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公司正在進行新一輪的募資。許多有經驗的投資人或創業家之前已經不斷的警告我們,募資對於公司來說,是在創業的週期中,最痛苦、最耗時、以及最讓人精神疲憊的一項事情之一。

太多的事情是你無法控制的,有時是外部因素,如市場往下走,經濟衰退或錯誤的時機突然出現,很少是你能夠做出回應的,只能夠眼看著你花了好個月的努力突然毀於一旦。

當投資者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總是帶著微笑,說他們多有興趣,以及為什麼他們絕對會相信你,還有所有你想要聽的好話,但當來到最後一步要說服他們真正投錢時,時候會花非常多時間。

我們公司在過去幾個月就是在經歷這些事情,當募資佔據你每天大部分時間時,會比較難專注在經營一間公司的每日事情,從業務、招人到擴張等等。此外,過去幾個月有許多金融大事,從中國市場的不確定、突如其來的英國脫歐,到2016年剩下幾月創投市場偏悲觀的預測。募資很不容易,即便這些情況並不是特別針對我們公司,公司也沒有什麼根本上的錯誤。一開始,當我們要準備要募資的時候,我們預計整個流程需要3個月左右,但現在卻多花了好多時間。

在一個很特別的週五晚上,我們剛經歷了一整週的壞消息,從本來說好要加入我們的投資人突然有更多問題,到另外一間創投公司的管理團隊改組,所以先暫停了我們的投資案。

我們需要打電話給董事們,報告本週的進度。我非常累,心情上精疲力盡,那晚也很不好意思打給董事們,我們過去幾次通話幾乎每次都是在報告壞消息。現在每次打電話,好像都是在報告更多新的問題需要解決,而時間越來越少,壓力越來越大。

那天晚上,因為時差的關係,只有其中一位董事成員可以用Skype通話,我很快速的跟他報告了突然發生的情況。這位董事是歐洲人,大約55歲,從非常早期就是我們的投資人和董事會成員,一路看著我們公司成長。在此之前,他曾經幫某些大企業管過投資,他30年的投資生涯裡,已經見過或投資全球超過上百個不同的新創公司。

報告完壞消息之後,我在電腦這邊沈默了幾秒鐘等待著,想著不知道他會有多沮喪或憤怒,畢竟我過去幾個月不斷的在跟他報告壞消息。幾秒鐘後,他很冷靜的回應了,但我從聲音中應該可以聽出來他有滿滿的想法和緊張。

「好吧,沒關係,我瞭解了。這一切都不是你的錯或我們的錯,這都是我們無法掌握的外部因素。現在是晚上了,所以我們今天晚上也沒辦法做什麼,不要搞砸了你的週五晚上。你一定精疲力竭了,去喝一杯、洗個澡,然後去睡一覺吧。今晚不要再想這些了,明天早上當我們有時間時,再打個電話討論。」

第二天早上,我又再次打給他,想著他會有多緊張、沮喪或是生氣。他接起電話然後大聲的喊:

「早安!你那邊還好嗎?我這邊很好,謝謝,這是一個很棒的週六早上。你有沒有好好休息?我今天早上仔細地想過一輪,有一些想法......」

當我聽到他樂觀的語調時,我不由自主地也開始笑了出來。我簡直不敢相信。這麼多個月,我們一直在報告壞消息,突然的災難或是超出我們控制的近況更新,而每一次,我都預計下一通電話會充滿著挫折、責怪或是生氣。但是,每一次隔天早上,一切都恢復正常,好像沒有事情出錯,每一天都再次充滿希望。

我回答:「我不得不承認,昨天晚上感到非常疲憊和沮喪,不知道該做什麼。但我要跟你說,我真的不知道你如何做到的,每一天都保持旺盛的精力。每次當我聽到你這充滿活力和樂觀的語調,立刻就讓我醒過來,打起精神,清空我的頭腦雜思聚焦在如何解決下一個問題。一次做一件事,我沒有其他藉口......」

他回說:「恩,一旦你到我這個年紀,經歷過人生許多不同事情之後,你會慢慢體會到,創業和作為一個投資人去幫助一家公司成長生存,跟人生很多重要的決定是非常類似的。你可以沉下去或是繼續游下去。

有人強迫你去冒險去創業嗎?有人強迫我們去投資你們公司嗎?如果時間再次重來,我們全都還是會做一樣的決定嗎?

如果是的話,那我們已經身處在大海中了。沒有回頭路可走。讓我們聚焦在下一個問題,然後一個接一個解決所有問題。這其實很簡單。我們不想沉下去,所以讓我們找到一種方法來繼續游下去,好嗎?」

這跟我們身份無關,不管我們是否還是學生,對於未來幾個月將來到的考試、學校事物選擇、找第一份公司或是尋求人生第一份推薦感到肩負重擔。還是27歲了,某個週日晚上對於老闆下週要我們完成的任務感到焦慮和無助。或是就像這個例子,我們自己創業了,覺得全世界都在對抗我們,一波一波麻煩湧來,沒有間斷,運氣很差。

在我們人生中某個時間點,我們全都會覺得自己即將溺水,我們終於到達了臨界點,我們真的覺得被擊垮了。

深呼吸。如果那天晚上我們沒有什麼事情能做的話,去看看電視,看場電影,喝一杯然後睡一覺。我們今晚已經做完能做的事情,而明天又是另外新的一天。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有沒有人強迫我們做出這些決定,導致我們現在的情況?我們是否是基於自己的自由意志和最佳判斷做出這些人生選擇?我們開心嗎?如果我們能夠回到過去,我們是否會再次做出一樣的選擇?

如果不會的話,那遲早我們會放棄,並追尋其他我們更在乎並真心想要的事情。如果會的話,那麼我們已經在海裡面了,而指責,大叫、負面的情緒反應都幫不上忙。

一步一步慢慢來,解決一個重大問題,然後移動到下一個。

我們不想沉下去,所以最終,我們會一起找到一個方法繼續游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