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一則人力銀行的廣告引起眾多討論,面試官究竟能不能從履歷看出一個人真正的能力?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為檢視履歷只是一個篩選的過程,既然履歷是求職者給的,它當然可以隱藏部分內容,提供對自己有利的資訊;面試官收到這些資訊時,也當然會有一套判斷真偽的標準。無論如何,履歷都只是一個門檻,如何能在面試時表現自己,獲得青睞,這才是真正的重點。

說到表現自己,許多人大概都會想到「毛遂自薦」。毛遂是戰國人,投入趙國平原君門下當食客,三年來沒有任何表現,後來平原君奉命出使楚國,希望楚國出兵解圍,在出使的行列少了一人,在遍尋不著人選的情況下毛遂自薦,平原君與之對談後刮目相看,答應讓他出使,果然在會談時發揮作用,完成歃血為盟的使命,自此得享大名,成為勇於自我推薦的經典。

然而,古往今來勇於自薦的人不少,為什麼千百年來就毛遂一人出線?那是因為,所有人都誤解「毛遂自薦」的真正意義:自告奮勇背後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謀定而後動。

有意識培養才華,三年磨一劍

在平原君出使楚國之前,他想從門下食客挑選20名一起前往,但挑了19人之後,怎麼也選不出第20人,此時毛遂自薦,面見平原君,平原君問他:「先生為何來到趙國3年還沒被人稱頌?可見得先生並無才能。」毛遂回答他說:「我的才能就像囊中之錐,一放進去就會鋒芒畢露,因為才能沒被看見,所以沒有露出鋒芒。」這番話,讓平原君聽了心悅誠服,帶著毛遂等人前往。看似很有道理的對話,卻被毛遂這個求職者隱藏了一個重要的資訊:在沒有鋒芒畢露的這三年間,他到底做了些什麼?

根據司馬遷《史記·平原君列傳》記載,毛遂家世無足稱道,投入平原君門下,也沒有優越表現,這代表他初期的能力,在門下食客三千人裡,當真是完全無足稱道。因此我認為,這段時間他在「體察」,體察別人如何發展長處,也體察自己的優勢為何?毛遂必然是在與其他門客的紛爭中,發現自己非常善於見縫插針,由此明白自己的優勢,在於突破對方話術的應變,以及迅速判斷情勢的果斷,這份應變與果斷,正是他優於他人的地方。

平時看不出來,要在紛爭時才能發揮莫大作用,可以想見,這樣的才能當然很難被看見,不管毛遂有沒有主動挑釁,這樣的人物也絕對不受歡迎,所以我們沒有看到他與哪個人物交好,也沒看到他有伯樂推薦,但他用三年磨出來的獨特才華,卻使他產生了莫大的自信。因此這三年,才是促使毛遂勇於自薦的重要關鍵。

有些才華很難在一般面試中展現出來,要在緊急時才能發揮關鍵性的作用,這樣的才華有沒有存在的必要?當然有,但是如果不能有意識培養,即使再獨特,也很難脫穎而出。

審慎評估機會,權衡利弊得失

平原君張貼公告徵選隨從的第20人,當時前19名食客第一時間聽到毛遂自薦,雖然沒說什麼,卻互相用目光示意嘲笑。然而毛遂在到楚國的途中與19人論議,19人盡皆拜服,這代表毛遂在這19人面前展現了過人的見識,於是我們要問,為什麼到了途中,毛遂才展示出真正的能力?那是因為之前他與這19人沒有利害關係,沒有必要現出絕招,但此時攸關任務成敗,如果不爭取這19人認同,勢必無法以團隊力量先馳得點,這也是他在這關鍵時刻,選擇秀出絕招的原因。

毛遂自薦不是馬上揭露自己所有底牌,而是權衡利弊得失之後的「階段性釋出」,這種人,會讓人覺得深不可測,因為當你以為他已經拿出所有底牌時,他總是能再更上一層樓,端出令人更驚豔的企劃。

就算機會稍縱即逝,也必須謀定而後動

當平原君與楚考烈王商議合縱時,毛遂等人於堂下等候,從日出談到中午,都還沒有個結果,此時19人會商之後,一起拱毛遂出來。毛遂明白楚考烈王根本沒有簽署合縱的意願,所拖延的一切全都是話術,而他之所以遲遲沒有行動,只是在評估什麼時機才能畢其功於一役。

此時日正當空,也正是楚考烈王飢腸轆轆之時;而會議的冗長,也足以讓楚考烈王疏於警戒,所以他抓住機會,拿了把劍走上台階,對平原君說:「合縱之事,只要言明利害,三言兩語便可解決,何以自日出談到日中,都沒有個結果呢?」楚考烈王一看,一個不相干的人上來,連忙問平原君這是何人,平原君說:「這是我的家臣。」楚考烈王大怒,連忙喝斥,哪知道,這正是毛遂要的,他抓住機會拔劍指向楚考烈王說:「今十步之內,王不得恃楚國之眾也,王之命懸於遂手,吾君在前,叱者何也?」

所有的衛士包括楚王全驚呆了,誰知道毛遂會在這個時間點發難?而這也是毛遂要的,因為楚考烈王一旦生氣斥責,必然鬆懈警戒,這才有可能讓自己的長劍對楚考烈王形成威脅,於是楚考烈王不得已締約,讓這花了好幾個小時的會談,幾分鐘內搞定,而這正是毛遂謀定而後動,抓住機會發難的結果。

想想,如果毛遂不是抓住冗長的會議後發難,不是趁人不備時行動,他的所有圖謀豈有可能成功?這也像是商場上的談判,若是因為時機緊迫而倉皇決策,不僅不能成功,還有可能蒙受更大的損失。

事後平原君把毛遂奉為上賓,感慨的說:「先生憑著口才,勝過百萬大軍,我再也不敢自稱能識人。」但這真的是平原君沒有作好面試官的工作嗎?我倒認為,如果毛遂沒有那三年的琢磨,又隨意在不當的時候輕用其鋒,那毛遂自薦,將不會是自告奮勇的典範,反而是不自量力的大笑話。

這個故事也告訴我們,自告奮勇絕非有勇無謀之舉,必須在平常時有意識涵養才華;即使練就了才華,也要時時審慎評估時機,權衡利弊得失,才能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讓「自薦」成為獲得重用的臨門一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