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龍峒是台北市最老的社區聚落之一,晚於艋舺而早於大稻埕。二、三十年前,仍是來台北討生活的外地人,殺豬業以及菸、賭、毒的聚集地。因此,位於台北市大同區大龍峒的蘭州國中,也曾是台北出名的流氓太保學校。學校目前約有兩百名學生,其中八成的學生來自低收、單親、失親、隔代教養家庭,雙重弱勢或清寒家庭的比例,在全台灣中學裡名列前茅。

校長陳澤民為了募款四處奔波求助,這份額外的工作,需要承受各方異樣的眼光。陳校長要為大約一百個孩子,募出餐費;為無錢念書的孩子,發放獎學金資助念書。雖然台灣善款經常匯出到各國救濟貧困,但是,台灣首善之都的台北市,卻有因生活困難而失學的孩子,長年接受一所學校的支援,維繫著年輕的生命對於未來人生的些許憧憬。

主動與社區溝通互動,並進行鄉里服務

「有一個家庭的門牌號碼,我們繞來繞去,幾次都無法找到,」陳校長和導師們親訪每一個家庭,確實了解每個孩子的家庭狀況,「最後,原來真的就是那個資源回收場!」紅著眼眶的老師說著,「可是那孩子每天都穿得乾乾淨淨,看起來快快樂樂的上學,完全沒想到。」

生活在今日的台灣城市,已經不容易想像,「家長說家裡沒有書桌,不適合讀書,我心想沒書桌總有床吧」,後來老師到了學生家裡一看,「一個五、六坪大的房間,擠著一家四口,使用公共浴廁,所謂的床,上面也堆滿了雜物,連睡覺都只能在角落裡蜷縮著。」

為了替學生爭取讀書機會,不願意學生失學,校長親自跑到學生家,站在家門外,向無法供應4個孩子讀書的父親,大聲讚揚孩子在學校的表現如何又如何優秀,好讓左鄰右舍也都能聽見。在繁華喧囂的台北市區,有人在默默地為貧困失學邊緣的青少年拚搏,「拉拔一個孩子就是扶持一個家庭,」陳校長說,「我們的信念從未改變。」

陳校長上任的第一年,對外帶著主任們和家長會跑遍學區10個里和4所國小;對內又和家長、學生及導師至少各有一場溝通座談。校長把學校對學生指導照顧的努力,以及學校辦學的理念方針,讓社區家長知道,也努力澄清以往社區對學校的誤解。態度誠懇,提出實證,並且結合12年國教的轉型,這些溝通逐漸獲得社區正面的肯定與回響。

「社區對學校的成見仍然存在,但已經逐漸淡化」,陳校長感到安慰,「上次畢業典禮,幾位里長還送了花圈來,足感盛情。我們也接收到不少家長對學校的肯定溢美之詞,著實令人振奮。」不僅如此,有些里長更開始提供各種資助,陳校長成功地開啟了學校與社區的良性互動。

學校在節慶時辦感恩活動,定期帶領孩子走入社區公共服務,或認養公園花圃、打掃環境,或藝文展演、探訪銀髮族等等,養成孩子感恩與回饋、願為他人奉獻付出的態度。「孩子得之於人者太多,我們常教孩子要惜福感恩」,校長不斷地建立起孩子回饋的觀念,「已經有孩子跟我承諾,將來願意擔任助人的志工,回饋給曾經幫助過他的人,讓我好生感動。」

蘭州國中每位教師平均照顧7位學生,一般國中則為15位。學校的老師對於學生的輔導,分成生活照顧及學習進路。照顧弱勢學生,主要分成生活輔導、學習輔導、進路輔導、生涯輔導四個面向;進路指升學、生涯指職涯。蘭州國中的老師,就是學生在學校的父母,生病了帶去就醫,錢繳不出來就先代繳。學習方面,學校關照每個孩子,奠定品格基礎,以基本學力為經,以技職教育為緯。

豐富的「多元能力開發教育」課程規劃

蘭州國中的「多元能力開發教育」,不同於其他傳統學校。各體制內學校,雖然同樣向教育局提出「多元能力開發專案」申請,但為了盡量不影響正常課程的上課時間,通常一週都只有排一兩節多元課程。蘭州真正落實了「多元能力開發教育」,101年度下學期的「多元能力開發教育」課表上,每天從第二節到第七節課,密密麻麻地排滿了各類活潑多樣性的課程,打破一般傳統學校以升學考試為主,無餘力或意願安排多元課程。

「我們有個學生,平時上課就睡覺」,曾寫過關於「多元能力開發教育」的論文,全心守護學生的輔導組長陳韻琇老師細數著孩子,「後來發現他在舞蹈的表現優異,上起舞蹈課來精神抖擻,判若二人。」蘭州國中的「多元能力開發教育」行之有年,雖然僅是提供更寬廣的學習機會,但確實已經為僵化的課程注入新的活力。

