法隨心所欲外出,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家裡度過。當時二兒子正好放暑假,家中只有兒子的房間有冷氣,因此我也總是待在他房裡讀書寫字。過去我跟二兒子似乎不曾有過這樣的相處機會。大兒子出生時我還是學生,有很多時間陪伴他一起成長;然而二兒子在我擔任教授的第一年出生,沒能抽出時間多陪伴他。但我卻一直沒有意識到這件事。

我們兩個話都很少,稱不上親暱,並沒有因為待在同一個房間就多聊些什麼特別的話題,然而與兒子共同度過一段時間後,在先前的相處模式下無法得知的想法與苦惱,多少也能窺知一二。開學後兒子重返學校,肩膀復原後的我也重返「騎馬上市集」的生活。共處的時間雖然不長,對我來說卻是一件大事,若沒有這段時間,我可能一輩子過著灰姑娘爸爸的生活而不自知。

這段時間也讓我有了「生涯級」的重要決定:往後要經常抽空陪伴孩子。任何情況下,都不要以不知情為藉口。我絕對不要當一個看起來很辛苦、很忙碌,但當兒子遇到困難或煩惱時,卻猶豫著是否能和我分享的父親。

書籍簡介

蜷曲的日子也是我的人生

作者:金蘭都
譯者:葉雨純
出版社:圓神
出版日期:2016/08/01

金蘭都

教授、趨勢研究家、顧問、作家以及韓國青少年的心靈捕手、良師益友。

知名著作《疼痛,才叫青春》為韓國出版史上最短期間達到百萬銷售的散文集,在台灣、日本、中國、泰國、越南、印尼、巴西、義大利、荷蘭等國都被翻譯成書,更在中國亞馬遜蟬聯16週綜合銷售排行榜冠軍,全亞洲銷量已突破400萬冊。出版後講演邀約不斷,「心靈老師」的地位屹立不搖,受到廣大讀者喜愛,被許多人視為「人生路上的前輩」。

現任教於首爾大學生活科學院消費者兒童學部,被學生們選為「首爾大學最優秀教師」,並獲得首爾大學教育獎。一面研究消費趨勢、一面擔任學部長及首爾大學發展基金策略企畫委員等職務,並同時擔任韓國總統辦公室、三星集團、愛茉莉太平洋集團等企業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