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五天,我們在其他媒體口中「恐怖份子的溫床」度過。

這是布魯塞爾的莫倫比克區,離市中心三個地鐵站,不過十分鐘的距離,這裏的人稱家鄉為「一座監獄」。

七到八成是摩洛哥裔,他們是早期大舉開發時引進的移工,房子蓋好了、市中心繁榮了,他們被遷到當時的都市邊緣,現在的莫倫比克。

在當地經營族群融合二十年的魯汶大學教授雷曼(Johan Leman)回憶,為了這群移工的孩子,政府當時還蓋了小小的動物園,讓青少年有地方去。「但那也只是當時政府唯一做的事了,」1990年代,比利時才開始討論移民融合政策,雷曼正是當時的一員。但至今,這裏,還是單色。

去年的巴黎恐攻、今年布魯塞爾爆炸之後它一夕翻紅,一百五十國以上記者都來到這裡,他們要直擊,是什麼樣的社區養出三名恐怖份子?是什麼樣的社區,藏著遙控歐洲ISIS網絡的中心?重創遙遠的巴黎?

我們進去的第一個採訪,卻聽到了台灣。

「出路要自己找!」他國中沒畢業開四家公司,把恐怖份子溫床變創業搖籃
(攝影者.駱裕隆)
「出路要自己找!」他國中沒畢業開四家公司,把恐怖份子溫床變創業搖籃
(攝影者.駱裕隆)

「你們台灣人剛來過,他說『其實我們很像』,」黃皮膚的我看著滿臉鬍渣的歐薩里(Ibrahim Ouassari)這樣說,我一時詞窮。原來,台灣的社會創業家剛來過,發現這個社區與都市之間的差別:貧富差距、教育品質低落、失業率高、毒品,其實跟台灣某些永久屋聚落、都市邊緣的社區、山區聚落相同。

只是,這裡多了恐怖份子,「品牌」太過明顯。

1080,這裏的郵遞區號,如今已經成為弱勢代稱,恐攻之後,還跟恐怖份子畫上等號。洗刷不去的刻板印象因為社交網站的同溫效應不斷擴散,而在同溫層之間,ISIS不斷敲門,每個月發動上千波的宣傳攻勢。

創了四間公司的歐薩里說,創業家不習慣等待,出路要自己找,一個育成中心就此登場,過去只能當司機甚至毒販的他們,在這裏尋找希望。