學校社團除了管樂團之外,還有日語、空手道、拳擊、跆拳、童軍、吉他、非洲鼓等;課程有外籍教師英語資優班、全民英檢班、作文班、全美語夏令營、魔術營、籃球營等;多元能力班有烹飪、樂器、舞蹈、美容美髮、民俗技藝。多元評量的方式,是教孩子分工完成心得寫作、簡報、短片、短劇或相聲,上台發表或表演。蘭州國中努力發掘孩子的興趣和專長,讓孩子學習組織分工與協調合作、良好的人際溝通互動、條理清晰的口語表達等能力。同時,參加國中技藝教育學程、實用技能班,表現優異者可免試直接入學。

放學後沒有去補習班的學生,學校希望孩子能盡量留校自習,不要在外遊蕩。學校做全校普查,校長期待「盡量說服家長,同意學生留在學校晚自習,不要因為家庭無法輔導,而讓孩子四處遊蕩。」晚上六點到八點半,校長留校,行政人員受精神感召,陪班沒有加班費,不是為了拚升學,而是為了照料孩子,輔導孩子完成作業;或者參加夜間讀書會,閱讀些課外書籍。目前進行狀況良好,大約有1/3的學生晚上留校。

不一樣的蘭州傳統:畢業生的回饋

每天晚上,都有正就讀各大學或研究所的畢業校友,在學校陪學弟妹讀書,「不記得有多少夜晚,看到各位的身影,或是坐在學弟妹身旁,為他解答課業難題,或是巡走於座位間,關心他們的學習狀況。我也常看到憨厚的小學妹,捧著習題,蹦跳地跑去找你們求助,類似這種情景,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讓我覺得溫暖安全、放心安慰。」

陳校長在一封給各大學校友志工的感謝信裡寫著,「你們下課沒有急著趕去打工賺錢,沒有去夜店跑趴,反而急著趕到學校照顧這群學弟妹。各位!我感到好榮耀!與各位共事真是幸福的事。」幾乎沒有聽過有哪一所國中,每天至少會有五位就讀大學的畢業校友,主動排班輪值回國中母校,陪學弟妹夜間讀書,「人間若有溫暖,窮苦孩子若能長進翻身,老舊社區若能向上提升,其中顯然就有各位的奉獻。」

學校的夜間讀書會,邀集就讀台大、政大、台北大學、中山、景美及北市商畢業校友幫助在校生養成閱讀習慣。「我每天晚上巡堂,就會看到學長姐坐在學弟妹旁邊教他們,」校長對於這樣的蘭州傳統,既驕傲又感嘆,「而我卻連個晚餐或交通津貼都沒辦法給人家,只能期末請他們吃個飯。」

回饋,是陳校長堅持的教育理念,也讓蘭州國中的學生從畢業校友的身教中學習。一位回來學校夜間陪讀的校友表示,會讓他想回來當志工的動力是:「永遠記得當初我在學校就讀時,老師一直陪在身邊支持我、鼓勵我,有問題、有困難,隨時都可以找到老師傾訴,得到協助,老師從來沒有否定我。」一位校友曾經受到了照顧和感動,所以願意來學校回饋給學弟妹。

蘭州國中與師大、東吳或畢業校友合作進行補救教學,採二至四人的小班制,共開設13個班,免費加強落後課業。另外,與中華基金會的合作專案,由中華基金會天使家族的7、8位天使志工,進行課業輔導,並建立網路社區熱烈交流,紓解學生的心情;又舉辦各種活動,互動頻繁。這些志工將陪伴孩子,到高中畢業,甚至大學畢業。

另外,由蘭州國中的畢業校友,包括清華動機系、政大數研所、教育大學心理系、東南科大室內設計系的學生,組成的大專青年返鄉服務工作隊,每週六回蘭州國中開設單車社、手工藝、數學營等等課程,提供學生及社區人士,全程免費參加。

星期六的上午學英文,下午學管樂。學校想辦法解決處理樂器及聘師等問題,還拜託孩子學管樂,「這裡的孩子,普遍害羞、內向、缺乏自信,學音樂,可以為孩子找到一個情緒的出口。」

目前全校有50幾名學生參加管樂團,管樂團每年至少會公演兩次,其中每年七月固定舉辦一場感恩音樂晚會,以感謝各位校友、社區鄉親,以及各界公益團體對學校孩子的贊助與鼓勵,「曾經有一次在圓山飯店的演出經驗,讓孩子都感到非常振奮,他們都是第一次進圓山飯店」,校長高興地說。校長甚至希望有朝一日,大同區不是文化貧瘠的藝文沙漠,而是禮樂文化之區。像這樣頗有規模的管樂團,在一般傳統學校是稀少的,而它卻在一個弱勢學校中漂亮地茁壯。

學校又為拳擊隊爭取經費,隊員共有38位,7成是低收家庭,其中有四位國手。拳擊隊員未來有機會保送公立高中,甚至大學。校長經常對拳擊手說,「運動員最重要的就是品格,如果品行被質疑,運動生涯就結束了。」

國三的學生未來升學的問題,學校動員導師、教務主任、輔導主任、輔導組長、註冊組長、其他教師,拿著孩子的性向興趣測驗資料,採取一對一的和家長懇談方式,談到晚上十點多。讓家長充分了解自己孩子的性向、興趣與表現,以及可以有些什麼樣的升學選擇機會。

扭轉「流氓學校」成為「品格教育深耕示範學校」

募款雖然不是一位校長的工作,但是校長煩惱著如何為低收、中低收入戶及家庭困難的孩子,供應免費午餐。陳校長甘願彎下腰、看人臉色,讓參與社區生活營及夜光天使計畫的孩子,有早晚兩餐可以吃。「我們希望能結合四個扶輪社,每個一年提供二十萬,就有八十萬,可以供一百個孩子吃一年。」陳校長細數每一筆募款,可以解決些什麼問題,宛如一家之長,張羅著全家人的溫飽。

蘭州國中提供的獎助學金高達35種,如台北富邦、中華基金會每月提供獎助學金等等。「我們的獎學金,不只是發給成績最好的,也發給進步最多的,學習態度最好的。」校長四處募來的錢,有些就直接幫助家庭,「進入我們蘭州國中,就是我們自己的家人」,有些獎學金,甚至會一直提供到大學畢業。蘭州國中從100年度開始頒發學生各種獎助學金,達兩百多萬元,「我們希望捐款的對象,是能建立長期的合作關係,不會因為換校長而停止。所以希望他們能先前來學校進行了解,知道學校在做什麼。」對於學校所有的規劃與制度建立,陳校長總是從長計議,在法令規定的校長任期內,為蘭州國中打造出最穩固的金援系統。

前任校長施台珠經過六年的努力,全力扭轉蘭州國中,接棒的陳澤民校長,再接再厲;今日的蘭州國中峰迴路轉,成為一所「沒有流氓的學校」。不僅如此,101學年度,教育局核定蘭州國中為大同區第一所額滿國中,60%的學生進入公立高中。同時,101學年度高中職免試入學的錄取率100%,高居全國第一!並連續三年蟬聯「全國品格教育深耕示範學校」。

回到教育的本質

「我們鼓勵孩子念社區高中」,幾乎沒有哪個學校的校長,不是希望自己學校能考上建中、北一女的學生越多越好。顯然,陳校長並沒有隨波逐流,始終堅持以學生為本位的良心教育,「念社區高中,不需要像明星高中一樣全力拚功課,就可以有一些時間發展自己的興趣,參加一些活動,而且,還有機會做一些回饋服務的事。」

作為一位真正獻身教育的人,並不願意看見自己教育出來的學生,只是朝著建中、台大、美利堅,成為自私冷漠,效忠他國的人。然而,在台灣,這種堅持非主流價值的教育工作者,卻不易被大眾接受。

「我是弱勢家庭出身,雙親不在身邊,借學費借到高中。」陳校長笑著說:「像我這種比較笨的人,就只會讀書」,最後就讀了師大。「我人生一路上都遇到好老師,國中老師還陪我們讀書讀到晚上11點。」陳校長受老師的影響很大,還在士林國中任教時,接到國中老師的一通電話,希望他到北投國中幫忙,他就去北投國中了。後來,應蘭州國中努力了六年的前任校長施台珠的邀請,也想來為這裡的孩子做點事。陳校長印象最深刻的,是前麗山高中鄭顯三校長的話:「視他人子弟,若自己兒孫。」

走進蘭州國中的校長辦公室,似乎回到台灣三、四十年前的時空。除了陳舊堪用的簡單木頭桌椅之外,四壁再沒有什麼亮眼的擺設了。堅毅而內斂的陳校長,攤開手上的資料,細心關注著兩百多名孩子:每個人能申請到什麼樣的補助款項,還有誰的家庭需要更多的照顧⋯⋯

一位沒沒無聞的校長,沒有任何獎章的光環,甚至沒有人想去了解,他為何要選擇這樣一所多苦難的學校。然而,一個人內心燃燒著不止息的火炬般熱情,能將一間簡陋的辦公室,照耀得金碧輝煌,莊嚴而溫煦。

書籍簡介_台灣教育的另一片天空



書名:台灣教育的另一片天空
作者:果哲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6年8月31日


台灣的民間實驗教育一路走來孤獨無援、艱辛困頓,卻始終堅定不變。各實驗學校一、二十年的實驗成果,始終是體制內教育的重要領航。從最初政府的反對阻止,到現今政府的向民間求教,不但撼動了台灣百年的傳統教育,連東亞各國也為之驚艷。

本書側重值得與外界分享的各校實作經驗,而不在詳述辦校過程與全貌;書中各學校團體之間,各自秉持的教育理念與實作方式,有同有異,由於有差異懸殊的背景,本書希望自然呈現一個社會結構的多元面貌,在不同層面下的不同思考與不同需求。

2014年,立法院通過了「實驗教育三法」,人民終於可以自由辦學。台灣的實驗教育,將從單打獨鬥時代,進入群體合作時代——需要體制內外實驗教育的攜手,需要企業與各界的支持,更需要全民的投入。台灣是不是可以在危機中再現奇蹟,不能只是觀望和等待,而是,你我立即開始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